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们问候:曹三强牧師母亲去昆明远程视频见到儿子的情况分享

0

(对华援助协会-2022年6月2日)2022年5月26日,曹三强牧師母亲孙瑾环女士去昆明远程视频见到了被中共重判7年,还在狱中服刑的曹三强牧师;孙瑾环女士为此写了一篇“曹三强牧師:向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们问候” 的文章和大家分享。对华援助协会特刊登如下:

曹三强牧師:向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们问候

 等了一小时,司法局的负责同志向我招手,表示要我进去和儿子三强远程视频。当我一进到视频房间就看见三强向我高高的扬着手喊道:“妈妈!妈妈您来了,什么时候来昆明的,您还好吗?您的身体好不?……”我都一一的回答了他。

“妈妈请您向我的美国亲人们问好!向我的亲戚朋友问好。

妈妈特别请您代我向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们问好……”他的声音蕴含着健康响亮亲切。我一面听着眼睛望着他点头微笑我心里高兴,因为我还是去年9月份跟儿子视频了的。3月初到中旬,我来了昆明一次,因为疫情不能安排我和儿子的远程视频。

“好的好的,你说的你拜托的事妈妈一定办到.…”我回答儿子说。

这时他用无名指和大拇指,拑着头顶上的头发。对我说:“妈妈,你看啊,我前天理了发,头发还没有长起来,我不是光脑壳,”妈妈我望着他用两个手指舞弄着他的头发,我看见黑黑密密的头发长了1/3颗米粒的长度,确确实实是密密黑黑的,不是光脑壳。我的心里得到了安慰。因为在去年视频时,我看见儿子头顶上和后脑袋周围都是光光的,没有头发了,我认为是营养不良和心里焦心急掉了头发。在我写给他的信中,我曾经问过,为什么满头黑黑的头发就掉光了呢?所以这一次视频的时候,他就将自己长起来的黑发指给我看。哈!

我说:“前天洁敏要我的外甥女儿诞诞告诉我,洁敏和两个儿子都惦记着他们的爸爸,要不是疫情紧张,他们三个人早到中国来看了她的丈夫,和儿子们的爸爸…你的外甥女儿诞诞研究生毕业了  她也很想念舅舅,向舅舅问好……”这是我跟儿子说的话。他点点头并说:“妈妈我都听清楚了,告诉他们,爸爸非常的想念他们。”

我千里迢迢从长沙赶到昆明来,主要是要从視频看看儿子的身体状况。我就说:‘儿子啊,你能站起来吗?’

他就站起来了。

我就说:“儿子你前后左右走几步给妈妈看,”儿子就前后左右摆手摆脚的走了几步给妈妈看。我让他这样做是看看他身体健康状况和他的活力状况。我看了是正常的。

我又请儿子将他的衣袖转起来给我看看他的手臂,我是想看看他的手臂上有不有肌肉。三强就照我的话做,把袖子撸起来了,我也看清楚了,也算正常。我心里又得到了一个安慰。

我接着说:

“长沙的宋義毅弟兄经常来家里帮助我检查冰箱,电路水管抽油烟机等,他对我说,曹老师为神受捆绑不自由,他就是我的儿子。有事情找他。现在他去新加坡了,传播神的大爱 。他说让曹老师自由以后,要和你办养老院,因为现在的老养老院全是以赢利为目的,养老院的老年人吃的很差,服务也不好,我看见他们很可怜。曹老师自由之后,我要和曹老师合作,办养老院不賺老人的钱,专门让他们过幸福的老年生活。曹老师一定会很高兴……”

我提了,宋毅義要我为他向曹老师说的话,曹老师听了笑了,然后又点了点头。

还有许多的主内弟兄姊妹们,拜托我跟曹老师说的话,但是时间有限,連名字也没有提出,远

程视频的屏幕就关了。

我这一次来昆明算是没有白跑,我和儿子说了一些要说的话最重要的是从視频中看见到了的儿子的健康状态。

这是我这一次去昆明远程视频见到儿子的情况和大家分享。

感谢大家的记念挂欠鼓励和给予的力量。

神爱你们。

曹三强牧师的妈妈于长沙

2022,5,26.

(对华援助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