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百亮 | 解脱、团聚与新的焦虑:在上海,“恢复正常”意味着什么

0

上海长达八周的封控结束后,在外滩散步的民众,摄于周三。

上海长达八周的封控结束后,在外滩散步的民众,摄于周三。 ALY SONG/REUTERS

他们像茫然的游客那样在自己的城市闲逛、骑车。他们再次登上渡船,越过黄浦江,聚集在著名的外滩。他们按着汽车喇叭,点燃烟花。

随着上海放松自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以来全球最长、最严的封控之一,该市2500万居民中的许多人庆祝能出门走动的自由。本周三重新开放之前,上海为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实施了两个月的封城,引发了公众对食物和药品短缺,以及严格执行强制隔离的愤怒。

至少现在,在政府解除了许多限制之后,人们的愤怒已被解脱取代。白天,人们(所有人都戴着口罩)出门与亲朋好友见面、在公园散步、开车行驶在自4月初以来大多空无一人的街道,享受着这些曾经平凡的乐趣带来的新鲜感。像许多解除了封锁的城市一样,理发店异常忙碌。地铁恢复了运营,但乘客寥寥无几。

“当时大家都有这种问题,都有一点儿茫然不知,”上海居民唐贤春说。她曾在封控早期对供应减少、慢性疾病患者被医院拒之门外(还有人因此死亡)感到愤怒。

工人拆除在上海封控期间将居民限制在小区里的障碍物。

工人拆除在上海封控期间将居民限制在小区里的障碍物。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但是后来那些问题得到解决了,现在大家感觉解封挺好的,”唐女士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更热切的是跟亲友相聚,聊一聊,碰面。那是我最想的。”

上海从4月初起下令居民呆在家里、企业关闭,试图遏制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市领导最初曾表示,他们可以通过有限的措施来控制疫情。但随着上海的日新增病例升至2万例以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其他中央领导下令上海采取更严格的措施。

随着每日新增感染人数降至远低于100,政府已启动了紧急措施,以恢复工厂、公司和供应链的正常运行,这对重振中国的低迷经济至关重要。周二,上海通报了15例新增的本土感染者。

“加快经济社会恢复的任务也日益迫切,”上海市领导在致居民的信中写道。“我们将全力推动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全面恢复。”

周三结束封控后,在市场排队买菜的民众。周三结束封控后,在市场排队买菜的民众。 ALY SONG/REUTERS

然而,尽管当局放松了封控,但仍保留着一些重要的行动限制,比如设立在居民小区大门口的检查站。尽管封控给经济和社会造成了痛苦,但中国领导人一直在坚持动态清零策略。这让上海的许多居民和企业主想知道:恢复正常意味着什么?会持续多久?

“我觉得防疫的危害大于病毒本身的危害。关了两个月,真的人都关傻了,”在上海读书的研究生萨莫尔·王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我随时都想要准备两个月左右的物资,让自己有安全感。”

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和焦虑可能会阻碍上海乃至中国的经济复苏。自5月中旬以来,官员们一直在谨慎地解除对居民和部分企业的某些限制。

中国经济已在今年4月和5月大幅放缓,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上海的封锁。封控措施也伤害了许多商店和小企业,它们是就业机会的主要创造者。中国今年将有逾1000万应届毕业生进入就业市场,其中不少在上海。

上海的封控还引发了民众和异见人士的小规模抗议,使得对任何不满迹象都保持警惕的中共官员心神不宁。

在上海静安区一个地铁站候车的乘客,摄于周三。在上海静安区一个地铁站候车的乘客,摄于周三。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有些居民曾在晚上敲打锅碗瓢盆,发泄愤怒。他们纷纷转发一段六分钟长、充满伤感的视频《四月之声》,视频记录了封控期间的痛苦。一些律师和学者(他们在这个有大量中产阶级的城市是个相当大的群体)呼吁重新思考“新冠清零”政策,该政策是习近平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于2020年初在中部城市武汉暴发后制定的。

“感觉像是身上背负着非常沉重的负担,”上海学者薇拉·刘在接受采访时说。她表示,她和丈夫曾讨论是否搬回美国去,两人均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

“我们的父母和所有亲戚都在这里,他们都在变老,”她说。“但经历了这次封锁之后,作为一名家长,我必须为我的儿子寻找更好的选择。”

尽管封控有所放松,但成千上万的上海居民仍被限制在小区里,因为他们附近出现了新增病例。按照中国的严格规定,到过感染者附近之处,就足以被送进集中隔离设施。

人们必须定期接受核酸检测,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进入许多公共场所。许多公司经理和店主不知道如何将业务恢复到正常水平,因为包括核酸检测规定在内的新冠政策仍在妨碍工人和商品在城市内外的流动。

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已经成为上海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市民在乘坐地铁和进入公共场所时,需要出示核酸阴性证明。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已经成为上海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市民在乘坐地铁和进入公共场所时,需要出示核酸阴性证明。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就觉得好像跑一个马拉松,你以为要到终点了,结果还有一座山要翻,”与他人共同拥有上海一家连锁咖啡店的杨本利在谈到封控期间最黑暗的日子时说。“我们的蔬菜和牛排的供应商,都还没有完全恢复送货,主要是因为人力不够,因为上海目前还是有封控区的。”

这种不确定性也笼罩着许多在上海有办事处和业务的公司和跨国企业。上海及其周边的长三角地区是中国经济的大动脉,中国很大部分的制成品、高科技产品、出口商品,以及税收来自这个地区。

黄昌明(音)是一家服装公司的经理,该公司在上海有办事处,在郊外有一家工厂。他说,恢复正常生产可能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只要上海复工,其他地方就应该复工了,政府早就应该看到。”

上海一座桥上的骑行者,摄于周二。上海一座桥上的骑行者,摄于周二。 ALY SONG/REUTERS

尽管如此,上海美国商会会长郑艺说,“企业要恢复所谓的‘正常’运营,还需要一段时间。”

“让人们回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物流方面仍有许多瓶颈,”郑艺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你的供应商是否能够恢复正常运营?这是另一个大问题。”

尽管存在疑虑,上海重新开放将让习近平松一口气,他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召开的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上获得中国领导人的第三个五年任期。

习近平和其他中国官员坚持认为,“新冠清零”政策让中国避免了美国、欧洲和其他富裕国家那样数百万人死于新冠病毒的状况。中国官方统计的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只有5226例,但真实数字可能更高,因为中国的新冠死亡统计口径通常比许多其他国家要窄。上海在最近这轮疫情中统计了588例死亡病例。

上海的退休工程师于仲焕(音)说,他将把自己新获得的自由用在敦促官员解释妻子的死因上。医生说,他的妻子死于肺部感染,但他认为,妻子在医院感染了新冠病毒后,于4月底死于新冠病毒疾病。

“即使他们不理我,我还是要去那个尸检解剖机构,要求他们做尸检,”于先生在电话中说。“我都不抱信心,我是知道诉讼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但是我还是要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