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俄乌战争百日在望,决定结果的临界点已迫近

0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6-01 22:59 Posted on 安徽

 

俄乌战争今天已进入第98天。

战争之初,俄方未能实现对乌“闪电战”目标,快速掌控局面,不得不先后采取全面和局部攻势,以确保其发起此次战争取得具体成果,但仍连遭挫折。战争越延长,对莫斯科越是巨大考验。

战争进展三个月后,随着乌克兰方面成功赢得第一阶段的总体胜利,迫使俄方转向战争的第二阶段——“解放顿巴斯”,并试图控制整个乌东南部,与克里米亚半岛连成一体。乌方仍给予俄方顽强抵抗,但一方面乌克兰方面未能趁势对俄形成压倒性优势,另一方面美国、北约和西方对俄制裁、限制和孤立行动也未能快速压垮莫斯科,促使克里姆林宫被迫作出关键抉择,总之,俄方还要把战争继续打下去。

战略相持局面的出现,导致双方都出现了一些疲态。

但对于克里姆林宫来说,假如在乌克兰无法赢得任何胜利,那么普京决策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就将变成其个人的“毒药”,严重损害其威权形象并动摇其执政根基,因此,无论当前是何种局面,死撑下去是明知不可为而必为之事。

乌方的疲态体现于其在第一阶段俄方分散兵力开展全面攻势之下夺取总体胜利后,面对改变战略策略后发起新的攻势后的俄方,尽管仍保持士气,但实力悬殊造成锐气的一定程度削弱,使俄方在乌东战场上取得一些渐进的成功。

同时,随着俄乌战争的战略相持,西方支持基辅的阵营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分化,形成了三个基本派别:强烈支持派,主要包括英国、波兰、波罗的海三国、芬兰、瑞典等国,几乎无条件地对基辅提供支持,并反对内部分歧;理性支持派,主要以美国为代表,在坚定支持基辅的同时,掌控对乌援助和支持的力度、节奏,保持某种平衡,避免严重刺激莫斯科,导致后者铤而走险;和谈派,主要以欧盟两架马车法国和德国及部分西欧国家为代表,它们都在不同程度地维持与莫斯科的高层联系,积极劝和促谈,以在实现西方整体利益的同时,确保自身特殊利益得到保障并扩大。

它们造成一些重大议程得以拖延,甚至无法达成目标,比如对俄制裁的某些措施,对乌援助的武器型号、级别,以及有关乌克兰加入欧盟和北约的审批年限等,都程度不同地削弱了乌克兰的优势,助长了俄罗斯的声势,莫斯科能够在开战近百日仍能继续维持战争进程,得益于此。

但总体上,整个西方站在一个战壕里是无疑议的,在主要的和战略的目标上是一致的,并在相互磨合和妥协中迂回前进。

基于前述背景,欧盟在新的特别峰会结束后的5月30日宣布一项新协议,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对俄第六轮制裁方案。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称,“禁运措施涵盖从俄罗斯进口的三分之二以上的石油,切断了俄战争机器的巨大资金来源。这将对俄施加最大的压力,迫使它结束战争。”

通过这项措施,至今年底,欧盟从俄进口原油将减少九成,使俄罗斯一年的石油收入锐减100亿美元。

该方案内容还包括,将俄罗斯三家银行踢出SWIFT国际支付系统、禁止俄罗斯广播公司在欧盟运作、冻结更多俄国人资产和禁止更多俄国人入境欧盟。

对俄制裁新方案是欧盟迄今为止最具实质力度的措施,对莫斯科是一个重大打击。

而华盛顿在当地时间5月31日亦宣布了一项对克里姆林宫不利的消息,为乌方提供期待已久的高精度中程火箭炮系统——即此前媒体所称的“长程(或远程)”火箭炮系统,可以对最远300公里以外的目标进行打击。就在前一天,美国总统拜登尚称,不会向基辅供应可打击俄罗斯本土的火箭炮系统。

美国、北约和西方在俄乌战争中的总目标是,帮助基辅战胜莫斯科,但严格把握战争的底线,即其不扩大为世界性战争或激怒克里姆林宫导致核战争爆发。

正如我们此前所指出的,华盛顿的意图很明确,“让乌克兰可以在战场上发挥战斗力,并在谈判桌上处于最强有力的位置”,拜登在新的评论文章中称,“如果俄罗斯不为它的行为付出沉重代价,这将向其他潜在的武力扩张者发出一个信号,那就是,他们也可以攻城略地,征服其他国家”,导致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终结,为全世界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白宫对俄乌战争的做法受到其对维护二战后的世界秩序及全球战略格局的意愿所左右,一方面,美国确实与乌克兰没有安全伙伴关系,一方面它必须要将乌克兰视为类似于具有安全伙伴关系的国家予以支持。

俄乌战场形势继续维持持久战格局。在乌东地区的正面战场上,俄军稳步推进,但进展缓慢,俄乌双方在位于卢甘斯克州的北顿涅茨克地区展开激战,俄方大约占据了一半土地,但未连成一片,也未获得战略优势,乌方仍控制着整体局面,这是俄乌双方在顿巴斯地区现状的缩影。

俄军占领了赫尔松地区,并强行在该地区进行俄罗斯化改造,意图按照克里米亚模式予以吞并,如果克里姆林宫顺利,从赫尔松,到顿巴斯,都将被其纳入囊中,并与克里米亚半岛形成拱卫俄罗斯之势。但我们此前分析,俄军的占领使俄乌双方角色互换,很快就会变成其劣势,作为防守的一方为防止其被乌方重新夺取,要付出更大努力和代价。

在俄乌战争跨越第100天之际,战略相持是双方在前线的总体态势,而在各种因素综合影响下,今后半年对双方至为关键,以新年到来作为一个关键时间节点,这场战争将面临决定性的临界点:

乌方整体取得赢局,迫使俄方屈服,寻求按照乌方条件进行和平谈判以终结战争,或者俄方在顿巴斯地区总体上获胜在望并能够保持局势稳定,迫使乌方屈服,同意按照莫斯科条件进行和平谈判以终结战争。

三大因素将决定战争从此刻向新的临界点演进的结果:

乌克兰方面能否始终保持最高领导层的有效领导,保持朝野、政权内部团结,掌控国内局势,并确保士气高昂、官兵效命。

俄乌战争进展到今天,这一因素发挥了至关重要作用,特别是以总统泽连斯基为首的领导班子不畏艰险,坚守首都,坚持抗战,扮演了支柱角色,对乌方赢得第一阶段战争并顺利开展第二阶段战争意义重大。

第二是俄罗斯能否保持经济和军事上的韧性,确保经济不崩盘,社会不动荡,确保军事补给的持续到位;克里姆林宫能否有效驾驭全国局势,对军方实施强有力领导。

战争持续消耗俄罗斯的财力,每天在乌克兰战场上花费3亿美元,今年国家财政支出将增加22%,造成巨大赤字,不得不从主权财富基金里予以垫支。在战争继续推进的情况下,俄方要不断消耗本国资金“存量”,总有枯竭的一天。

另一方面,西方的制裁、限制和孤立行动,已经产生了一些效果,但仍未全面发挥作用,等到年底的时候,它们的影响将全面得以显现。俄罗斯能否长时间里保持经济基本面稳定,确保在“存量”不断减少的情况下,有“增量”补充?

但包括银行业、能源制裁在内的关键制裁措施的逐步落实,将会进一步动摇目前已现危机的俄罗斯经济的根基,一些关键供应链特别是国防工业工业链断裂,可能最终断绝对战争的资金、武器等“增量”供应,迫使战争难以为继,变得越来越具有现实可能性。

而在2022至2023新年交替时段,俄罗斯正在酝酿的包括经济、政治和社会等方面的全面危机,可能会趋于爆发态势,对军事攻击造成致命冲击。

与此相关的是,克里姆林宫在此过程中能否确保总统普京的权力稳定,确保对军方的有效驾驭,确保政权对全国的控制,至为关键。

第三个因素是,俄乌双方能否得到持续、稳定和充分的外部支援、支持,确保战争机器有效运转,并保持政权、军队稳定及军事供应稳定,保证战斗力。

就在不久前,欧盟决定向基辅新增巨额贷款,以确保泽连斯基政权系统的顺利运作;更早前,美方也通过了400亿美元的援助法案和新“租借法案”,连同华盛顿向基辅当局新供应中程火箭炮系统,都充分表明乌克兰方面是无虞的。

该担心的是克里姆林宫。受制裁影响,对俄出口严重下降,包括其主要战略伙伴的下降率也高达25%,随着战争和制裁的深化,它们将全面扩大和蔓延。不仅如此,对莫斯科来说更致命的是,没有任何一国会甘冒风险向其提供公开或不公开的援助,因为其结果是受到西方几乎同等级别的制裁、限制和孤立。

这些因素都导致俄乌战争决定性的新临界点最迟不晚于今年底明年初出现。

Modified on 2022-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