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俄乌战争中的几个根本问题

0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5-31 22:54 Posted on 安徽

二战以后,世界秩序还从未像今天这样由于个别事件受到动摇,危及所有存在重大干系——特别是领土主权问题——的国家。

这就是俄罗斯总统不顾一切决定发动对乌克兰的战争。

这场战争进行三个月后,局势一目了然: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全国目标难以实现——所谓的“非纳粹化”、“去军事化”及驱逐北约和西方对基辅的影响,被迫战略收缩,将主要目标聚焦于乌东地区的“解放”。

进入第二阶段的战争后,俄方一改全面的颓势,依靠其长期经营乌东地区、获得该地区亲俄武装支持及毗邻俄本土的优势,在对顿巴斯地区的战斗中取得了暂时的成绩。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周日晚间发表电视讲话称,在俄军不间断炮轰下,北顿涅茨克所有关键基础设施已被摧毁,九成房屋受到破坏,手机通信网络也被切断了。

他说,“占领北顿涅茨克是侵略军的主要任务,他们不在乎要以多少条人命为代价。”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当天也称,解放顿巴斯是俄罗斯“无条件的首要任务”,而乌克兰其他地区人民也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

很显然,克里姆林宫把自己视为救世主,很多年前有人也这么想,但在二战结束之际死于非命。

战争进行到此时此刻,一方面莫斯科的目标更聚焦——就像其在历史上的表现一样热衷于夺取领土,战术上暂时获得一定优势,一方面西方联合阵线开始出现缝隙,欧洲大国及其他一些国家从自身及局部利益出发对全力支持基辅产生意见分歧,对基辅的军事援助从作战性能和距离方面未尽泽连斯基当局心意,总体上乌克兰眼下正处于相对不利的处境中。

我们实事求是地分析俄乌战争的现状,不打算以乌克兰快速取胜这样一个噱头来忽悠读者。

但俄乌战争对世界秩序所造成的一些根本困扰,正在越来越多地影响决策者,结合复杂的国际博弈,在不久的将来或许会改变战争的趋势。

首先是,一个世界大国是否有权强行改变别国的领土现状,破坏联合国成员国有关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的原则?

俄罗斯发动对乌战争,最初是严格掩盖其领土企图的,但在第一阶段的战争失败后,其对领土的欲求就变得赤裸裸,包括公开占领顿巴斯地区的宣言,及对包括赫尔松地区在内的占领区的主权行动。

一个强权能够横冲直撞地单方面改变领土和地缘政治现状,将使国际社会重归“丛林法则”的轨道,二战后建立的文明世界秩序将荡然无存。

其次是,外国政府能否支持一个国家内部的分离主义势力分裂国家,支持局部独立,并在未获联合国集体同意下,承认其独立和主权?

俄罗斯总统普京2月21日召集了俄联邦安全会议扩大会议,力排众议作出的决定就是对“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进行外交承认,两天后进一步命令俄军对乌发动“特别军事行动”。

俄罗斯不仅支持乌克兰的顿巴斯地区独立,而且派出军队捍卫顿巴斯地区的独立,作出了连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也不能强行作出的行为。

就在不久前它仍然声明,不支持某个岛屿地区的独立。

第三,摆在世界面前的明显事实是,俄罗斯对乌克兰不宣而战,假“特别军事行动”之名,行战争之实,而且存在违规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嫌疑,对乌克兰民用目标和平民进行无差别攻击,甚至进行非法集中处决,已经有大量证据能够证明。

这一切都意味着,尽管当前围绕俄乌战争局势的大国博弈仍在进行,存在一定变数,特别是主要大国之间的利益争夺将趋于白热化,但由于俄乌战争将根本上动摇二战后的世界秩序和国际规则,对每个重要国家来说都可谓利益攸关,因此可以基本确定的是,克里姆林宫将无法获得压倒性的支持,而基辅则有机会扩大大国支持面。

鉴于这场战争的参与双方的规模、地位和在世界秩序中的性质,所有与战争直接、间接相关的大国或存在重大利益联系的大国,都难以置身之外。围绕前述根本问题,世界大国既要维持重大原则下的自身利益,又要借机在新的世界秩序的演变中占据有利方位,取得最大收益。

俄乌战争进入深水区之际,它已变成真正的“世界性大战”——不是实体的“世界大战”,而是虚实结合的“世界大战”,考验大国对二战后世界秩序的守护,考验对普适的国际法则的认同,考验战后秩序和规则的韧性,并考验现有的国际体制能否阻止意外因素出现,打烂一切,破坏一切。

Modified on 2022-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