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会六四33周年前夕办祈祷会 牧师坦言国安法下有禁忌以智慧方式纪念

0

2021年12月4日,香港天主教教区主教周守仁出席主教祝圣礼后离开主教座堂

香港 —

今年六四事件33周年,也是香港支联会解散后首个六四纪念日,在香港悼念六四变得相当低调,没有任何民主派人士或团体,公开申请在六四晚举办悼念活动。有以往30多年都举办“六四祈祷会”的教会,今年的祈祷会改以“为国民求平安”为主题,为五四运动、六四事件等祈祷,希望弥补撕裂、医治创伤。

有参与祈祷会的牧师坦言,国安法下社会上有禁忌,但是人心不会忘记,可以用有智慧的方式去纪念六四,可能在自己家中燃点的烛光比维园更光。

距离六四33周年纪念日只有倒数3日,八九民运时成立,争取平反六四等五大纲领的全球最大型六四烛光悼念集会主办单位 – 香港支联会,去年9月底解散后,在香港悼念六四变得相当低调,今年没有任何民主派人士或团体,公开申请在六四晚举办悼念活动。

天主教忧国安法不办六四追思弥撒

以往30多年都有举办六四追思弥撒的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简称正委),今年则忧虑触犯《港版国安法》,早前决定今年不再举行六四追思弥撒。

不过,上星期二(5月26日) 正委响应教宗的呼吁,举办“中国教会祈祷日弥撒”,由陈日君枢机讲道,他提及历史上天主教圣人及教宗被君主如罗马君王,以及拿破仑迫害的故事,希望教友谨记要为迫害者祈祷。陈日君亦勉励会众,“希望即使在黑暗之中,亦能抱持信心能等待黎明将至。”

牧师指国安法下有禁忌以智慧方式纪念

过往30多年都有举办“六四祈祷会”的基督教循道卫理联合教会,今年亦变得低调,星期一(5月30日)晚举行的祈祷会,改以“为国民求平安”为主题,教会发出的祈祷会宣传单张提及,每年5、6月期间,都令人想起祖国(中国)曾经历惊涛骇浪、不论是百多年前的五四运动或30多年前的六四事件,都在人民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祈愿上主赐下平安,弥补撕裂,医治创伤。

祈祷会只限卫理公会教友参加,估计有数十人出席。参与祈祷会的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前会长袁天佑牧师接受美国之音访问坦言,国安法下社会上有禁忌,但是他相信人心不会忘记,他举例天主教都可以用有智慧的方式去纪念六四。

袁天佑牧师表示,国安法下社会上有禁忌,要用智慧方式纪念六四事件(美国之音/汤惠芸)

袁天佑牧师表示,国安法下社会上有禁忌,要用智慧方式纪念六四事件(美国之音/汤惠芸)

袁天佑说:“当然现在的情况就因为国安法等等,大家都有一些禁忌,这个都是自然的事来的,但是大家我相信人的心里面都不会忘记的,当然今日的人怎样能够纪念(六四)这件事,可以用一种有智慧的方式来纪念的,而且另一方面,我想六四不只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事,其实不单只中国、有很多地方其实都有出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譬如好像乌克兰的事件,所以看到天主教都有智慧的,他们为中国的教会来到祈祷,但同事也是为乌克兰来祈祷。”

红线几时会变动无人可以预计

袁天佑表示,大众应该开放视野,不但为六四事件,也可以为中国内地、香港,以致世界上有战乱的国家,特别是乌克兰祈祷,他认为是否用六四的名义举办祈祷会并不重要。

袁天佑说:“就算不用六四的名(义)其实不要紧的,我们大家心里面都记着今日无论在中国、在世界一些地方都有苦难的事,我们纪念它们,所以我觉得六四就算我们不用六四这个名义,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大家都是从六四、从自己的国家开始,去关心整个世界都是应该的。”

至于会否担心参与涉及悼念六四的祈祷会,可能会有违法风险,袁天佑表示,过去一年的被捕人士,都不是因为纪念六四,当局是以非法集结等罪名拘捕及检控,不过,他坦言红线几时会变动无人可以预计。

袁天佑说:“过去一年我们看到的,不是纪念六四那些人被抓了,其实很多时要(控)告多数以一个非法集结的罪名去(控告)他们而已,但是没有讲到六四纪念是(要)拘捕的,当然几时那条红线划到要抓呢﹖我们不知(道),但我觉得有一日我们可以纪念六四,都应该纪念的,不过,可能我们要更濶的眼光而已。”

自己家中燃点烛光或比维园更光

袁天佑表示,过去30多年他都有参与六四祈祷会,今年的感受没有太大分别,他认为仍然可以去纪念,只是形式有一些不同,但是内心并没有改变,他又表示,六四当晚可能在自己家中燃点的烛光比维园更光。

袁天佑说:“但是我想在心里面没有改变,所以我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很大的不同,当然那个气氛是不同,譬如大家去维园已经不同了,但是我觉得都不要紧的,我想每个人心里面有、在不同的地方,即是在家里燃点一支蜡烛,可能比维园的蜡烛更加光也说不定啊﹗”

袁天佑牧师表示,六四当晚可能在自己家中燃点的烛光比维园更光 (美国之音/汤惠芸)

袁天佑牧师表示,六四当晚可能在自己家中燃点的烛光比维园更光 (美国之音/汤惠芸)

对于六四事件的感受,袁天佑表示,是很震撼,他认为当日全香港的市民都可能有这种感受,希望北京当局解释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当局到今日都没有明确的解释,他认为继续去纪念是应该的。

袁天佑说:“当然很震撼啊,的确我想当日(八九六四)大家全香港的人,都感受到那个问题吧,即是(中国)内地怎样处理六四事件,30几年人人都期望着可以有一个清楚解释当日所发生的事,但是直至今日都没有,所以我想大家一齐去纪念都是应该的。”

教友指今年有避忌怕公开讲六四

参与祈祷会的教友关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祈祷会不只是为六四事件,他坦言今年最特别的感受,是大家都有避忌,很怕公开讲起六四。

关先生说:“即是不可以讲是六四的,即是这个祈祷会不只是为了六四的,你都看到其实它的题目是为了国家(中国)、为这个地方,为着这个国家的人,这个地方有一个祈祷的时间。”

他续说,大家都很怕讲六四、不想说得太白,即是其实大家是知道发生什么事,只不过大家都很老实讲是有避忌的。

教友指参加祈祷会让自己不会遗忘六四

今年首次参与祈祷会的教友冯小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以往她会参加维园六四烛光集会,今年的社会气氛变得没有什么人再愿意提起纪念六四,她希望参与祈祷会去纪念六四事件,让自己不会遗忘。

冯小姐说:“祈祷的事项,其实没有啊,真的一心想着参加得一次得一次,去纪念(六四)这件事,让自己不要遗忘,因为我怕自己会慢慢都被这个、现在的社会环境气氛去麻木了。”

冯小姐表示,不想遗忘六四是因为政权一直没有交待,她又认为祈祷会的主题之一是“复和”,而“复和”是要对方道歉,另一方是否接受才可以。

冯小姐说:“这个政权是欠一个交待,这个祈祷会的主题其实就是‘复和’嘛,但是其实‘复和’我觉得需要对面的人去道歉,我们原不原谅才是一个‘复和’。”

香港的下一代可能会遗忘六四

冯小姐表示,今年六四当晚没有想过要用什么方式去纪念,她又认为在今时今日的社会气氛之下,香港的下一代可能会遗忘六四。

冯小姐说:“会的、是的,会(遗忘六四)的,因为如果现在去教那些小朋友去记着(六四)这件事,或者是教他们一些真相、真理的时候,其实小朋友在香港都会很难成长,我觉得最后就如果留得下在这里(香港)的,就配合这里的教育吧,等他们长大一些才讲吧,但是小时候……”

香港基督教循道卫理联合教会以往在六四前夕都会举行“六四祈祷会”,2019年六四30周年的祈祷会,由和平占中发起人之一朱耀明牧师担任分享嘉宾,主题为“三十而立”,宣传单张表示,“在世代中醒觉、在高墙下镇定、在上主前省察、在祷告时立志”;2020年举行的六四祈祷会,主题为“中国民主自由的盼望”,去年的六四祈祷会主题为“夹缝中的召命”。

2022年6月2日 01:55
汤惠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