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朝:“紧急刹车”还是酝酿新风暴 — “十万人大会”面面观

0
11
专栏 | 中国最钱线:“紧急刹车”还是酝酿新风暴 — “十万人大会”面面观

资料图片:2022 年 3 月 11 日,北京一家购物中心的大型视频屏幕显示,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新闻发布会上。美联社图片

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主持人子朝。李克强主持召开的“稳住经济大盘会议”是本周绝对重点新闻,我们一起来跟进分析一下。

会议越大,事情越小

墙内被宣传洗脑,墙外被谣言骚扰。最近几个月以来,推特上的各路“中南海情报员”们特别的活跃,每天都有人绘声绘色地传什么“老干部集体震怒,习近平岌岌可危,李克强即将上位”,中办主任都没他知道得多。莉卡酱,哦不李总理看你们这么热情,不出来讲两句也不好,于是念了两句诗“苟利国家…”抱歉串戏了…于是他就开了一个会。他还生怕他开会媒体不给报道,下面不看新闻就不知道,层层传下去会议精神要走样,于是索性把他认为应该参加的人全都一次性召集起来,5月25号大家一起开个视频线上会议。这次开会的人有多少呢?据中国媒体报道,这次会议通知到了中国各省、市、县(区)级别,还包括国有企业和金融公司的代表。以一个接收到会议通知的地级市为例,通知要求市长、副市长、市政府秘书长、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政府办公室其他党组成员、市级有关单位主要负责人,特邀单位负责人参加会议。而一个区级政府通知的参会者,包括区政府、区政府办全体负责人,区直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部分区委工作机关和金融机构主要负责人,各乡镇场办主要负责人。平均一个县级单位,参会人数就超过了50人。按全国2000多个县级单位计算,这次开会的人超过了10万。许多体制中人都表示,这种“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大会,自己记忆中还从未有过。

这次会议其实仅仅是5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传达大会。在中国向来是大事开小会,小事开大会,这种大会都是拿来传达既定的方针政策的。但这次大会不仅天降伟人没有出席,十万人里居然没有一个党委书记参加,难怪让墙外的许多人兴奋不已。许多人将这次大会跟整整60年前那次召集全国县委书记听毛泽东自我批评的七千人大会相提并论。但我们从会议的内容来看,仅仅涉及经济领域,而且每个人开篇还都要感谢一番天降伟人的英明领导——虽然听起来可能会有种阴阳怪气的感觉。大家连一句正面批评现行经济政策的提法都没有,解决方案也只可能是各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解决方案的汇编。

莉卡酱一向喜欢给敌对势力提供炮弹,上次的“6亿人月入一千”被念到现在,这次则是“二季度经济增长能保持正增长就不错了”,比起官方途径的各种“稳中向好”,算是相当打脸。他老人家刚上台的时候有个很有名的“克强经济学指标”,就是不看统计局数字,只看发电量、信贷发放量、货物运输量,而这次他直言不讳地说这三项指标都在下降。各大机构的分析师普遍预测中国经济二季度增长就在0上下,全年能“保四争五”就不错了,跟莉卡酱自己定的5.5乃至国师们的6.8之类神奇数字相差甚远。

公开承认形势很坏本身不是坏事,除了宣传上有点吃亏。但这次会议后好几天了,上证指数也就意思性地涨了一个点,可以看到大家对于这个会能真正解决什么问题,其实内心还是观望态度。各机构和媒体的判断无非是松房产、宽财政、松货币、扩基建,总之一句话:放水。关键是这是现在已经在做的事情了,如果这些都有效,你还开这个会干嘛?

会诊还是吐槽大会

李中堂今年那股忧国忧民的样子让很多八十年代的老知识分子十分感动,然并卵,你们是不是忘了十年前他前任的样子?大家都清楚现在已经是他老人家的垃圾时间。本身他的权力早已经被天降伟人手下的各路小组架空得差不多了,他只是在表现他有在努力做事罢了,像他前任呼唤政改一样搞搞行为艺术。而且以天降伟人的个性,好事都是他亲自部署亲自指挥,坏事都得别人在前面顶缸。推特“海学家”把这个只有行政首长没有党委书记的十万人大会说成是“党政对立”,但对中国当前的体制运作模式稍作研究就会知道:这恐怕就是天降伟人自己的表态,事情要你来搞,我不给你背书也不给你什么支持——万一搞砸了这锅不就是我的?这导致这场看似气势庞大的大会沦为一场各路背锅侠们的吐槽大会,而中国经济真正患病的原因却没有一个人敢说。

李中堂看似一副鞠躬尽瘁的样子,但表演起“不管了,睡大觉”马上反超天降伟人自己。他明明白白地给出了一个十分丧气的信号:老子没钱了。他老亲自确认,4月份同口径财政收入下降5.5%,沪苏浙粤几个钱袋子省下降更明显,有些经济发达地区降了30%以上,房地产调控又把土地出让金收入打掉了30%。按照中国最近历年来政府财政收入增幅远大于经济增长来看,这几个月中国GDP实际萎缩恐怕要远超5%了。这让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政府首脑当着十万人的面庄严宣布:你们别问我要钱,我手里只有一笔总理预备金拿来应付天灾的——毕竟现在才刚入夏,难保又来个洪水什么的,而且还要留着足够的军费满足天降伟人星辰大海的野望呢。所以结论就是,“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实际上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央行行长易纲、财政部部长刘峰这经济口的三位主官已经充分表达了“我们已经尽力了”。3万多亿的建设债券发下去了,1万多亿的退税减税搞了,央行也开足马力印钱,咱们能干的都干了啊。中国政府官员拼命说“我们已经做了xxx”但就是不说效果如何的时候,通常都有某些难言的苦衷。财经口官员的苦衷大家都明白:现在这个鬼样子是我们搞出来的吗?地球人都知道,中国经济现在的症结在于从上到下、从内到外都缺乏信心,不敢投资不敢消费,全面掉进流动性陷阱。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财经官员们心中敞亮嘴上却是一个字也不能说的。

为了避免自己将来成为给天降伟人背黑锅的人——虽然这个事情可能也由不得他自己——李中堂亲自带头渲染起悲情来。“我现在很担心经济跌出合理增长区间,中国这个体量如果跌出合理增长区间——备注,我认为这是衰退的委婉说法——就很难回来了。”李中堂虽然没什么实权但毕竟是掌握最全面信息的政府首脑。跟他前任那句“不政改就等二次文革”一样,他这句话可以当作正在实现的预言来看,恐怖程度要高出一个量级。中国未来如何?只能说官方吐槽逼死海外同人。
回命丹还是催命药

关于这次会议,有个挺精妙的形容:一个人被勒住脖子口吐白沫翻白眼眼看要GG,家属组织大夫会诊,有说开刀的有说保守治疗的有说吃中药的还有跳大神的,就是没人说把绳子松开一点的。

莉卡酱,哦李中堂明确无误地说,现在的经济形势比两年前严重得多。两年前毕竟是突发性的天灾,目标明确、人心也容易唤回。但中国这种集权体制,尤其是现在存在天降伟人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强势但实际上要顾忌很多东西”的半吊子暴君,止损止盈都是很困难的。两年前的疫情被控制住之后中国一度获得的率先复工复产优势现在已经被消耗殆尽。在中国一度“全球最强大”的一年时间里,天降伟人既没有及时给受到疫情影响的行业补助纾困,也没有为疫情结束做准备。他都做了什么呢:对内一边搞自己的造神运动一边忙着到处铁拳实现他心目中的伟大社会,对外则四处开衅惹翻了几乎所有的潜在盟友。到了全球新冠疫情正常化的今年,反而搞起魔怔防疫,彻底打垮了国内消费,也让之前迟疑观望的外国资本下定决心跑路。而脑洞大开的“打击资本”更是让中国最优秀的一批企业和企业家彻底寒了心,结果就是老板们纷纷选择在家或者出国躺平,逼迫打工人在街上躺平。国外就更不用说了,曾经是中国大外宣重要舞台的达沃斯经济论坛已经成了对天降伟人的批斗大会。甚至就在莉卡酱开会第二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直接做了所谓“全面应对中国挑战”的报告。去年你们不是说不吃我们这一套吗,你们中国人说敬酒不吃吃罚酒是这个意思吧?根据观察者网和某些他们的海外信徒的说法,当今的西方各国政府都是大资本的傀儡,那么他们这个话的意思是代表大资本的意思吗?大金主翻脸了,司徒雷登势必不能不走了。

勒在中国经济脖子上的几条绳子,莉卡酱看得比我们大家都清楚。但是这全都是天降伟人两个亲自出来的,他无力解决,也不想背锅。因此他的提出的几点解决措施也是毫无新意,除了表达一种“重视”的态度——而且他的态度似乎所有人都不是特别注意——之外有多大用可能只有他自己清楚。

莉卡酱的这些措施里面,有一些已经在做了。比如财政系统的减税降费,这实际上已经列入今年的预算开支。但是企业大批停产或者亏损状态,减税对他们的影响相当有限。又比如央行开足马力放水投放货币,结果确实巨量货币留在金融系统内部空转套利。当然大基建之类例牌操作自然是不会少,我们之前也有提到过。甚至连失业问题的解决方案都是通过上建设项目搞以工代赈,真是离了钢筋水泥不能活啊。

但现在中国的经济问题显而易见地出在需求端。企业的问题是没有需求东西卖不出去没有资金维系生产,居民不消费的原因是失业断粮或是被债务压到喘不过气。这种情况下你却只想着减减税,或是反而想让人多多贷款,六个钱包买房还要加六笔消费贷,这已经不是饮鸩止渴了,是给快死的人放血。政府如果要发钱,不管这个钱是自己省出来的或是印出来的,都应该是直接补贴到个人头上的消费,或是帮企业和个人减免债务,以便整个经济机器能够重新转动起来。我想这个道理莉卡酱和财经口的专家教授团队应该非常懂。奈何天降伟人不知道是听了哪位野生国师的高论,把“发钱”当作是邪恶的帝国主义阴谋,自己公开说“绝不发福利养懒人”——网络左翼们寄予厚望的天降伟人才是最硬核的极右资本狗啊。“绝不发钱”好像是莉卡酱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这么一来也确实无法苛责他,你现在让人拿着铁锨去炒菜,弄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而莉卡酱给出的另一些解决方案,准确地说,其中某一些属于“没方案的方案”则更有可能变成催命符。比如央行系统公开提出要“财政赤字货币化”,也就是政府缺钱就找央行印——这倒是验证了我上期节目的说法:央行作为最后的职业官僚堡垒也投降了。有点历史知识的人就会想到金圆券什么的…当然总有懂王会说,啊你看西方国家疫情后不也印了好多钱,我们之前没怎么印现在印一点才不会像他们一样通货膨胀。可是,不要忘了别的国家印钱是为了给国民按人头发钱,放水带来的好处被大家分享穷人可能得益更多,物价在涨但中下层工资涨更快,当然这也造成了西方国家的通胀降下来的速度必然会比较缓慢。而你货币化的财政赤字是拿去给体制内发工资、搞让自己大姨小舅子发家的大基建的。在一个贫富差距位居全球前列的国家这么玩,那只能说good for you了。

另外某些催命符更加直接且短平快,比如面对各地方讨钱的手表示“你们自己想办法”,正常人都能想到他们会有什么办法,不就杀大户呗。为了保住体制内基本盘,各地方为了恰饭显然是不太会把什么减税降费真正当回事的。已经有不少地方传出,税务局公开说企业如果想申请减税就要查他们的帐。中央官员们看似殚精竭虑给民间的那么一点“帮助”,文件还没发下去就被消弭于无形。

此外还有一些诸如“国际航班要恢复到正常水平”,这种东西大可以当作俄罗斯杜马议员给乌克兰和北约的檄文来看,嗯文笔还是不错的,没了。毕竟莉卡酱开了这么一个热闹的大会,却不敢提动态清零一个字的不是,指望中国能开放国门,可能已经不只是天真善良了。

大会的真正意义:经济宣布躺平

虽然这次会议从形式到内容,莉卡酱的国务院系统都对天降伟人表现出了足够的恭顺。但就凭这个吐槽大会上爆出的无数黑料让境外敌对势力大喜这一点,天降伟人大概还是不服气的。就在开完十万人大会的第二天,《经济日报》代表天降伟人旗下的肉喇叭发了一篇“辩证看待4月份经济数据”的雄文。这篇文章我只能说,辩证地看作者不一定是脑残。比如举出一两项勉强是个正数的项目说“消费依然坚挺”,嗯上海封城让全国人民都疯抢冰箱,建议就把冰箱作为指标论证消费强劲增长吧。加上各种“外资加码”“产销增长”,总之这篇“我国经济依然显出强大韧性”的雄文,可以起个名字叫做“习维尼的平行世界”,确实跟包括李中堂在内的大多数人看到的相反。但这很大程度是一种指鹿为马式的忠诚测试:不要企图拿经济不好为理由要这要那,试图质疑朕的清零国策,经济没什么大问题,你们不听话才是大问题。

与那些急着看“中共大内斗”的中南海小道消息家不同,我觉得这篇最高指示和十万人大会其实传达的消息是类似的。管经济的行政官僚队伍已经正式宣布躺平,而天降伟人也不在乎你们躺平。中国经济怎么样,基本上就是属于统计局和新闻媒体的事情了,大家还是多服用一些内外宣正能量吧。

本期节目就到这里,子朝下周与您继续相约《中国最钱线》,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