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C
Los Angeles
星期二, 11月 29, 2022

张杰:如何看待习近平、李克强防疫不同调现象?

0
10

如何看待习近平、李克强防疫不同调现象?

由于动态清零政策和长期以来中共对民营经济的打击,中国经济终于躺平了。但直属中共的《人民日报》(25日)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新华社记者的署名文章,标题是《中国经济发展前景一定会更加光明–习近平总书记引领统筹推进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安全述评》,在近七千字的文章中,记者描绘在习近平核心统筹下的各项发展,包括应对乌克兰事件和维持“清零”,显见中国正在复兴,亦向世界宣示:“中国经济发展前景一定会更加光明”!

同日下午,李克强罕见地召开“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据估计,由于与会者下至县级,估计人数超过十万。

李克强在视频会议上描述的经济困局与习近平描绘的光明前景不同。他在会上指出,受疫情和俄乌冲突等超预期因素影响,自4月以来,一些经济指标明显走低,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比2020年疫情严重冲击时更大。李克强在会上提出两大目标,就是要实现“第二季经济正增长”及“失业率尽快下降”,否则“经济有滑出合理区间的危险”,情况“刻不容缓”。

中国今年全国“两会”把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于5.5%左右,城镇调查失业率全年控制在5.5%以内,但中国首季经济增长只有4.8%,而4月份的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更高达6.1%,超出官方预期。

另外,面对中共二十大将于秋天召开,李克强形容,稳经济是“重大政治问题”,各地、各部门要在防控好疫情的同时,完成经济社会发展任务。

有意思的是,李克强声势浩大的视频会议,内容只刊登在《人民日报》头版的下半部,只有约1200字的报道;习近平则继续霸占着头版的上半版。

如何看待李克强与习近平的防疫不同调呢?

有分析人士认为,习李不同调反映了中共高层的权斗。台湾中国事务评论员林和立指出,事件究竟是李克强要就习近平的美好预测作出纠正和补救,还是曝露党内斗争,可以见仁见智,但习近平的错误经济政策,已令中国自去年10月以来损失二至三万亿美元,部分基层干部甚至未能支薪,引起中共党内不少人士不满,故此李克强的十万人视频会议,反映了党内两条路线互相倾轧,而李克强更第一次半公开地批评“清零”政策;不过,林和立不相信“反习阵营”可以团结为统一战线,更不会令习在“二十大”连任的美梦落空,而李克强也没有能力成为反习“共主”。

林和立估计,现时形势只会令习近平在经济政策上和人事上稍作退让,例如近期已略为放宽房地产政策、暂停要富人捐款的“共同审裕”政策等,但封城导致供应链断裂的问题依旧,房地产的放宽亦是“太少、太迟”。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习近平只会对经济进行微调,即现时的放宽只是策略性调整,不是政策性改变,甚至可能只是权宜之计。中国经济管理权不在李克强手上,现在因为中国经济出现大问题,才取回部分主动权,而李的视像会议,必然是得到习近平的首肯或至少知悉,由李操刀去总动员挽救经济,成功解决,则功劳在习;反之则由李克强背锅。

针对习李不同调现象,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习近平动态清零不动摇是政治需要

习近平的执政风格有一股二杆子劲,那就是一旦决定要做,就非做不可,不计后果。动态清零是他不能输的战争。如果改抄西方作业,选择与病毒共存,他的世界抗疫领袖地位和世界“大势东升西降“都成了笑谈,二十大连任也会遭遇更大的挑战。习认为,经济问题的背后是政治问题,当政治问题解决了,经济就会自然恢复。当经济与政治问题冲突时,政治的重要性超过经济的重要性。所以,他乐见李克强挽救经济,但他会继续坚持动态清零不动摇。

第二,李克强强势挽救经济是要保声誉

李克强已经即将退休,顾虑减少,面对中国经济自然心急如焚,希望自己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阶段能够留下好的名声。所以,并不存在走向权力中央的问题。这个现象很普遍,很多官员在退休前都会说些真话,表明自己并不糊涂,但无能为力。温家宝在2012年最后一次记者会上就语重心长地说:“现在改革已到了攻坚阶段,沒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決,文革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大家应有紧迫感。”李克强也一样,只不过他已经不能通过言语表达内心的想法,而选择尽力挽救经济的方式,不与习近平发生直接对抗。

第三,习李不同调背后的一致性

尽管习李在防控疫情上不同调,但我们不能忽视他们背后的一致性,即都是为了挽救中共政权。李克强希望恢复经济发展避免中共政权崩溃,就如同温家宝主张政治体制改革,但他并不是要实现宪政民主,而是要改良中共极权政治,减缓社会冲突,从而维护中共政权。但习近平则认为经济困难不会动摇中共统治,一个老百姓恐惧顺服的社会更有利于维护中共统治。

综上所述,我认为习李不同调现象并非中共高层出现了分裂。李克强召开10万人会议没有习近平的首肯也是开不了的。习近平并非反对经济发展,他只是将自己的威望和对社会的控制放在首位。从25日人民日报的头版文章分布就可以看出,李克强发展经济的会议报道只能在习近平政治领导之下。所以,我们以习李防疫不同调来判断习近平二十大连任受阻理由是不充分的。即使习近平顺利连任也不可能挽救中共的命运,相反会加速中共的覆灭。因为回归极权主义违背了绝大多数中国人走向宪政民主的愿望和世界文明潮流。

最后,我想说,任何一个独裁暴政都有落幕的那一天,习近平的使命就是为中共政权画上一个句号,尽管他的初衷是挽救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