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海外华人基督徒志愿组织“王怡文库”举办王怡牧师牧函视频分享会,记念其狱中第4个生日

0

王怡牧师在看守所(照片来自网络)

(中国- 6/03/2022)2022年6月1日是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王怡牧师49岁的生日,也是他在狱中度过的第4个生日。由海外华人基督徒志愿者建立的“王怡文库”通过Zoom举办了王怡牧师牧函分享会。来自海内外各地的牧者、长老和基督徒近千人通过互联网参加了这次聚会。大家用谈论王怡牧师牧函的方式,作为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记念这位为福音被囚的牧师,记念这位用身家性命去丈量天路历程的基督徒。

王怡牧师是中国家庭教会的领袖,他是一位诗人、前大学教师、有影响的公共知识分子和宪政学者。2011年他被会友正式接纳为秋雨圣约教会的牧师。王怡的诗人背景使他的讲道充满诗兴和激情,他的神学、宪政学、人文学背景又使他的讲道具有深切的现实关怀及文化关怀。跟多数回避政教话题的基督徒相比,他对公义的关注及直言不讳显得十分引人瞩目。由于他的批评再三触碰政府的红线,导致他的言论长期被审查,他的文章一再被封杀。

本着“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主同行”的原则,王怡带领的教会设立了“良心犯团契”,还把每年5·12至6.4设为“为国家祷告月”,使得教会受政府的关注度大大提高。尤其在一些特定的时间点,比如春季的两会、5.12汶川地震、6·4以及秋季的中共党代会等。在这些日期,教会的公共祷告会常常受到冲击,警方在教会门口派大量警力把守,不让信徒进门;在重要同工家提前布警,不允许出门;对王怡个人上门限制自由或被提前拘留直到敏感日结束。而王怡却把这视作向警察传福音的机会。

2018年8月底,针对中国政府实施新《宗教事务条例》以对家庭教会展开更大逼迫,王怡牧师起草,并发起了《牧者联署:为基督信仰的声明》,呼吁牧者站出来,在这场恺撒发起的灵魂争夺战里为上帝而战。

2018年12月9日王怡牧师被抓捕。与他一同被抓捕的教会长老、同工超过一百人。教会被拆散,其他会友被强制遣返。2019年12月底,王怡牧师获刑九年。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非法经营罪。

王怡牧师入狱以来,警方对他在狱中的消息封锁很严,外界对他的情况知之甚少。三年半来,仅流出一张照片、几首诗,以及2020年1月9号他写的一段话:“如有人攻击我,我温顺如羊。如有人攻击教会,我勇敢如狮。出于耶和华的就默然不语。我以前评价当权者时是出于爱而不是出于恨,但我们提到当权者时,别人不会相信我们没有恨,但只有我被抓起来时的顺服,才能让所有人知道,我真正是出于爱。” 2021年10月底,蒋蓉师母见到了王怡牧师,那是自2018年12月9日王怡牧师被捕近三年来第一次见到妻子蒋蓉。据悉,王怡牧师虽消瘦了许多,但可以维持基本的健康。他在监狱里还获得了一定的阅读机会。

Blaze Bratcher笔下的插图:狱中的王怡牧师(来自网络)

王怡牧师入狱后,他的证道和文章在中国大陆几乎被全网封杀。海外一些深受王怡牧师影响的基督徒志愿者奉献金钱和时间,耗时三年建立了王怡文库,以便王怡牧师的证道和文字能被更多人听到、读到。王怡文库收集了王怡牧师2005年信主后几乎所有的证道、讲座、文章和图书,是一个正式、全面和实用的资料库,资料库展现了王怡牧师如何以自己的信仰、侍奉和生命来回应当今时代的处境、需要和挑战。

牧函写作是基督教会的传统,牧函既是牧养的一种方式,更是一种灵修方式。王怡牧师从2009年12月5日到2017年11月9日,共写了221篇牧函,公开出版了4本牧函集和1本牧函选辑。秋雨圣约教会李英强长老说,“这些文字如一封封家书,记录下他如同父亲一样养育儿女的历程。”

2021年6月1日,“王怡文库”通过Zoom举办了王怡牧师诗歌朗诵会,祝贺他的48岁生日。今年6月1日,“王怡文库”邀请了海内外有影响的华人牧者或学者,就王怡牧师所写的牧函,探讨牧函与牧养、牧函与灵修的关系和意义。这些牧者、长老包括台湾静宜大学的柯志明教授、目前在山东临沂教会服侍的曹庆恩传道、在美国福音机构服侍的王一乐牧师、秋雨圣约教会李英强传道、丁书奇传道、深圳三一福音丰收教会的毛志斌牧师、美国休斯顿彼岸教会的刘奇峰牧师、长春阳光之家归正教会的郭暮云牧师、温哥华信友堂的洪予健牧师、“第三千禧年”教育中心东亚/东南亚区域主任、成都秋雨圣约教会顾问牧师陈彪牧师以及洛杉矶丰收华夏教会的张伯笠牧师。他们从不同角度对王怡牧师所写的牧函展开了精彩的分享。

曹庆恩传道夫妇与王怡牧师夫妇(照片来自王怡牧函分享会)

台湾静宜大学的柯志明教授为分享会做了开始祷告。柯教授是王怡牧师在台湾非常知心的主内弟兄、属灵知交,相知相惜,常常彼此挂念,同心同工征战。2017年柯志明教授第一次到中国大陆,为华西人文学院做系列讲座、服侍秋雨教会、与牧师牧师相见。第二年,柯老师再次来到成都服侍秋雨、看望王怡,返台之前,他留下一些生活用品,表示下一年还会再来。可是时隔几个月就发生了12.9教案。柯志明教授曾为王怡牧师2017年出版的一本衣蛾本书《福音的政变——宗教改革沉思录》作序,其中有这样一段话,“王牧师对当今中国的政权、文化以及教会处境,有极为敏锐的观察与反省。最为可贵者,他深爱着耶稣基督及天父上帝,热情忘我地、在中国这无神论国度里、投身于宣扬十字架的福音真理,献身于不被国家承认、且常不见天日的家庭教会,亲身参与今日中国教会的建造,在诸种干扰、攻击、逼迫、毁谤中流泪播撒福音种子,等待秋雨之福。”

2017年柯志明教授与王怡牧师(照片来自王怡牧函分享会)

柯志明教授此次分享的题目是《王怡的战争与袍泽》。他说,“很多人认为王怡有政治意图,其实这是对他一种非常肤浅且巨大的误解,我们读他的书就会知道,他不是有政治意图,只是因为他的思想,他所领受的福音真理对那些执政者构成强大的威胁。因为执政者要当神,要受万人膜拜,可是作为基督徒我们只应该崇拜上帝,在这个征战的处境里,王怡自觉的继承了王明道所开启的中国家庭教会的传统,这个传统就是不向政权妥协,不向自由派神学妥协,不向一切敌基督的思想行为制度妥协,王怡继承了这个传统,这个传统让坚持不妥协的传道人受尽了折磨,受尽了迫害,但是就是透过这种折磨和迫害滋养了中国教会,建造了中国教会,王怡如今被关押,也就是上帝让他进入了这个行列,他不是躲在书房里舒舒服服的当一个牧者,他不是文人雅士,他不是一个知识分子,他是一个上帝的仆人,他是一个透过他的身体、思想、意志、情感去争战的上帝的仆人。我觉得王怡被关,秋雨教会被拆解被逼迫,其实我们必须用属灵的眼光看,这是上帝对中国教会的祝福!因为唯有透过这样,中国人才会很清楚的看到,什么是什么是基督信仰,什么是耶稣基督的福音,什么是基督徒。我也非常清晰的看到,当知识分子,当官的,做生意的,当社会上各样阶层的人都倒下去的时候,基督徒却仍然在这个最艰难的时候站立!而且用最谦虚的,最卑微的,用舍弃自己性命的方式来展现上帝的真理,这完全就是道成肉身的精神,至高上帝的儿子成为一个卑微的人,不但是一个人,而且被他所拯救的人被当做囚犯判死刑,被钉十字架,这就是耶稣基督最谦卑的精神,最舍已的精神,中国的基督徒展现出这种精神,就能让中国人中国的政权,最终认识到基督信仰究竟是什么样的信仰。王怡没有出国读神学院,但是他对福音的掌握对圣经的把握,却是如此的精确且坚持,这是上帝特别的恩典和拣选。”

去年12.9纪念日,王一乐牧师曾撰文《王怡的信仰和教牧实践与基督教末世论》,从深入的神学学术角度谈论王怡牧师的信仰及教牧实践。很多弟兄姐妹看完这篇文章都感慨说:知王怡者、王一乐也!在本次分享会上,王一乐牧师分享了“牧函——末世框架下的教会灵修”。

王一乐与王怡夫妇、陈彪妻子(照片来自王怡牧函分享会)

李英强长老是王怡牧师的亲密同工,他出狱后,在艰难的环境下靠着恩典继续服侍教会。他这次分享的题目是“古典的牧养和现代的牧养”。他对王怡牧师古典的牧养做了一些总结,一个被恩典见证的人来分享恩典更有力量;不在真道里的关系不是真关系;基督为王、十字架的道路是唯一的道路。

李英强长老、王怡夫妇与明勇 (照片来自王怡牧函分享会)

长春阳光之家归正教会的郭暮云牧师分享的题目是《文以载道,道取肉身》,表示王怡牧师不仅是平信徒的牧者,也是牧者的牧者。

洪予健牧师与王怡牧师(照片来自王怡牧函分享会)

温哥华信友堂的洪予健牧师长期与中国大陆受逼迫的家庭教会站在一起,对秋雨教会和王怡牧师有很深感情,他曾邀请王怡牧师到温哥华信友堂讲道。12.9教案发生后,秋雨圣约教会的牧师、长老、同工上百人被抓,教会被拆,被迫改为网上聚会,证道牧师都是来自海外的牧者。我印象很深的是,129教案刚发生不久的一个主日是洪予健牧师证道,他一开始说话就先流泪了。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2章26节所言: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 洪予健牧师分享题目是“与王怡牧师同感一灵——也谈‘教会以外无灵修’”。

陈彪牧师夫妇与王怡牧师夫妇 (照片来自王怡文库)

“第三千禧年”教育中心东亚/东南亚区域主任、成都秋雨圣约教会顾问牧师陈彪牧师是王怡牧师的老朋友,因着对中国家庭教会的负担,他和师母曾往返于中美之间,既担任华西神学院的教授、同时又在第三千禧年服侍。129教案发生后,陈彪牧师每周翻译一篇牧函,以此鼓励秋雨弟兄姐妹,持续牧养这间教会。许多弟兄姐妹就是因为看见陈彪牧师翻译的牧函才知道教会还在。陈彪牧师以《与三一上帝在圣约身体中的团契》为题分享了视频王怡牧师的国度观以及他为此尽心竭力的侍奉。

张伯笠牧师与王怡牧师(照片来自王怡牧函分享会)

张伯笠牧师分享了一件往事,2008年12月在旧金山举行“一代人的见证”会议期间,当时准备辞去大学工作,全职奉献的王怡和妻子蒋蓉,去拜访与会的张伯笠牧师。蒋蓉师母后来回忆说,张伯笠牧师对全职侍奉的后果,说得很透彻,并且说出了她心中的许多顾虑。她还说,王怡当时心意已决,伯笠牧师为此很高兴。张伯笠牧师还记得,他当时对王怡弟兄说:全职奉献,就意味着公知身份、学者身份与你脱钩了;就意味着所谓的主流社会也与你脱钩了;还要被人看不起,甚至受逼迫。这一切预言,后来都被王怡牧师凭着信心一一地兑现了。

王怡牧师的牧函,既是写给秋雨教会的弟兄姊妹的,也是写给基督国度的弟兄姊妹的。王怡牧师虽然身体被捆绑,但是他的侍奉依然被使用,继续牧养和祝福更多的人。很多海内外的基督徒在自媒体上制作和传播有关王怡牧师信仰、侍奉和生命的节目。分享会选播了两个自媒体制作的王怡牧师牧函。

十五位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城市教会的基督徒接力朗读了王怡牧师的牧函《来一次属灵交谈》,这篇牧函写于2017年6月1日。

在王怡牧师被关押的三年半里,很多海内外的基督徒为王怡牧师和秋雨教会创作了一些歌曲,来记念这位带锁链的使者。分享会上,名叫“瘦教堂”的乐队为王怡牧师和蒋蓉师母、书亚以及王怡牧师的父母录制了一首诗歌《有人在为你祷告》,郭暮云牧师特别为这次分享会改编和翻唱了一首歌曲《纪念》。

去年6月1日,“王怡文库”以王怡牧师诗歌朗诵会的形式,祝贺他的48岁生日;今年“王怡文库”用王怡牧师牧函分享会的方式,通过互联网跟世界各地关心和深受王怡牧师影响的基督徒进行了一次深度的属灵交谈,以此作为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祝福王怡牧师的生日。整个分享会持续四个小时,许多基督徒仍嫌时间太短,在留言区表示今晚是属灵盛宴,非常感动受鼓舞。

(对华援助网特约记者玉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