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富能”政治犯亲笔信披露湖南赤山监狱恶劣状况

0

湖南赤山监狱大门 推特图片

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披露在湖南赤山监狱服刑期间曾被强迫劳动后,在同一监狱服刑的公益组织”长沙富能“负责人程渊等人的情况备受国际社会关注。近日程渊透过亲笔信描述了自己的牢狱生涯,间接证实了自己和李明哲遭受相同的命运。

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上月在台北的记者会上透露,自己服刑的湖南赤山监狱存在强迫劳动。由于”长沙富能“负责人程渊也被囚禁在这所监狱,他的近况引起外界揣测。

6月1日,程渊身在美国的妻子施明磊接到丈夫的亲笔信。这也是程渊今年1月转到赤山监狱以来家属收到的第一封信。

“长沙富能”负责人程渊透过亲笔信描述了自己的牢狱生涯.  (施明磊提供)

“长沙富能”负责人程渊透过亲笔信描述了自己的牢狱生涯. (施明磊提供)

施明磊:“他信里面写道, 他一下车就被送到高戒备监区,关了他三个月一直到4月18号才出来。而高戒备监区坐过牢的人都知道,它属于一个惩教中心,也叫严管中心,吃得很差,住得也很差。每天晚上每隔一个小时会点名,并且有很多强迫体能的虐待,强迫犯人走鸭子步,各种各样的精神和身体上的虐待。高戒备监区就等于酷刑。我了解到的是,那里是借鉴了新疆的集中营的经验。”

施明磊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相信这封信是经由当局审查才寄出。程渊在信里引用了西汉史学家和文学家司马迁的句子作出种种暗示。

施明磊:“他讲了‘日夜思竭其不肖之才力,务一心营职,以求亲媚于主上,而事乃有大谬不然者。’其实非常的隐晦,但是我知道司马迁写这段话的背景,是他受到了宫刑,就是非常严格的酷刑之后,发出这样的感叹。这就说明程渊一直是没有认罪的,所以监狱把他送到高戒备监区,想要逼迫他认罪。“

程渊在信中透露,自己患上了肩周炎。施明磊确信,这是每天长达15个小时的强迫劳动所导致。

施明磊:“他用了一个非常隐晦的表达,用了两句诗:‘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在里面劳动是早上天都没亮就起来了,晚上非常晚了才从车间里面下来。整个属于自己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在这两个小时里面他还要洗澡洗衣服。休息的时间也是不够的。”

施明磊早前曾向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发表公开信,呼吁她在访问中国期间关注中国监狱的强迫劳动,监督中国政府尊重被关押人士的基本人权。

2021年12月,施明磊在华盛顿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门前抗议。(施明磊独家提供)

2021年12月,施明磊在华盛顿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门前抗议。(施明磊独家提供)

施明磊:“譬如说,它(赤山监狱)的鞋底成型的车间是有化学物质和有害气体的,它缺乏基本的保护。它所发的口罩都是普通的口罩甚至是布料做的口罩,需要自己时常去洗,没有任何防护作用。只有在监狱有领导视察的时候,他们会发一次性的医用口罩做做样子。“

施明磊相信,狱方是针对这封公开信,强迫程渊迅速回信以达到“洗白”的目的。

李明哲2017年3月经澳门入境中国后遭中国公安逮捕,其后被中国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五年。他刑满获释后,于今年4月回到台北。 施明磊说,李明哲已第一时间看到了程渊的亲笔信。

施明磊:“李明哲看到我发的信息之后,他在我的信息上面回复。他说,通常新的犯人到一个监狱,哪怕是学习也只是安排在教育中心,而不会送到高戒备监区。高戒备监区是一个用于惩罚犯人的地方。程渊到赤山监狱并没有犯什么错,直接进去高戒备监区就是标准的虐待。“

“长沙富能”长期关注残疾人士的权利,程渊是义务法律人士,曾推动多起关于乙型肝炎、艾滋病歧视和计划生育政策的诉讼。2019年7月,长沙国安带走程渊以及同事吴葛健雄和刘大志,其后三人被判定“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立。程渊的同事吴葛健雄被判刑3年,预计今年7月刑满。被判刑5年的程渊要到2024年才能出狱。

记者:高锋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