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诚:低估中共、错估中国-布林肯中国政策演讲的「中国盲点」

0

布林肯的演講,證明了一個「盎格魯-撒克遜紳士」難以應對一個「豺血狼性」的中國。(美聯社)布林肯的演讲,证明了一个「盎格鲁-撒克逊绅士」难以应对一个「豺血狼性」的中国。 (美联社)

期待已久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的中国政策演讲,美东时间5月26日在乔治・华盛顿大学登场。也许是「阅读前」期望升高而在「阅读后」产生落差,或者是布林肯只是领取演讲费而做了一场应景式的演讲,以致不必期望过高;但如果都不是,也就是如果不是消费性听讲,而是严肃认真的探索深究,那么布林肯的通篇演讲可谓苍白软弱、战力不足,只有重申,没有推进,主观愿望覆盖了行动方案,严词批判取代了战略对策,难以反映美国对中国「苍劲有力」的应对战略。

美国三次中国政策错误的总结:低估中共、错估中国

演讲中,布林肯就像一个「时事评论员」,不像美国外交政策的决策者与执行者,更像似一个「传教士」,娓娓道出美国对中政策的圣经文本,一个手拿十字架的神父,对一个妖风邪雨的魔鬼侃侃布道。

如果在今日21世纪,已经高龄99岁却仍然活不出智慧的美国前国务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竟然主张乌克兰应该对俄罗斯「割地求和」,认为台湾议题不应处于美中关系的核心位置,就足以证明这位「廉价的现实主义者」当年促成中美建交是美国对中政策的第一次错误,到了「柯林顿-小布希-欧巴马」时代的「民主演变中国」政策,认为「引领」中国进入世界体系就可以促使中国民主转化是第二次错误,那么布林肯这次以「投资(invest)、协同(align)、竞争(compete)为主轴的演讲,则是美国对中政策「无可辩驳」的第三次错误。总结三次错误的关键就在于:「低估中共、错估中国」。

美国依然没有看清中国!

在布林肯的演讲中,出现了许多显而易见的「中国盲点」。所谓中国盲点,例如没有从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人的非人道作为,完全透视中共「欺弱」的本质,对此美国只是「呼吁改变」(call for change);没有从中国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彻底看穿中国打倒美帝的终极意图;没有从中国留学生携带的政治任务看清中国偷窃与颠覆的阴谋;没有充分自觉只有彻底改变中国,才有美国期待的国际战略环境。布林肯没有看清,重点不是「重塑战略环境」(shape the strategic environment),而是改变中国;换言之,一个没有在政治上「被孤立」、经济上「被脱钩」、国际上「被脱群」的中国,永远不会是美国的合作伙伴。

中国盲点之一:认为中国「尚可教化」

通篇来说,布林肯依然站在一种「教士-感化主义」的高度,对中国发出一篇说教式的劝世文,认为文明教导、道德劝说、循循善诱,就可以让中国迷途知返,与美国携手营造和平理性的国际环境。布林肯一方面认为,「对国际秩序最严峻的长期挑战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造成的」,但又认为「美国无法改变中国,但可以寻求塑造中国周边的战略环境,以推进我们建设一个开放和包容的国际体系的愿景」,这就是「还境改变气质」的主观愿望。换言之,美国依然把中国视为「可教化的客体」,这个迷失方向的中国,必能领悟美国的苦心与善意而重回文明的轨道。

布林肯指出:「北京的愿景将使我们远离过去75年来维持全球如此多进步的普世价值观」,也指出「不能依赖北京改变自身的发展轨迹」(We can’t rely on Beijing to change its trajectory),既然如此,美国自始就不应该假设无意改变中国!因为如果基于此一假设,美国所有对中国的竞争或合作,意义何在?目标何在?实际上,美国所谓「开放和包容的国际体系」,并非中国的愿景,而是中国亟欲打破的阻挠和障碍。美国自认「文明大国」,中国却认美国是个「帝国霸权」,认定「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布林肯不知,美国的愿景并非中国的梦想,而是中国的噩梦;如果美国希望塑造一个改变中国的周边环境,中国同样也希望塑造一个改变美国的周边环境,然后,彼可取而代之!

布林肯的演讲并非毫无贡献,那就是郑重确认「中国威胁」的真实性与严重性。 (美联社)

中国盲点之二:天真的「中国合作论」

在演说中,布林肯再次强调与中国「合作」的可能性与必要性。认为「美国和中国在可预见的未来还是需要继续打交道」,这是美国对中政策「有竞争,也有合作」的再度重申。国际社会固然需要相互合作、解决问题,美中之间确实在若干领域具有合作的客观必要性,但问题是,中国愿不愿意与美国合作?

事实是,凡有一句不让中国称心如意者,中国必跳脚反击。远的不说,就以最近美国总统拜登出访韩日之前,中国派出了辽宁号航母战斗群在西太平洋进行示威性军演,即使在访问进行中,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做出「印太经济框架」必将失败的警告式反呛,即使在拜登结束访问之后,中国立即与俄罗斯在日本海上空进行联合军机演习,这就是向美国摆明:你有印太框架,我有中俄联盟!而就在拜登提出「军事保台」之后,中国立刻对台湾进行压迫式的实战演习,这也是向美国摆明:你要军事介入,我就武力反介入。试问,自从美国前任总统川普对中国进行贸易战以来,中国可曾与美国合作了什么?换言之,布林肯难道不知,中国的对美政策「只有竞争,没有合作」!

中国盲点之三:没有规则,哪来合作?

布林肯一方面谴责中国是国际秩序最强大的破坏者,一个最具有「恶的意图」与「破坏能力」改变国际秩序的国家,但又主张美国应该组织一个「国际大家庭」,也就是「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能够共存及合作的国际法、协定、原则以及机构」,这种说法,岂不是「引虎入室」之后再「与虎谋皮」?在联合国所有关于谴责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决议中,中国一律投下弃权或反对票。试问,中国可曾愿意与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共存与合作?换言之,与一个当今国际秩序最大的破坏者「共建」国际秩序,这是美国至今依然执迷不悟、不可理解的自我矛盾!

中国盲点之四:台湾议题愈描愈黑

在拜登的亚洲之行中,向包括台湾在内的亚洲国家释放「军事保台」的承诺之后,布林肯却再度重申美国的对台政策没有改变。这种说法若不是证明拜登口误或失言,就是收缩美国对其盟国安全承诺的强度。布林肯强调,「我们的政策没有改变,变化来自北京日益增加的胁迫—例如试图切断台湾与世界各国的关系,阻止其参与国际组织。北京的言词与行动日益挑衅,中国军机几乎每天都出现在台湾附近」,布林肯认定中国恫吓台湾的行为「严重破坏稳定」(deeply destabilizing),但同时又强调美国的「一中政策」没有改变。此一说法不仅对美国对台战略究竟是「清晰」还是「模糊」愈描愈黑?而且默认中国一切的政治胁迫与军事冒险都不会改变美国的对台政策?乃至于形成另一种对中政策的「战略模糊」。在面对中国对台湾日益「模糊」两岸和平谈判以及武力侵台日益「清晰」,如果美国的对台政策没有任何精进与推展,只是「以不变应万变」或「以被动应主动」,美国又如何拿出实力阻止中国片面改变台海现状?

一个「无意改变中国」的失败政策

不出所料,中国只接受吹捧而不是批评,就在布林肯演讲刚刚结束之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隔日立即打脸布林肯,宣称这场演讲是在「散布虚假信息,渲染中国威胁,干涉中国内政」,是在「遏制中国发展,维护美国霸权」。美国应该看到,其实「美帝从无亡华之心」,但今日中国却已认定「中国亡美之心不死」!

当然,布林肯的演讲并非毫无贡献,那就是郑重确认「中国威胁」的真实性与严重性,确认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规则破坏者」(rule breaker),直指习近平是一个「对内压迫、对外好斗」的独裁者。然而,批评不等于应对,布林肯的演讲,证明了一个「盎格鲁-撒克逊绅士」难以应对一个「豺血狼性」的中国,也证明布林肯的中国政策是建立在一个「低估中共,误判中国」的架构之上,因为在一个价值无法共享、制度无法融合、文明无法齐一的现实之下,不能用「期待中国的方法」来应对一个张牙舞爪的中国。虽然天真的绥靖主义在美国历史上其来有自,但难以想像竟然持续到今天。布林肯这场演讲或许表达了美国全球安全战略的愿望构图,但一个「无意改变中国的中国政策」,隐约流露出「美国衰落」的隐忧与危机。

※本文作者为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政治与文化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