王丹:美日合组的四环「太平洋锁链」

0

俄烏戰後的新世界格局,大體上就是太平洋鎖鏈成型;東盟倒戈,中國後院不保。(美聯社)

俄乌战后的新世界格局,大体上就是太平洋锁链成型;东盟倒戈,中国后院不保。 (美联社)

俄乌战争炮声仍在轰鸣,而东盟八国领导人与拜登总统却于5月12-13日两天聚会美国白宫。这是史无前例的美国与东盟间的外交事件,赋有重要的象征意义。随后,拜登马不停低,立刻启程前往首尔和东京访问,并参加在东京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峰会。这当然有拜登声东击西,试图给自己内政政绩不佳,国内民调落后加分扳回一局的意图,但也必须看到,这两件美方主导的外交活动筹谋已久,是要向外界表明,印太地区仍然是华盛顿的优先事项,而且目前已经在加紧战略部署了。

拜登亚洲行最大的看点,就是美国和日本能不能组成「太平洋锁链」的问题。这次拜登访日,重头戏就是要宣布成立新经济组织IPEF(「印太经济架构」),以对抗中国主导的RCEP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这个「印太经济架构」对日本非常重要。因为美国川普时期美国退出TPP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其实对日本伤害很大,主要是因为,原本在TPP中,美国是最大消费市场,美国退出后,日本虽然也试图成立新的类似TPP的经贸组织叫CPTPP,但里面没有主要消费市场,日本自己都是出口导向。所以日本现在把国家经济利益寄望于新的印太经济架构,如果印太经济架构搞不起来,RCEP就会变成日本很重要的国家经济利益所在,中日关系将受牵制。因此日本很积极,日相岸田文雄近日访问东南亚和英国,就是在帮助美国建立印太架构。

此外,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也使日本感受到战争的威胁和急迫感,怎么办呢?我们知道,美国跟一些东南亚国家已有双边或多边的盟约,所以,日本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军事盟国,也很想与这些国家签署军事协定,扩大美日盟邦的军事关系,在印太地区形成网状的有效区域联防机制。经济加军事,如果两个网络交叉连结在一起,再加上原已存在的四方框架的QUAD 和美英澳同盟的AUCUS, 这四个环节连结在一起,就就形成了「太平洋锁链」。

「太平洋锁链」是美国目前在亚洲战略部署的重点,而它所要围困的目标不仅仅是中国,其实还有俄罗斯和北韩。 「太平洋锁链」东起靠近北极的阿留申群岛,日本四岛,韩国是这条锁链的中心,而台湾和关岛则是中轴,其一直延伸至东南亚中南半岛的新加坡、菲律宾群岛以及印度尼西亚等。这条锁链再延长,就是经夏威夷群岛延伸经某些美属太平洋岛屿直至美国重要盟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这是美国在亚洲的生命线,具有最重要的地缘政治意义。台湾所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在这条锁链的位置上也充分体现出来。

与此同时,该让中国紧张的还有东盟。东南亚地区本来是中国的地盘和后援,与东盟的友好关系和结盟关系,是中国称为区域霸主的基础。做不成世界霸主,能做个区域霸主也不错。但现在看,中国区域霸主的地位恐怕也做不成了。原因还是俄乌战争。两个多月过去,情势已经清楚,俄罗斯将比战前更加虚弱,其作为西方「战略对手」的地位进一步下降,从而凸显了印太地区及美国的印太对手的战略重要性。战后将划分为两翼:大西洋一翼主要由欧洲盟友和乌克兰和牵制俄国。印度—太平洋一翼则由美国投入主要精力和资源,联手日本澳大利亚东盟对付北京。东盟国家不傻,显然看清了目前国际态势的重要变化,顺应美国战略趋势。

5月12日,美国和东盟建立伙伴关系45周年,美国邀请东盟(ASEAN)各成员国代表至白宫举行为期两天的峰会。东盟在会后的联合声明中承诺,将在今年11月与美国关系升级为「有意义、实质性和互惠互利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如果将「联合声明」的内容与美方此前披露的「印太经济架构」的规划进行对照比较的话,就会发现「如出一辙」,亦即表明,东盟全盘接受了美方围绕此次会议提出的「倡议」──实际完全覆盖了「印太经济框架」的构想。白宫围绕此次会议所预设的主要目标达到了。拜登特别得意,表示,在华盛顿举行的特别峰会标志着美国和东盟的关系进入「新时代」。这个我也承认,必须给他拍拍手。

倘能如此,俄乌战后,我们看到的新的世界格局,大体上可以说是合纵连横的变化:合纵围堵,就是太平洋锁链成型;连横断裂,就是东盟倒戈,中国后院不保。不难看出,未来中国在地缘政治上的形势激将更加困难。

※作者成长于80年代的北京,1987年考入北京大学后即从事学运,参与和组织了1989年民主运动,后为此两次坐牢达6年多时间。 1998年被流放到美国,得以进入哈佛大学10年,先后得到东亚系硕士和历史系博士学位。现在担任「对话中国」智库所长。政治上的温和坚定的反对派,思想上的理想主义者,生活中的资深阅读者。出版有政治评论和诗歌散文等书籍20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