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乐义:权力平衡-基辛格理论对俄乌局势管用吗?

0

基辛格主张乌克兰以领土换和平维持欧洲平衡,引起议论与风波。(视频截图)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

今年99岁高龄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上周对俄乌战争局势与美中关系发展发表看法,引起议论与风波,也考验基辛格的”权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理论能否在后俄乌战争时代引领新的国际秩序。

战前状态

先来看俄乌局势。5月23日基辛格受邀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2022年会以视频方式发言指出,乌克兰冲突可能永久重塑全球秩序。他认为各方应该在未来两个月内进行和平谈判,以免造成更难克服的动荡和紧张局势。俄罗斯可能被完全孤立,与欧洲疏远,并在其他地方寻求永久联盟,导致类似冷战的情况,使各方关系倒退几十年。

基辛格说,8年前乌克兰加入北约(NATO)的想法提出时,他写了1篇文章指出,乌克兰最好能够成为一个中立国,作为俄罗斯和欧洲之间的桥梁,而不是欧洲的前线,这样俄罗斯不会被迫与中国结成永久联盟。事隔多年,他认为当年的提法仍是解决问题的最终目标。

为重新建立欧洲平衡,基辛格认为俄乌两国的分界线应该恢复到“战前状态”(status quo ante)。战事若超过这条分界线,就不再是乌克兰的自由问题,而是北约针对俄罗斯的一场战争。世人希望乌克兰人的智慧能与他们在战争中表现出的英雄主义相匹配。

世界经济论坛这样介绍基辛格:他以现实政治(Realpolitik)而闻名,冷战期间巩固实用主义者的全球声誉,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指导美国的外交政策。作为缓和政策(policy of détente)的先驱,基辛格寻求降低美国与苏联的紧张,并精心策划美国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可以说,基辛格被公认是世界具有顶层实务经验的“权力平衡”理论大师。他从赤裸裸、血淋淋的地缘政治和权力结构角度处理国际事务,不带感情地衡量国家利益,为他带来毁誉参半。有人认为基辛格的现实主义更适用于今日的外交局势。但也有人批评他把地缘战略视为可以交换的外交筹码,为了在赌局中获益,轻易地将他国视为筹码,随意更改游戏规则。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但他的理论仍在现实中发挥作用,考验时代也被时代所考验。

对于俄乌局势,基辛格主张应该恢复到“战前状态”,应指俄罗斯今年2月开战前,正式控制原属乌国的克里米亚(Crimea),以及在乌东地区被俄罗斯承认而未正式控制的卢甘斯克(Luhansk)和顿涅茨克(Donetsk)这两个共和国。换言之,乌克兰需用领土让步换取和平,以此维持欧洲地缘战略平衡。

问题是,恢复到”战前状态”,就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而言,一切回到原点,俄罗斯还赔上巨大伤亡和代价,恐怕不会同意这样的安排。除非,乌克兰的领土让步能满足普京想要达到的”辉煌胜利”,这又谈何容易呢!

姑息主义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坚决反对基辛格的言论,在预料之中,对任何一位正在艰苦奋战,能获取外援又重挫敌人的总统来说,不可能做出这种丧权辱国的事。关键是,泽连斯基从什么角度,或说基于何种理念反对基辛格所奉行的权力平衡理论。

泽连斯基5月25日在总统办公室发表讲话指出,无论俄罗斯做什么,总有人说:“让我们顾及俄罗斯的利益。今年在瑞士达沃斯(Davos,世界经济论坛会场),又听到这个说法。” 世界上有许多人没有习惯把乌克兰考虑在内,而习惯考虑俄罗斯的利益。问题是,乌克兰被数千枚导弹攻击、数万名乌克兰人被杀、许多城市被摧毁,杀人、折磨、强奸和羞辱天天发生,这些都是俄罗斯人干的。

泽连斯基坚持寸土不让。(乌克兰总统办公室)

泽连斯基坚持寸土不让。(乌克兰总统办公室)

泽连斯基说,基辛格从遥远的过去走了出来,说应该把乌克兰的一部分交给俄罗斯,如此俄罗斯就不会与欧洲疏远。然而,今年是2022年在达沃斯,不是1938年在慕尼黑。当年基辛格的家人逃离纳粹德国时,他只有15岁,对发生的一切都很了解。当时没有人会从他那里听到要去适应纳粹,而是选择逃离或与纳粹战斗。

1938年英法两国为避免战争爆发,与纳粹德国和义大利签署《慕尼黑协定》(Munich Agreement),牺牲并出卖捷克斯洛伐克的利益,但这种领土让步仍未阻止希特勒(Adolf Hitler)的侵略扩张。这种姑息主义又称绥靖政策。泽连斯基以此为例,暗讽基辛格的言论有时空颠倒、助纣为虐之嫌,美其名为权力平衡。

泽连斯基还说,类似基辛格这样“伟大的地缘政治学家”,总是不愿看到普通百姓或数以百万计的普通乌克兰人,把他们生存之地让出换取和平,根本就是幻想。价值观不仅仅是一个名词,而必须经常关注普通百姓。

高昂斗志

基辅国际社会学研究所(Kyiv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ology)是乌克兰一家知名的民营研究咨询与市场调查公司,5月中旬就乌克兰全境(克里米亚除外)进行一项手机民意调查,随机样本2,000名18岁以上的乌克兰公民。民意调查显示,82%的受访者不允许领土让步,只有10%的人认为可以放弃某些领土换取和平并保持独立。即使在目前正处于激烈战斗中的乌克兰东部,反对领土让步的比例有68%,19%准备让步。在乌克兰南部地区,反对领土让步的比例高达83%,只有9%准备让步。

同样重要的是,目前居住在被占领区的受访者当中,77%的人反对任何领土让步,18%准备让步。除此,俄乌战争开打后,离开被占领区的受访者当中,82%的人反对任何领土让步,只有5%支持让步。整体来看,乌克兰人的抗敌意志高昂而坚定。俄罗斯若不松手,战争将持续相当时间。这应该是泽连斯基底气十足的主要原因。

民调显示82%的乌克兰受访者不允许领土让步。图为民众接受训练随时加入战斗。(法新社)

民调显示82%的乌克兰受访者不允许领土让步。图为民众接受训练随时加入战斗。(法新社)

泽连斯基的公开讲话没有高谈阔论,而是发出对国际社会普遍默认“强权即公理”的义愤,以及对国际道义的一种呼唤。权力平衡的本意应该是抑强扶弱,否则丛林法则横行,弱肉强食,如何维持稳定的国际秩序。

以小搏大

权力平衡能否发挥真正的作用,关键不在于理论本身,而在于对象和手段。顾及侵略者俄罗斯的利益,等同姑息养奸,历史经历了惨痛教训;协助乌克兰不仅符合道义,也有望阻滞强权扩张,达到一定的权力平衡。若乌克兰不堪一击,或丧失斗志,协助乌克兰也是枉费,发挥不了平衡的作用。

然而在事实上,乌克兰人在战争中的表现已经看出其具备一定的平衡潜力,而需要更多外援,持续增强这种潜力。而且,俄乌战争的性质和手段也发生巨大变化,远远超出基辛格早年提出权力平衡以物质为主要基础的界线。以小搏大、以弱击强,只要资源运用得当,不仅成为可能,还大有希望。这也许就是泽连斯基发表讲话的用意,也是基辛格理论在乌克兰案例行不通的原因。

再来看美中关系。基辛格以他的亲身经历指出,在打开美中关系的一开始,美中两国就台湾问题进行谈判。双方外交官就此一问题举行数百次会晤,但总是在第一天就结束,因为中方要求立即移交台湾,而美国也有自己的坚持。

基辛格说,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具有重大经济和战略利益的强国。“美国和中国应该避免直接对抗,而台湾不能成为谈判核心。”根据他的理解,美国应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但是现在出现两个中国的解决方案。他认为,美国不应该以托词或循序渐进的方式来发展某种两个中国的解决方案,而中国至今仍对此保持耐心。

对于谈判的核心,重点是美国和中国要讨论影响双方敌对关系的原则,以及至少为合作努力留有一些余地。台湾问题不会消失,但作为对抗和敌对行为的直接议题,有可能会演变成军事冲突,这不符合世界利益,也不符合美中两国的长远利益。

一致价值观

基辛格的这番话,听起来就像他对俄乌局势看法的翻版,中国很强大,不要招惹一直保持耐心的中国。无论中国做什么,总是要顾及中国的利益,而不问中国对台湾究竟做了什么,从政治、外交到经济全面打压台湾,还频繁在台湾周边海空域实施胁迫性联合军事演练,并且不断威吓美国不要介入台湾事务,否则将使美国面临不可承受的代价。

基辛格曾在其书中指出,17世纪欧洲历经一系列宗教战争结束后维持200年的和平,并不是靠力量维持权力平衡,而是靠各方一致的价值观。当时维护欧洲秩序的政治家是一批宫廷贵族,讲同样的语言(法语),出入同样的沙龙,有相互理解的价值观。他们有不同的国家利益,各为其主,但是对国际法规和世界秩序的合法性有心照不宣的认知。

然而,海峡两岸的情况有着根本性的不同,一边是民主,一边是专制,没有一致的价值观。权力平衡可以维持两岸相对稳定,若权力平衡偏向专制,将为地区乃至世界带来灾难;偏向民主不仅能恢复国际道义,也能为地区乃至世界带来和平与稳定。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