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fox:战局焦灼,乌克兰 内部 舆论悄然生变

0
18
 teafox 茶狐看世界 2022-06-04 01:22 Posted on 浙江

Image

俄国反贼 & 乌克兰国师

这几天,我看了一个「乌克兰国师」的油管节目,虽然说俄语,通过翻译软件,勉强可以听懂,看完之后,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节目是2人唠嗑模式,一问一答。

主持人Mark Feygin(马克费金),是一个住在美国的俄罗斯「反贼」,油管网红,粉丝有146万。他虽然是俄罗斯人,但立场却非常反普京,在俄国吃了很多官司,最后只能远走美国。

「乌克兰国师」Oleksiy Arestovych (阿列斯托维奇),泽连斯基的总统顾问,发言人,开战以来,乌克兰的官方日常战局说明,一般都是以他的说法为准。

这么两个反俄的角色,言谈间,却对目前的战局却非常悲观,而几天前,还信誓旦旦,要收复克里米亚。

大致内容,可以总结为以下四点。

粮草缺乏

目前,我们在速度上输给了俄罗斯军队。俄罗斯方面的物资储备比我们充足。他们做得很快——他们使用了集权国家所有可能的力量和手段。而乌克兰方面的物资补充的进度严重滞后,前线局势极为困难。

战线拉长

俄罗斯军队有可能重返回乌克兰北部,沿赫尔松-扎波罗热前线,给乌克兰施加压力。敌强我弱,前线局势将恶化,我们有可能被包围,并且放弃一些城市,损失可能非常惨重…..

内部分裂

战争疲劳导致乌克兰社会非常严重的分裂。他说:「让我们想象一下,如果俄军穿插成功,北顿涅茨克的全部沦陷,乌克兰的集团军就会被包围,到时候乌克兰人民会怎么想?」

艰难岁月

大批量的西方援助,还需要至少一个月才能到位,这一个月将是非常艰难的时间,有时会出现恐慌、相互指责,各方面势力蠢蠢欲动。

只要梳理一下阿雷斯托维奇最近过去一段时间的讲话,就可以知道,为什么这位仁兄的言论,让我如此意外?

2月27日:俄国人今天将最后一批部队投入战斗。他们没有更多的人员储备。

3月2日:俄罗斯的卡利布导弹正在耗尽,士气正在下降。

3月17日:一切都将在四月底结束,最多在五月初。

4月6日:乌克兰营没有投降——这是假新闻。

4月13日:1062名乌克兰士兵的投降是乌克兰武装部队取得的巨大成功。

4月28日:乌克兰武装部队将于6月反攻俄罗斯阵地。

5月3日:我们预计俄罗斯将无条件投降。

这段视频,让我产生两个疑问:

第一个,泽连斯基身边有些什么人?

第二个,乌克兰的处境到底怎么样?

泽连斯基身边有些什么人?

泽连斯基的演员经历,众所周知,但他身边的人物,却知之甚少。

乌克兰的总统府有4个核心成员,他们的出生分别是:演员(总统)、制片人(幕僚长)、编剧(国师)、神棍(国师)。

Image

泽连斯基、耶马克、波多利亚克

根据乌克兰 Фокус《焦点》杂志排名,乌克兰最有影响力的100人,前三名都来自这个4人小圈子。分别是,总统泽连斯基,幕僚长耶马克,总统顾问波多利亚克。

这里插一句,《焦点》是乌克兰国家每周新闻杂志,用俄语出版,在基辅出版并在全国发行。该杂志的基本受众是居住在乌克兰城市的25 至 45 岁的高收入群体。作为乌克兰最有影响力的杂志,受众囊括上层社会,居然用俄语,而这群人,却竭力鼓吹去俄罗斯化,这个细节值得细品。

演员(总统)

总统泽连斯基,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演员,这一点不可否认。

当然,有些挺乌的人,就会说,演员怎么了,美国的演员总统里根,扳倒了苏联,乌克兰的演员总统,也许能埋葬大鹅。

没错,里根既是好演员,又是好总统。作为一个成功电影明星,里根成功连任两届美国总统(1981年-1989年),在西方世界,他被誉为拖垮苏联的功臣,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统之一。因为里根的出色表现,美国的80年代也常被称为“里根时代”。

不过,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里根在当总统之前,也不是素人,他曾经在加州当过8年的「州长」(1967年-1975年)。加州是美国人口最多、经济最强的州,如果加州是一个国家,论经济规模,GDP仅次于美、中、日、德,8年任期,不仅是历练,更是筛选。

过了加州州长这一关,里根就不只是一名演员了。而像泽连斯基这样,从政经验为零的演员,通过一次大选,就成为总统,的确非常罕见。

演好总统是一回事,做好总统又是另外一回事。这是一个极度分工的世界,几年前,我家装修房子,泥工、油漆工、木工,电工,分工严谨,绝不跨界。隔行如隔山,山的那一边,是完全陌生的领域。

一个演员如果能挑选一群专业的治国人才,也许还有成功的可能。比如里根,手下就是一群专业的政客。而执政经验为零的泽连斯基,挑选的内阁核心成员,居然也都是政坛素人,这一点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制片人(幕僚长)

泽连斯基的大管家,总统府幕僚长,Andriy Yermak (耶马克)也来自娱乐界,他曾经是泽连斯基搭档10年的影制片人。

耶马克是地道的乌克兰人,生于基辅,一辈子都住在基辅,他单身,没有孩子。叶尔马克的母亲是乌克兰人,父亲是犹太人。

Image

耶马克 & 泽连斯基

耶马克 于2011年结识了泽连斯基,也许是共同的犹太人血统,两人一见如故,成为朋友,后来成为小泽的御用制片人。

2019年,泽连斯基抱着玩票的心态竞选乌克兰总统时,耶马克成为竞选团队负责人。小泽意外当选总统之后,顺理成章就认命耶马克为总统府幕僚长,也就是大内总管。耶马克从此成为乌克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

编剧(国师)

乌克兰总统顾问Mikhail Podolyak(波多利亚克),目前主导俄乌和平谈判的人,就是他。根据乌克兰《焦点》杂志,波多利亚克在100 位最具影响力的乌克兰人中排名第三。

《焦点》杂志这样评价波多利亚克:

2020年春天, 波多利亚克进入总统办公室工作。他的工作任务是,为总统建立与媒体的关系。他作风强势,对所有事情都发表评论,批评反对派,也批评泽连斯基的内阁成员,他甚至直接对部长发号施令。如今,这位曾经的编剧已成为乌克兰的第三号人物。

Image

总统顾问 波多利亚克

波多利亚克1972年出生。网上查不到此人的出生地,他的童年在乌克兰西部的利沃夫度过,1989年起定居白俄罗斯,毕业于明斯克医学院。

虽然从医学院毕业,此人却不务正业,成了一名记者,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媒体上骂白鹅总统卢卡申科,结果可想而知,不久,他就被驱逐出境,五年内都不能访问白鹅。罪名是「捏造事实,诽谤总统,破坏白鹅稳定」。

回到了乌克兰后,他的主要业务还是在媒体上骂人,不过乌克兰有一点好,什么人都可以骂,虽然骂了也没什么卵用,但至少人身安全相对有保障。

后来波多利亚克成了乌克兰的知名大记者,名气不小,但收入却不多,他开始写剧本赚钱养家糊口。写着、写着,一脚踏进了娱乐圈,认识了泽连斯基的制片人耶尔马克,成了泽连斯基团队的文胆。

在2020年4月之前,波多利亚克的从政经验为零。但大哥成了乌克兰总统,二哥成了大内总管,波多利亚克也跟着鸡犬升天,成了乌克兰的第三号人物。

神棍(国师)

最后出场的是乌克兰总统顾问阿列斯托维奇,此人的经历,犹如韦小宝,江湖气很重,游走于黑白两道之间。

我查了《焦点》杂志的百大人物,虽然阿列斯托维奇和波多利亚克一样,贵为国师。但波多利亚克的影响力排名全国第三,他却连榜单都进不了。

由此可见,此人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他在中文网络上,阿列斯托维奇的资料极少。经过一番调查,我发现,这真是一个谜一样的角色。

阿列斯托维奇,并不是土生土长的乌克兰人,1975年出生于格鲁吉亚,乌克兰人最恨的「斯大林」,也是来自格鲁吉亚。

1992年毕业于基辅178高中后,他进入了乌克兰最好的大学「基辅国立大学」,学习生物。

1993年,一年后,他就离开基辅大学,在基辅「演播室剧院」当上了演员。

2000年,开设「心理研讨」培训班,主要业务就是按摩人类的灵魂。

2003年,他进入了俄罗斯心理学家Absalom Podvodny 的 Человек среди людей(男人中男人)学校,2010年毕业。我看了他的一次采访,他说,一般人需要12年才能完成全部课程,而他,只用了6年,就顺利毕业。

我查了一下,网上几乎没有 Podvodny的相关资料,是什么原因让乌克兰国师,苦学6年才毕业?没人知道。真是「风一样的学生,谜一样的导师」。

1994年~2005年,他在乌克兰情报总局工作,为预备役中校。

官方简历显示,阿列斯托维奇还利用业余时间,在敖德萨陆军学院教授英语,并获得了军事翻译文凭。

2010年后,阿列斯托维奇 将军事、表演和心理技能相结合,成为一名网红。他目前在 YouTube 上拥有152万粉丝,twitter上拥有约 85万粉丝。以他目前的粉丝量,即便在乌克兰这样的穷国,也能过上奢华的生活。他的发言比较出格,在网红生涯中,多次被指控散布谣言,和非专业的知识。

2005年,阿雷斯托维奇加入了乌克兰极右翼组织 Bratstvo(兄弟会),这个组织号称基督教的「塔利班」,在头目 Dmytro Korchynskyi 的领导下,阿雷斯托维奇最终成为该组织的二把手。

这个组织早期是亲俄的,两人还一起前往莫斯科参加,由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思想家Alexander Dugin(杜金)主持的国际欧亚运动会议,该运动的核心思想就是推动恢复俄罗斯帝国版图。杜金的这一套「大俄罗斯思想」,与普京为出兵乌克兰的理由,完全吻合。

Image

 

2019年,他详细预言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情况。「俄罗斯军队从我们的边界入侵,围攻基辅,通过克里米亚部署军队,夺取卡霍夫卡水库给克里米亚供水。通过白俄罗斯领土,袭击乌克兰。建立新的“人民共和国”。使用伞兵对关键基础设施的攻击。」

他还说,并称2022 年是最有可能发生冲突的一年。后来发生的事情,几乎和他的预言一模一样。

Image

阿列斯托维奇喜欢做一些非常出格的行为,有一次他在接受俄国记者采访的时候,突然脱去上衣,有心人仔细观察发现,他胸前疑似有一处被擦去的纹身,而这个纹身就是纳粹的「黑太阳」。这个「黑太阳」在日耳曼神秘主义中象征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曾经是纳粹党卫军和特务组织的标志。

总之,阿列斯托维奇绝对是一名时间管理大师,他仿佛有多个分身,能同时完成多项重大任务。他纵横黑白两道,横跳左右两边,始终屹立不倒。人生经历比韦小宝还精彩。

=================

演员能不能当好总统?制片人能不能当好总统府幕僚长?编剧能不能当好总统顾问?一个游走在三教九流的网红,能不能当好国师?

从概率论的角度看,当然有可能,但他们每一个人的成功都是小概率事件,而这个团队的成功,则是4个小概率事件的乘积……

不过好消息是,关键时刻有贵人相助,泽连斯基团队的支持率,从战前不到30%,连任无望,到开战后,飙升到90%,成为西方政客们顶礼膜拜的偶像。

这场战争,一方面让乌克兰伤筋动骨,另一方面,却也彻底巩固了一个原本非常脆弱的国家意识。

总有一天,某个俄国老人一早醒来照镜子,突然看到一个苍老的乌克兰国父,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吓出一身冷汗。

乌克兰的处境到底怎么样?

这几天我查了很多关于乌克兰的数据,无意中发现一张图,一图胜千言,说明了乌克兰目前的窘境。

乌克兰人口4500万。绿区人口3050万,贡献了50%的GDP。红区人口只有1500万,也贡献了全国50%的GDP。战前,乌克兰的人均GDP只有3700美元,相当于俄罗斯和中国的三分之一,妥妥的欧洲最穷国家。

Image

换个角度分析,红区是乌克兰的工业区,人均GDP大约5500美元。

绿区人均GDP只有2700美元,如果再排除乌克兰控制的两个大城市(基辅、哈尔科夫),绿区就是一个妥妥的农业国,就算放在非洲,也算欠发达。

目前俄方的占领区(解放区)基本覆盖红区,少了一个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330万人口),多了克里米亚(160万人口)和赫尔松(110万人口)。

换句话说,俄方已经控制了乌克兰大约50%的GDP。未来一个月,如果顺利,继续用人肉堆砌胜利,俄国甚至可以控制乌克兰60%的GDP。

表面上看,乌克兰最大的敌人是俄罗斯,但实际上,乌克兰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从前苏联最富裕的加盟共和国,活生生把自己折腾成为一个欧洲最穷的农业国。现代战争打的就是工业能力,一个农业国,从子弹、头盔、军车、坦克、飞机,一切补给都要依靠外部支援。如今的乌克兰,命运掌握在西方和俄罗斯的手上。所谓乌克兰民族主义,没有物质的支持,只是「以头抢地」而已。

总结

我曾经和一个乌克兰人聊过,为什么他们会选泽连斯基?

他说,原因很简单,就是其它政客都太烂了,泽连斯基就像一个盲盒,虽然中奖的几率很低,但至少还有一丝希望。再打一个比方,乌克兰就像一个垂死挣扎的病人,不相信医院里所有的医生,而去广场举行投票,从群众中,选出一个人,来给自己开刀。看上去非常荒诞的小说情节,就是乌克兰的现实。

我小时候,电视台不多,什么节目都看。有一次节目里,贫困山区的村子,一老人去世后,两个儿子为屋后的一棵歪脖子槐树的归属,产生矛盾。最后,双方纠结了老婆的娘家亲戚,在雪地里打得面红耳赤。最后,村干部出面调解,把那槐树砍了,两兄弟对半分,双方才肯罢手。

那个画面一直清晰地保存在我的脑海中,穿越时空,仿佛就是今天俄乌纠纷的真实写照,这就是没落家族的两个兄弟之间,脑浆涂地的底层互害。

周围的吃瓜群众,有人摇头叹息、有人隔岸观火、有人添油加醋、有人火中取栗。唯独缺乏一个「有能力、有意愿」的村干部,真心出面调解。无论结局如何,两个当事人都是最大的输家,唯一的区别就是输多、输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