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姐:斩断病毒的资金链!

0
梳子姐 鸣鹤楼 2022-05-29 20:54 Posted on 四川
Image
 这波北京抗疫,有两个战场。
 
一是与病毒的战斗,二是与违法犯罪行为的战斗。
 
继查处北京朴石、北京金准两家医学检验实验室涉嫌违法犯罪后,根据北京卫健部门转递的线索,北京中同蓝博医学检验实验室又被立案侦查。
 
根据“平安北京”通报的情况,在明知超量混检可能导致检测结果失准的情况下,中同蓝博为节约成本、加赶进度,仍然采取多管混检方式进行检测。
 
现在,中同蓝博的法定代表人张某某等8人被依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核酸检测作假,这是拿动态清零开玩笑,简直罪不可赦。
 
从今年初郑州金域在许昌核酸检测出现问题后,合肥和合医学、诺为尔医学,上海中科润达等接连发生问题,但最后都没有了下文。
 
也许是违法成本太低,也许是有空子可钻,北京一下子揪出三家检测机构违规,让人不禁心生疑问,还有多少人为因素影响和干扰抗疫大局?
 
据国家卫健委介绍,我国核酸检测能力达单管每日5700万管,数量优势背后有没有质量保证?
 
疫情爆发以来,冠以“医学检验实验”之名的检测机构雨后春笋般成立。
 
2020年成立1160家,2021年成立1899家,而2018和2019两年加起来才1369家。
 
截止5月14日,全国新成立了470家医学检验实验室。 

 

以北京市为例,2020年6月22日公布了128家具有核酸检测能力的机构。
 
其中,以实验室、检验所命名的31家:
 

金域、元码、基石、康美天鸿、美因、谱尼、优迅、华诺奥美、华大、迈基诺、艾迪康、爱普益、安诺优达、博奥、博尔诚、迪安、核子华曦、华益康、百世诺、吉因加、凯普、泰普舜康、卡尤迪、晶科瑞、康旭、美汇、普康瑞、凯昂、艾纳、健为、金准

 
今年5月6日,北京市卫健委汇总公布了400个核酸检测采样点和检测机构信息。
 
与2020年的数据进行对比,至少新增23家检测机构:
 
尤禧、贝瑞和康、康美、径准、明谛、中同蓝博、量化、朴石、善通、和合、方圆平安、德威铭达、智德、奥康华、洛奇、乐土、金则、圣诠、美联同创、嘉宝、索真、星云、海思特。
 
实际上,仅2022年北京新成立的医学检验机构就有36家,只不过有的没有收录进这份名单,其中就包括神奇的朝安医学检验所。
 
5月3日,朝安医学检验所医疗机构许可证获朝阳区核发,第二天便通过市卫健委生物安全评估和质控验收,5月7日即开展核酸检测。
 
这么快的速度,是为了跑赢病毒,还是为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核酸检测,说到底就是一门生意。
 
这三年,那些核酸检测机构早就赚得盆满钵满。
 
为了不刺激读者情绪,就不再罗列具体数字。
 
一旦快钱赚得太容易,就会产生欲罢不能的路径依赖。
 
大家都盼着病毒早日清零,社会尽快恢复正常,可是那些借疫发财的人会这么想吗?
 
现在连常态化核酸检测都提上了日程,幸好国家医保局及时出手,明确常态化核酸不能动用医保基金,那是老百姓的命根子。
 
没有医保基金这块唐僧肉,有的地方只能耍流氓。 

 

四川阆中要求普通市民每周进行一次常态化核酸,但是费用自理。
 
舆论压力下,现在又改成自愿检测。
 
无论政府出钱还是个人出钱,每多一次不必要的检测,都是制造巨大的浪费。
 
有多少地方政府连发工资都困难,连保障基本民生都吃力,再让他们拿出钱搞没有穷尽的常态化核酸检测,简直就是又蠢又坏。
 
正确理解动态清零,应该是坚持最低成本原则,非必要检测能少尽少,而不是兴师动众,一轮接一轮,永无休止。
 
调查朴石核酸造假案问题时,房山区卫健委也有3人牵涉进来。
 
这事就变得更加蹊跷了,一个是测病毒的,一个是防病毒的,联起手来作假,意欲何为?
 
朴石、金准、中同蓝博相继退出,北京社会面清零的步子反倒更快,这又说明什么?
 
疫情进入第三年,大家对病毒真的恨不起来了。
 
今天看到一句话感到心惊肉跳:
 
“最有效的抗疫方式是切断病毒的资金链。”
 
让人不由想起鲁迅先生那句话: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
 
若疫情变成一场渔利的盛宴,清零之路注定永无光明。
 
谁借疫情发财,谁就是全民公敌。
 
最可怕的敌人难道真的是病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