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普京抓住西方软肋,俄乌战争出现变数

0
22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5-29 23:00 Posted on 安徽

美国总统拜登周五在地处安纳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面对1200名毕业生发表演讲时称,这些学生毕业之际不仅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也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它们所肩负的责任包括在不确定的世界维护稳定和保证美国人民的安全。

他指出,俄罗斯总统普京试图通过入侵乌克兰来分裂欧洲,把整个欧洲“芬兰化(即让其变成中立)”的企图适得其反,如今反而让整个欧洲“北约化”了。

他举了多年来维持军事中立的芬兰和瑞典的例子。

几乎在同时,德国总理朔尔茨在达沃斯世界论坛上誓言,“普京绝对不能赢得战争,我坚信他不会获胜。”

他们可能过于乐观了。

就像2014年以来特别是战争前夕在俄乌之间的表现一样,欧盟及其主要大国正在成为这场已经持续三个多月战争的巨大变数。

法国总统马克龙为了应付新一届总统选举,并标榜自己非亲俄形象,终止了与克里姆林宫的联系,然而一旦他坐稳了总统宝座,就立即恢复了与普京的热线电话,近来这种联系愈益频繁。

更重要的是,欧盟现有的两架马车——法国和德国与莫斯科的战略对话也已恢复,并且就西方输送乌克兰武器、因基辅方面原因和谈中断及全球粮食安全危机解决等一系列当前最敏感的问题进行了会谈。

对于克里姆林宫利用粮食安全问题作为谈判筹码迫使西方部分解除制裁的意图,华盛顿给予了明确的回复:

俄乌粮食出口不应与制裁取消挂钩,莫斯科将粮食武器化、经济援助武器化,对此不应感到惊讶,因为他们将一切武器化,包括谎言和信息。

然而,德法两国正在默认克里姆林宫将粮食安全的讨论纳入它们关于俄乌战争问题的讨论中,并花费大量篇幅进行协调。

这意味着以粮食安全问题为突破口,莫斯科找到并在西方内部重新制造了分歧和分裂因素。

与热衷于同克里姆林宫进行密切协商不同,恰恰是德法两国的首脑尚未对乌克兰进行访问,同时,它们密切联手向世界发出明确信息,反对乌克兰快速加入欧盟和北约。

换言之,作为欧盟的领导者及世界秩序中的关键成员和拥有重要影响的国家,德法两国为克里姆林宫在西方内部推动新的分裂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机遇,并为整个西方联合支持乌克兰,带来困难和阻力。

法国总统马克龙声称,乌克兰加入欧盟,不是几个月、几年,而可能是几十年的事,德国总理朔尔茨在乌克兰加入北约问题上重复了马克龙的话。

在俄乌战争进入战略相持期的紧要关头,德法两国联合发出信息具有战略意义,它们以及欧盟的一些关键成员——意大利、奥地利、匈牙利等,正以不同方式、或者说以不同角色来分裂欧盟对基辅的支持,并变成整个西方对抗俄罗斯、支援乌克兰的重要变量。

在与普京的联合会谈中,马克龙和朔尔茨呼吁克里姆林宫释放捕获的亚速营的2500名战士,说明他们在发扬过去一贯采取的外交技巧,具体问题上与克里姆林宫达成妥协并获取成果,但在战略上对西方整体特别是超级大国形成牵制。

德国的态度很耐人寻味,与朔尔茨强调普京绝不会赢不同,在向基辅提供重武器方面以及推动欧盟对俄实施石油禁令方面正表现出“雷声大、雨点小”的态势,表面上表态很好,但实际上两者都拖了整个西方的后腿。

俄乌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对于基辅来说,其在乌东地区面对莫斯科的正面战场上压力越来越大,并且更加依赖西方的援助,同时,对于莫斯科来说,西方的及时“分裂”将有助于其获得喘息之机,并集结资源和力量发动新的进攻。

战争的直接参与方和利益攸关方正围绕一个核心问题产生关键分歧:是推动暂时性停火并分阶段达成撤军及停战协定,还是以俄罗斯全面撤军为条件达成和平,德法及一些关键成员和欧盟整体显然倾向于前者,而英国、中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以及美国,则支持基辅有关后者的主张。

克里姆林宫觉察到西方内部的微妙分裂趋势并在积极利用它们,包括与德法领导人新的会谈以及与意大利领导人的外交接触。

事实表明,超级大国对于战争形势的评估过于乐观,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可以说俄乌战争进入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阶段。假如西方的软肋继续扩大并结合其他因素,这场战争可能会改变目前业已形成的总体有利于乌克兰的局面。

另一方面,欧盟特别是其中大国在俄乌战争中缺乏担当的作为,将进一步削弱其在未来世界秩序中的影响力并加剧自身的分裂,并导致欧洲秩序新的调整,最终影响整个世界秩序的演变,其中英国和中东欧、波罗的海国家联同基辅结盟的趋势不可小觑,而超级大国可能乐见这样一个局面,因为离心离德的欧洲中心国家无论是过去,还是当前,或者未来,可能扮演的都不是那么令人称心如意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