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纪念六四承接香港”耻辱柱”

0

华人民主书院等台湾民间团体将举行六四纪念会,强调是首次没有香港参与的六四纪念,要延续薪火。 记者李宗翰摄

华人民主书院等台湾民间团体将举行六四纪念活动,强调是首次没有香港参与的六四纪念,要延续薪火。5月30日记者会发布六四联展,香港流亡艺术家黄国才说,如果在香港展出可能要坐牢,自由民主的台湾真好。不过,原订在六四晚会上重建“耻辱柱”,却因募款只达目标一半、高度减半。台湾各界对于“耻辱柱”是否应该在台湾重建有不同意见。

多个台湾民间团体30日在台湾中正纪念堂召开六四晚会前记者会。往年台湾六四晚会与香港维园烛光晚会连线呼应的情景将不复见。

华人民主书院理事长曾建元说:“这是第一次没有香港参与的六四纪念活动,华人社会当中,我们第一次在台北孤独的举办六四33周年的活动。”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参与在台北“不默而生:抵抗的转喻 六四三十三周年跨境艺术展”。(记者李宗翰摄)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参与在台北“不默而生:抵抗的转喻 六四三十三周年跨境艺术展”。(记者李宗翰摄)

曾建元预告,六四上午在中正纪念堂民主大道设有悼念亭,下午放映电影《少年》与六四纪录片,晚上6点40开始悼念晚会,透过耻辱柱重现,象征台湾接续香港维园举办六四的薪火、香火。但他坦言,在台湾重塑耻辱柱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曾建元说:“我有朋友告诉我说,不要只关心别人的事,要多关心自己国家的事,我告诉他:错了!六四33周年是我们自己的事,不是别的国家的事,因为当年六四镇压的国家,它的飞机、它的军舰三天两头就侵犯我们的领空、我们的领海,这不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吗?我们并不是为了别的国家来反对中国的专制,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台湾、我们的自由民主。”

曾建元:台湾不站出来 如何期待台海冲突时他国的协助?

曾建元指出,如果今天对自己国家所面临的重大危难不站出来,怎么期待万一台海发生冲突时,其它国家会把它当自己的事情来协助台湾?

台湾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董事长林永颂律师致词提到,威权体制的摧毁或民主幼苗的培养,最重要靠的是永不妥协的公民社会,以及国际民主国家互相声援的力量。以前台湾发生两蒋政权屠杀台湾菁英的二二八、白色恐怖事件,很多消息被封锁,透过国际声援营救,期待有一天中国可以面对天安门事件。有人会问:中国这么威权怎么可能走向民主自由?但看似困难的事不见得不会实现。

林永颂说:“谁知道柏林围墙会倒塌?谁知道台湾这么久的戒严会解严?台湾可以自由地纪念天安门事件,我们要努力把这样的声音传达出去,跟其他民主国家呼吁,请不要忘记中国的天安门事件。”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施逸翔提到,2011年他到香港参加六四晚会,遇到一名父亲从广东带儿子到香港参加,他把中国的民主人权冀望于香港,现在这个冀望被推迟到更晚的未来。中共更全面打压维权律师、异议人士,迫害西藏人、东突厥斯坦人、法轮功学员、香港人,和台湾人像是李明哲等。中共政权更不断输出反人权、极权压迫的价值,反映在缅甸军政府镇压人民、俄乌战争、中共一带一路政策及对台湾的打压。

施逸翔说:“六四事件后一系列人权倒退事件,现在如果台湾内部还有人说,六四天安门事件不是我们的事,我们去重建耻辱柱,是哪一国的耻辱?哪一国的国殇?真是自私和毫无人权意识的发言。不是纪念六四而已,已是民主人权对抗反人类罪战争,台湾不能置身事外。”

华人民主书院等台湾民间团体将举行六四纪念会,强调是首次没有香港参与的六四纪念,要延续薪火。(记者李宗翰摄)

华人民主书院等台湾民间团体将举行六四纪念会,强调是首次没有香港参与的六四纪念,要延续薪火。(记者李宗翰摄)

纪念六四办艺术展 强调保持反抗精神

6月1日起也将展出“不默而生:抵抗的转喻 六四三十三周年跨境艺术展”,包括香港流亡艺术家黄国才、中国海外异议艺术家巴丢草等作品。黄国才表示,此次展出他2019年在香港反送中抗争期间,隐藏身分拍下的行为艺术,更早的作品、红色的巨人曾参与香港七一游行。他到台湾后,在慈湖看到三百多个蒋介石雕像认为超现实,以此为题材,配上台湾政治犯传唱的绿岛小夜曲,有最新创作。另有结合宫庙、党国跟黑帮,卜卦台湾政治前途64种可能性的作品。

黄国才致词说,有机会在中正堂搞关于抗争、关于香港六四的展览,真的非常难得,在香港如果有这展览的话,可能要坐牢三年,自由民主的台湾真好。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作品参与在台北中正纪念堂“不默而生:抵抗的转喻 六四三十三周年跨境艺术展”。(记者李宗翰摄)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作品参与在台北中正纪念堂“不默而生:抵抗的转喻 六四三十三周年跨境艺术展”。(记者李宗翰摄)

黄国才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六四八九屠杀、台湾二二八屠杀,和香港抗争,连起来就变成“命运共同体”。展览主题“抵抗的转喻”,“不是不断重复之前发生过什么事,啊死了很多学生,六四很惨啊。如果你停留在那里,你就看错了,要保持着那个反抗的精神,然后把这个精神,放到这一个时空之用,这样才可以充权、赋权给我们自己要反抗的主题去用。”

矗立香港大学23年、纪念六四事件的“国殇之柱”(Pillar of Shame,又称耻辱柱)去年底遭拆除。华人民主书院协会今年三月宣布募款目标150万新台币,以3D重塑丹麦艺术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授权的耻辱柱。

耻辱之柱传出在台募款重塑不顺,只筹得半数经费,六四晚上展出规格将只有原件的一半高度约三公尺。图为模型。(记者夏小华摄)

耻辱之柱传出在台募款重塑不顺,只筹得半数经费,六四晚上展出规格将只有原件的一半高度约三公尺。图为模型。(记者夏小华摄)

华人民主书院理事长曾建元30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至今只募得约64万,原尺寸七点五公尺的耻辱柱,只能腰斩缩小为3公尺。他认为,台湾社会对中共太深恶痛绝、太失望,加上有民进党、基进党政治人物发出不同意见,使重建计划的支持度比较冷淡。

民进党籍立委林静仪日前曾发文指出,要谈“国殇之柱”前,要先搞清楚“那国”之国殇?林静仪30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强调,她反映的是民意。

林静仪质疑,耻辱之柱是“谁”的耻辱?立在台湾有什么意义?是提醒谁? 上一个耻辱柱在香港被摧毁,现在在台湾立起来,国际社会怎么看?有人说瑞典也有耻辱柱,但国际上不会把瑞典跟中国搞混。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作品参与在台北中正纪念堂“不默而生:抵抗的转喻 六四三十三周年跨境艺术展”。(记者李宗翰摄)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作品参与在台北中正纪念堂“不默而生:抵抗的转喻 六四三十三周年跨境艺术展”。(记者李宗翰摄)

林静仪说:“中国会宣称瑞典是他一部份吗?瑞典会因为中国进不了世界卫生组织吗?因为香港的耻辱之柱被毁了所以立在台湾,所以台湾是香港吗?为什么香港的耻辱之柱被毁了,不要立在美国?不要立在韩国?不要立在澳洲?为什么要立在台湾呢?这是一个我们现在希望国际跟社会理解台湾跟中国不一样,台湾也不是香港的这个时刻,我觉得必须要态度非常清楚,整个论述如何不让国际社会含糊?”

林静仪指出,三月时有民进党籍立委和华人民主书院开记者会表达支持设立在台南,随即被台南民众抗议而收回的说法。林静仪说,到目前她的办公室都还收到很多反对意见,其脸书也有很多反对留言。“接到很多民众反弹说,为什么这件事跟台湾要有关系?误以为是民进党政府要搞这件事,当然我们必须要让民众知道这不是政府要做的事,而且政府现在也没有立场要去做这件事情。”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李宗翰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陈美华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