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 : 六四屠杀未获正义33年

0

Le 5 juin 1989, un homme, plus tard connu comme “Tank man”, fait barrage aux blindés de l’Armée de libération populaire, au lendemain du massacre des manifestants la place Tiananmen © SCMP

人权观察6月2日表示,中国当局对悼念1989年六四屠杀的维权人士进行骚扰和迫害,在过去一年变本加厉。中国政府应承认当年大规模杀戮民主运动示威者,并为此负起责任。

过去一年,香港当局大举逮捕检控尝试悼念六四屠杀人士。共计26名社运人士——包括黄之锋、黎智英、前记者何桂蓝和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何秀兰与尹兆坚——因参加或“煽惑”他人参加2020年六四烛光晚会被拘捕,分别判处缓刑或4到14个月监禁。

“香港社运人士现在只要悼念六四屠杀就得坐牢,”人权观察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亚秋说。“但若历史足可为鉴,习近平主席的高压统治必不能将六四的记忆从中国人的心中抹去。”

人权律师邹幸彤被控参加和煽动他人参加2021年六四悼念晚会,于2022年1月被判刑15个月。在此之前,邹幸彤已因参加2020年六四悼念活动被判刑一年入狱。邹幸彤曾任历年六四晚会主办单位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副主席。香港当局禁止2020年和2021年的维多利亚公园六四晚会,而支联会举办的六四纪念馆馆址也在闭馆三个月后再遭警方突袭搜证。

香港各大学纷纷拆除校内的六四纪念物品。2021年12月,香港大学将纪念六四屠杀死难者的大型雕塑“国殇之柱”从校园中移除。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试图收回这件艺术作品,但所有海运公司都担心政治报复而不愿承运。港大学生在该雕塑原址发起“无人”快闪行动表达抗议。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城市大学校内的“民主女神像”(以1989年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树立的雕像为蓝本)也先后被移走。岭南大学则清除了一面六四浮雕。

在中国大陆,当局和往年同样在六四周年前几个星期开始防范一切纪念活动。由死难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成员以及许多维权人士,例如胡佳、高瑜和章立凡,均被限制出行和通讯。因六四镇压分别失去丈夫、儿子的尤维洁与张先玲表示,当局阻止她们的手机接听境外来电。

2021年7月,湖北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将尹旭安判刑四年半。当局以他上传推特一张暗示六四的照片作为定罪依据。2022年2月,尹旭安在狱中突发中风而被送医治疗。

10月,广东当局将独站街头悼念六四的张五洲判刑两年半。12月,四川法院将八九民运参与者及维权人士陈云飞判刑四年,他曾因组织为六四死难者扫墓仪式在2015到2019年入狱服刑4年。另一位八九民运参与者及著名维权人士黄琦则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于2019年被判刑12年。

5月,北京当局放宽市内各大学的新冠疫情管制措施,以防各校针对防疫措施的抗议活动与六四挂鈎。当局并以防疫为由,在5月25日至6月15日期间暂停天安门广场的当日预约参观服务。

中国当局还试图恐吓流亡海外的八九民运学生领袖。3月,美国司法部查获五人作为中国政府特务对在美异见人士进行跟踪及骚扰,包括正在参选美国众议员的八九学运领袖熊焱。

中国政府长期漠视国内外要求为六四伸张正义的呼声,欧盟与美国的部分制裁措施也随着时间削弱或失去作用。国际社会针对六四屠杀及后续镇压缺乏持久且协调一致的应对,是导致北京日益明目张胆侵犯人权的因素之一,包括对新疆约一百万突厥裔穆斯林的大规模拘押,以及强行在香港实施压制基本自由的国家安全法。

在六四屠杀之前,自1989年4月起,中国学生、工人与各界人士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及各大城市以和平集会要求言论自由、责任政治和终结腐败。1989年5月下旬,抗议活动转趋激烈,政府宣布戒严。

6月3日至4日,人民解放军士兵向和平示威者及路人开枪,死伤不计其数。北京部分市民为反击军方暴行而攻击军方车队、焚烧车辆。

中国政府从未承认应为屠杀负责,也没有任何官员因杀人而受法办。政府一直不愿开展调查,也没有公布死亡、受伤、强迫失踪或入狱的人数。天安门母亲纪录了北京及其他城市在镇压民运期间遇害的202人详情。

作为多份国际人权条约的缔约方,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现任成员,中国有责任“维护人权的最高标准”,中国政府应当立即针对六四屠杀采取以下措施:

尊重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权,停止骚扰和任意拘禁对有关六四官方说法发出质疑的人士;

会见天安门母亲成员并向其致歉,公布所有死者的姓名并给予死难者家属适当赔偿;

允许对六四及其后续事件进行独立调查,并迅速发表调查发现与结论;

允许因涉及八九民运流亡的中国公民不受阻碍返国;以及调查所有策划或下令对示威者非法使用致命武力的政府和军方官员,并予以适当起诉。

人权观察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亚秋说表示:“六四事件三十多年来有罪免责,促使中国领导人放胆实施危害人类罪行”。“随着北京受害者的名单不断加长,各国政府及联合国应为天安门母亲及许许多多其他人追究责任、伸张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