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

0

有些人行新神学的路,传社会福音,并不是出于本心,他们确有一个时期想追求真理,不过误为“瞽者”(ɡǔ zhě,意思是失明的人)所领导,致踏进歧途罢了。又有些传道人讲了许多魔鬼要他讲的话,本不是他所愿意,不过不知不觉间受了魔鬼的利用罢了;我对这类人实在怜悯他们。不过因其错误太大,势不能不公开演讲,促其早日觉悟,出离迷途。

今日有人公然疑惑或否认神的话了。例如有人说耶稣由童贞女所生的事,不一定是事实;耶稣赎罪,乃是犹太人的遗传;耶稣复活,不敢说是否身体复起;至于再临为王的话,更神话寓言了。……新神学家多用下列的名词以讲解圣经:“也许”“大约”“差不多”“不一定”“恐怕”……

北平某神学院,有一教授作了一篇论旧约文章,把旧约圣经批评得“落花流水,体无完肤”。北平某学校内设有查经班,主领人是北平一位最有名望的宗教领袖。查经的时候,一个学生起立问那一位领袖耶稣复活了没有?那位领袖,想了一想,回答说:你们信耶稣复活就算祂复活了,不信耶稣复活就算祂未曾复活。那个学生不满意这个回答,又问他说:请问你相信耶稣复活否?他沉吟半晌,有意无意地说这个不大重要,这是神学的问题,让神学家讨论罢;他的回答,这就是我所说“跷板”式的回答。

不信派还说了许多“道理”,如圣经所论“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三16),不信派则说圣经不都是神所默示的,有些是,有些不是,若问哪部分是神所默示的,哪部分不是?他们说,那可不必问,你自己查考罢!你以为哪里可信便信,哪里不可信便不信。这个可就难了,比方我想买一字典或辞源,书店的老板对我说,那字典或辞源真是价廉物美,不过当中有百多个错字,你小心点查看罢;我问他什么字是错的?他说:那可不知道,要你自己辨别的。我必不买那书,因为倘若恰巧找到那些错字,将错字就错的用去,人将疑我是一个不识字的人。字典有错,人不肯用,那么,圣经若有不可信的,还可以用么?

又有一班人用自己的脑子,妄想一些“实事”去解释圣经。例如耶稣用五饼二鱼喂饱几千人的事迹,他根本不信这是耶稣的权能,他们的解释说:犹太人凡出门旅行多携带饼,那日耶稣讲完了道,人人肚子觉饿,但谁也不肯先拿出饼来吃,恐怕旁边的人偶有不带饼的,不分给他,很不好意思,所以,大家索性不拿出饼来,只面面相觑而已。耶稣洞悉其情,乃假装不知(耶稣从来不曾假装过),后来一个小孩子先拿饼出来,交给耶稣,其后大众皆大受感动,各人尽出所有,于是几千人都吃饱而有余。这是耶稣用爱心激励人而成就的奇事。这个教训很不错,可惜曲解了圣经的事实,改变了圣经的记载。在这个神迹之后,耶稣尝责备门徒的不信说:

“你们为什么因为没有饼就议论呢?你们还不省悟,还不明白么?你们的心还是愚顽?你们有眼睛,看不见么?有耳朵听不见么?也不记得么?我擘开那五个饼分给五千人,你们收拾的零碎,装满了多少篮子呢……又擘开那七个饼分给四千人,你们收拾的零碎,装满了多少筐子呢?”(可八17-20)

耶稣自己亲口重述那个奇事,他们有什么权柄敢更改事实?

我们对于圣经,信就说信,不信就说不信。若心里不信,而口里说信,则不是诚实。平常人常说信仰分三种:(1)理智的信仰,(2)感情的信仰,(3)迷信。不信派(或新神学派)倒推诿自己为理智的信仰,其实他们最不讲理智,因明是不信却说为信。倘若诚实说自己是不信,倒是理智。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太五37)从耶稣这句话,便知道他们的话是出于魔鬼。

他们又谬解许多圣经的记载,例如那个被鬼附着的人,他们说是神经病,众人逐他缚他,他的神经更受激刺,越狂起来,越弄越凶,众人虽将他放逐于坟墓,他饱受非人的待遇,情形更苦。今耶稣前来笑逐颜开的安慰他一番,于是他的神经病便大痊愈了。

他们又说:耶稣本不信鬼,但犹太人则深信不疑,耶稣亦顺其情而说被鬼附着。问他猪何以会奔窜落湖?他们解说:不是鬼附猪身,因城里有多人出来要看那患鬼的人,人声如汹涌,猪受惊吓,乃相率而跳下水去。……见这种解释似近理而入情,实则大谬不然的。

他们讲解旧约许多事情,也是如此。他们说摩西击磐石出水,决不是那般简单的,摩西在埃及大学受过高等教育,他知道那块磐石中有一个泉源,但为树枝所阻塞,水不能自由渗出,摩西用力拔出树枝,水便涌流而下,百姓看不很清楚,遂以为神迹,摩西便借此使人怕他。这是一位外国神学家的解释,其实是大背经训的。多亏他能异想得出来。其他圣经里许多神迹故事,他们不信派都如此对付,如此解释。这是应验了彼得的预言:

“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将有许多人随从他们邪淫的行为,便叫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他们因有贪心,要用捏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他们的刑罚,自古以来并不迟延,他们的灭亡也必速速来到。”(彼后二1-3)

按这段经文,所谓假先知有两个特征:(一)不承认救赎的道理(二)有贪心捏造谎言。不信道而传道,是为饭碗,是为地位。我不是故为刻薄批评,实有不能不然之苦衷。这类的人所讲的道理吾无以名之,名之曰“伊甸园中老蛇的道理。”

神的言语,从不模棱两可的。模棱两可的话,不是从神而来,乃是从魔鬼而来。凡是真实确定的道理,我们不妨信得太“死”──笃信不疑;若是假的则当屏弃不信,始祖亚当不是信得太“死”,乃是信得太“活”,信得太“活”是会到不信地步的。我们当十分当心哪!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精选集第7册·卫道》,第9章“鉴戒”,浸宣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