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尔文主义的精髓

0
图片:每日头条
Joel. R. Beeke Reformatio Lumen 2016-03-28 08:42

 世上的真宗教都是加尔文主义的——或者其本质和内涵是加尔文主义的……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有信仰,就在多大程度上是加尔文主义者;当信仰全然支配我们的思想、感受、行为时,我们就成为了真正的加尔文主义者……若世上还存在真宗教,(加尔文主义)就不仅是真宗教的盼望,它就是真宗教本身。

——本杰明·B·华菲尔德(Benjamin B.Warfield)

如果问神学院的学者或街上的路人这样一个问题︰「加尔文主义是什么?」答案肯定千差万别,充满误解。2007年感恩节时,大急流报社(Grand Rapids Press)刊发了约翰·M·克里斯普的文章《感恩节之时,追思清教徒》,文中这样描述清教徒︰「他们的信仰源自约翰·加尔文阴郁的教义,认为自己虽然信、行善,神的恩典也有外在的显明,但仍然时刻处于地狱火坑上,命悬一线。他们的生命充满了这样的畏惧。当然,这样讲难免有过度简化之虞。」

加尔文主义者会认可上述定义吗?我写信给大急流报社︰「这种说法并不是过度简化,而是误解。加尔文与大多数清教徒因救主耶稣得着了喜乐,有深厚的灵命,确信神丰盛的应许,是一群喜乐的基督徒。」

然而,大部分福音派基督徒对加尔文主义的真正核心缺乏正确的认识,甚至一些加尔文主义者也是如此,这是很可悲的。「加尔文主义到底是什么?这是人们最需要被教导的一个问题。」查尔斯·H·司布真曾这样说。不管你是否加尔文主义者,抑或是反加尔文主义者,都应当好好察考这个问题︰加尔文主义的精髓是什么?

加尔文主义的基本原理

加尔文主义神学囊括了基本的福音派教义,例如基督的神性、客体性赎罪、圣灵的位格及其工作;也包含了神学伟人阿塔那修、奥古斯丁、安瑟伦、马丁路德等人所发展的教义。「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加尔文主义』,只是有一位非凡的天才(加尔文)将奥古斯丁、莱米吉乌斯、安瑟伦以及路德的教导作了总结,所得的结果被冠以他的名字。」「拉比」约翰·邓肯的这番话虽不乏道理,但并不完全正确。

加尔文所做的总结绝非如此简单;他并非站在奥古斯丁巨人肩膀上的侏儒。加尔 文对救恩计划的阐述、对素材的选择是独特的,对圣经教义之间的相互关联也十分敏感。他特别擅长于整理素材,形成体系。他既借鉴前人,又独树一帜,在以下这些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圣子论;对救赎主的人性的强调;耶稣作为先知、祭司、君王三重的中保职分;圣灵的内证;长老会的体制问题;基于第二条诫命的崇拜形式,后来清教徒将之发展为崇拜的规范原则。

并且,历代以来的加尔文主义者并不只是单单模仿加尔文而已。他们在诸如圣约神学、预旨神学(decretal theology)及信心确据论(the doctrine of assurance of faith)等方面多有发展,以深邃、和谐、融洽一致的圣经文本为根据,竭力阐释了神的整全计划。

尽管流派众多,加尔文主义仍保持着惊人的一致和清晰。瓦伦汀·贺普(Valentijn Hepp)这样写道︰「加尔文主义是最博大精深的基督教;也可以说是最纯正的基督教;我个人更愿意称其为最协调、也最和谐的基督教。」

那么,加尔文主义体系的核心是什么呢?几个世纪以来,学者们一直在寻找统摄加尔文主义的核心观念。德国加尔文主义者赫尔曼·包克(Herman Bauke)曾搜集了不下二十个版本的「加尔文主义基本原理」,其中包括以下要点︰

1. 预定论

部分学者认为预定论是改革宗神学的核心。然而,如果把预定论当作万事皆已预先定下,历史中发生的一切都无足轻重,这类学者的主张就很容易引起误解。上述极端加尔文主义的观点会使人偏离圣经启示,导向一种唯理主义的神学思想。

2. 圣约

改革宗神学强调神人之间的盟约关系,但并不一定是其核心概念。诚然,人要么向神守约,要么背约,这是一条重要的真理。但加尔文并未将整个教义体系建于其上。

3. 神的主权

主权意味着「统治」;因此,神的主权就是指神掌权统治万有。神的主权表明了神是至高者,是王,同时也显明了神性。神的主权显出祂是神,是奥秘的三位一体,向我们启示了祂自己,于是我们能在祂所启示的范围内认识祂。神的每一属性都显出祂的主权,显出祂的全然美善,一切的公义、圣洁都属乎祂。祂是慈爱的君王,全能的主,是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凭自己的意旨行事的至高者(但4︰35)。我们无法以某种具体的、属世的范畴来概括祂,以便世人理解、分析。

至此,我们便触及了加尔文主义的真正精髓。加尔文主义者认为神是生命的主宰,是宇宙的君王,祂的意旨是历史的主线。加尔文主义者认为神全然自由,不倚靠任何外力独行其道;从始至终,神无所不知;祂创造、维护、治理、命令万物;到了末了,祂奇妙的计划将全面、完整的彰显出来。「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远。」(罗11︰36)正如查尔斯·贺智所言︰「神的主权之于其他教义,如同花岗岩之于其他地层构造。它支撑着上面的一切,但却只是偶尔显露出来。因此,我们的一切教导都应当以此为根基,但是只需偶尔明言。」

神的主权就是加尔文教义的精髓——当然,这种主权绝不同于独断专横,而是来自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邓肯写道︰「神圣意志统管着宇宙。这种意志满有慈爱,适时施恩于我们。人类和别的受造物都在这纯全的意志之下,这一点很是要紧。这种意志不仅仅是自由意志,而是至高的主耶和华的意志,迥异于那种纯粹抽象、全然武断的意志。」华菲尔德在一篇关于预定论的文章中这样谈到︰ 「圣经作者们确信有一位公义、圣洁、信实、慈爱的神掌管着万事的结局,也掌管着他们的一切经历,因此他们得了安慰。神圣拣选是出于神难以测度的慈爱,最大 程度的显示出神的恩惠。」

这样的观点是真正的加尔文主义,平衡和谐、有理有据。以赛亚书9︰6中也表述了这样的观点,经上说政权(主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圣经中的那位神以为父的心肠统管万有,在基督里显出慈爱,绝不同于别「神」那种冰冷、 无常的主权,譬如安拉。父神的掌管恰如道成肉身,与神的一切属性全然和谐。加尔文主义者确信,万有都在三位一体神的旨意和许可之下;这种确信令他们得享安息。神统管万有,万物都伏在祂的权下;祂满有恩惠慈爱,甚至为我们走向加略山。基督身上显明的父神慈爱,正是神的核心本质。

神本主义

如果要用一个观念来概括加尔文主义,我们最好沿用华菲尔德的说法︰改革宗意即神本主义。改革宗神学首要的关注对象是三位一体神,是那位超乎万有又内住于人、 在基督里显明慈爱的神。加尔文主义者的神学理念中,神占据核心位置。梅森·普列斯利(Mason Pressly)说过︰「循道会强调罪人得救;浸信会强调重生;路德会强调因信称义;莫拉维亚弟兄会强调基督的受难(the wounds of Christ);东正教强调圣灵的奥迹;罗马天主教强调教会的大公;而加尔文主义者的关注焦点永远是神。」

改革宗强调的是这位无所不在、以慈爱统管万有的神,而不是任何受造物、任何受造物的行为,也不是信徒生命的某一方面。加尔文主义的核心话题是︰「起初,神……」(创1︰1)

在神与人的关系中,神拥有一切权柄和能力;祂却在圣约之中限制自己,履行责任,显出祂是满有恩慈的至高者。在圣约中,祂承担起作为神的一切职责;祂亦是万物的初与终。统治宇宙的并非机率或命运,而是全能的神。人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为了荣耀神。其实我们在神面前并没有什么权利可言,有的只是当尽的本分。企图挑战这一真理是注定失败的。罗马书9︰20这样讲︰「受造之物岂能对造他的说︰『你为什么这样造我呢?』」神颁布了律法,涉及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的回应当是无条件的顺服。我们蒙召,为要全身心服事祂,在敬拜赞美中、在日常工作中时时刻刻服事祂。

改革宗十分关注造物主-被造物这一关系的特质,通过神来看待人生万象,亦即活在神面前。华菲尔德写道︰加尔文主义者是看见神的人;他看见神的本性,看见神在历史中的作为,看见神的恩典。他在万事万物之中看见神伟大的足迹和大能膀臂的工作,感受到神那宏伟的心意。加尔文主义者透过一切表象看见神,在一切境遇之中认出神的掌管,深知祂的旨意必要成就。(加尔文主义者)在人生中总是以恒切祷告的心来到神面前,单单倚靠神的恩典,深知蒙召得救毫无自己的功劳可言。

因此,改革宗神学的核心是神论,是这位以为父的心肠统管万有,在基督耶稣里显明出来的神。R. C. 史普罗这样说道︰「我们如何理解神的本质和性情,会影响我们对人类之本质的理解,因为人身上有神的形象;会影响我们对基督之本质的理解,因为基督是按父的旨意而行;会影响我们对救恩之本质的理解,因为救恩出于神;也会影响我们对伦理道德之本质的理解,因为伦理道德源自神的性情。我们对神的认识 决定了无数的神学观念。」

所以,加尔文主义者以神为中心来阐述一切教义。罪的可怕在于得罪神,救恩的奇妙在于荣耀神。天国之所以荣美是因为神在那里掌权为王,地狱之所以可怖是因为神在那里彰显了祂公义的忿怒。神是这一切真理的核心。

比如,当论及罪的可怕究竟在何处,一些基督徒可能会说罪会造成极大的毁坏,会使人落入悲惨的结局;然而,如果不以神为中心来认识这个问题,就没有认识到问题的本质︰人犯罪是得罪了神。大卫在诗篇51︰4中向神认罪︰「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 为清正。」

罗马书包含了整本圣经中最伟大的教义,这卷书里最常见的字眼不是恩典,不是信心,也不是律法,而是神。罗马书中许多重要的神学表述都是以神为首︰

1.神任凭他们。

2.神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

3.神藉耶稣基督审判人隐秘事。

4.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

5.神称罪人为义。

6.神将祂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加尔文主义者认为,信徒将对神产生倾慕之情。我们被祂的威严与美善、圣洁与恩慈完全折服;于是,我们寻求神的荣耀,渴慕神的同在,并且效法祂的样式。

有些基督徒认为最重要的事是传福音和教会复兴。这些事诚然十分重要,但在终极意义上最重要的只有一样︰认识神,服事神,荣耀神。这是我们最大的目标。拯救失丧的灵魂十分重要,是因为我们这样行,神的名就被尊崇,神的国度亦将随之降临。建立社会公义十分重要,是因为我们这样行,神的旨意就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读经祷告十分重要,是因为我们这样行能够与神相交。

教会的旗帜

历代以来,神本主义是教会的旗帜,更是加尔文和加尔文主义的旗帜。下面举出了一些代表人物︰

1. 奥古斯丁

在改革宗传统里,早期教会的神学家、作家奥古斯丁地位甚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救恩与生命等方面持神本主义立场。在讲自己的信主经过时他说︰

但在这漫长的(悖逆)岁月中,我的自由意志在哪里?从哪一个隐秘的处所剎那之间脱身而出,俯首来……挑起你的轻松的担子?……我突然间对于抛弃虚浮的乐趣感到无比的舒畅,过去却惟恐丧失……因为你,真正的、无比的甘饴,你把这一切从我身上驱除净尽,你进入我心替代了这一切。你比任何乐趣更加浃洽……比任何光彩更明灿……比任何荣秩更尊显……我的主、天父,我的光明,我的财产,我的救援。

2. 约翰·加尔文

加尔文的生命是「神本主义」一词的绝佳注解。尽管有一些缺陷,他确实是竭力「惟独为了神的荣耀」而活。在这过程中他陶造出了许多属神的品格。加尔文去世后,伯撒(Theodore Beza)将死讯报给日内瓦学院的学生时说︰「我亲眼见证他施行教导,已有十六年之久……在他身上能看见基督徒最美善的品格。想要污蔑、诋毁他不难,但要效法他的品行却是难上加难。」

3. 乔纳森·爱德华兹

清教徒是加尔文最著名的追随者,他们决意以神为中心来生活。18世纪的新英格兰改革宗神学家爱德华兹极好的阐释了他们的观点︰与神相交,才是我们心灵得到满足和喜乐的唯一方法。到天家与神全然相交,较之世上一切最快乐的享受,仍显无限美好。父母、夫妇、儿女以及良朋密友,都只是影儿;惟有神才是本体。这一切不过是发出来的光辉,只有神才是太阳。这一切不过是支流,只有神才是源头。这一切都不过是滴水,只有神才是海洋。

同样的,我们看长老会的安德鲁·博纳所写的日志、看圣公会的约翰·牛顿所写的书信、看浸信会的司布真所写的讲章,会发现他们都是以神为中心。他们的神学与事工都是源自对神的爱慕,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神的深情。

有人可能会认为,上述人物都是杰出的神学家和牧师,所以他们才会有以神为本的思维方式。这样想的人可以读读下面这首诗,是一位名叫安·格里菲兹(Ann Griffiths)的农妇所写。她是一名卑微的威尔士加尔文主义循道会信徒,1805年生头胎时难产而死,年仅29岁。

我满心欢喜,离世而去

世间一切的偶像我终能离弃

那至高者已经使我与祂相像

在我身上留下祂的印迹

祂配得无穷的敬拜,

配得全部的爱情和景仰

因祂的死贵重无比

救出无数灵魂脱离死亡的势力

如今,这种神本主义的热情几近销声匿迹,原因是灵性的衰退与神学的错谬。许多所谓的福音派教会已经丧失了对神的敬畏,他们所讲的神的慈爱也极大的偏离了圣经启示。福音派里充斥着人本主义,他们宣扬的神跟圣经启示的神已经相去甚远。

更严重的是,许多改革宗的追随者似乎也失去了对神的敬畏之心。由于福音派文化影响广泛,在许多改革宗圈子里,以人为本已经代替了以神为本。我们忙着满足会众的需求,忘记了效法众改革宗先贤,他们首要的目标是述说神的伟大与威严,并以此劝诫信徒。

现在有太多人宣讲的是「笑咪咪」的神,比圣经所启示的神显得更加「用户友好」。我们力求让人觉得舒服,于是不再教导任何会让会众感觉不安的内容。我们特别害 怕年轻人流失,于是从不教导他们要注目于神的圣洁,从不鼓励他们要怀有孩童般的敬畏,活出属神的圣洁生命。我们容忍物质主义、世俗化和轻浮浅薄之风在教会里泛滥,正是因为严重忽略了这位永在、无限、圣洁的神。

「你当买真理,就是智慧、训诲和聪明也都不可卖。」(箴23︰23)然而实际情况显明我们并不愿为坚持真理付出代价。我们作出了太多危险的妥协和机巧的背离,生命中充满了以弗所式的暗昧和老底嘉式的不冷不热。这一切累加起来,正可谓「反改革宗」。我们看重自己和自己的荣耀,常常超过神的名和神的荣耀。

然而,圣灵若是开导我们,使我们看见父神通过圣子显出何等浩大的恩典与饶恕,看见祂在全然的自由中选择施恩于我们,我们必将满心渴望荣耀这位尊大、慈爱的三一真神,献上自己的所有来荣耀祂。正如毛里斯·罗伯兹(Maurice Roberts)所言︰

一旦意识到神特别拣选了一个人归祂,使这人得享神的荣耀,而这人丝毫也不比别的人更好,成熟的基督徒就会经历到极大的喜乐,满怀对天父的感恩。他深爱神,注目于神,再也不左右四顾;他承认若不是神的恩典临到,自己绝不可能信主,根本不会想到要信。他将低下头、流着泪,满心感恩的说︰「我的父,我的神!我如此 不配,却蒙受大恩,愿荣耀归于你,直到永远!」

我们是否真的承袭了加尔文的改革宗理念,是否真的倾慕于神本身,荣耀祂、顺服祂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让我们来与诗篇作者一同祷告︰

主啊,你所造的万民都要来敬拜你,

他们也要荣耀你的名。

因你为大,且行奇妙的事,

惟独你是神。

耶和华啊,求你将你的道指教我

我要照你的真理行;

求你使我专心敬畏你的名。

主我的神啊,我要一心称赞你

我要荣耀你的名,直到永远。

也与菲利普·多德里治(Pilip Dddridge)一起祷告︰

人类的一切骄傲终将消亡,

而神独显为大;

诸天充塞祂的荣光,

赞美的欢声在地极回荡。


作者︰Joel. R. Beeke

译者︰安娜

中文转载自: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374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