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异议人士林生亮:非暴力不合作抗争(2)

0

林生亮照片,2022年2月摄于荷兰阿姆斯特丹。 (受访者提供)

深圳异议人士林生亮近日接受大纪元专访,分享自己走上非暴力不合作抗争的心路历程,希望记者用文字记录下来,以给更多的人带来启发。

接上文:专访林生亮:谈非暴力不合作抗争(1)

理性

在监狱和看守所,曾经有坐过几次牢的很多人教过他,说你对准一个人把他打下去,下次他再也不敢打你了。

「我有过以牙还牙的念头,十几个人当中打我下手最狠的那个人躺在床板上睡觉的时候,我上厕所经过他,我也在犹豫要不要报仇?他经常欺负我,还把我像抓小鸡一样,摁在地上打,打到我一动不动的,半小时后手才恢复知觉。最终我用理性战胜了冲动。」林生亮说。

林生亮想到,是管教指使牢头狱霸打他,如果这样打了他,自己有罪反而要加刑。从此他坚定自己的想法,就是「非暴力」。 「你怎么打,我笑着面对他们,还帮数着打了几下,我说『你才打了十下啊,继续打啊。』打到打我的人都打不下手了。」

负责看管他的有一个人三天就不干了。第七天的时候,第二个人崩溃了。 「最终我用我的行为把所有人征服了,都同情我。一开始说你傻,但是我一直坚持着,那个人突然有点崩溃,不敢再看我的眼睛,说『我是人不是狗……』,突然就失控了。」

他说,「这种心理较量有时候无法用语言形容,那时候我还不是基督徒,得益于高智晟等人的故事,警察用牙签去戳他私处,把他牙齿打断……让我有一个提前适应的思想准备,当然也有恐惧。他们是基督徒,还有那些法轮功弟子,怎么强迫、殴打、洗脑,不让吃饭,都没有屈服。他们能做到,我这个跟他们比不算什么。就这样支撑着我的信念。」

「在从化监狱,被烟头烫,被十几个人殴打,我也没还手。犯人用拖把头塞在我嘴巴上,警察看了也不制止。在入监队,超强度的训练,头皮掉了好几层。我的痛苦抗争之后,后面的人就好过一点了,我一直在投诉。」

传奇

有一次,犯人用床单把林生亮包起来,手脚绑着,扔在厕所里面,在看守所叫「打包」。但是林生亮练过瑜珈,身子软可以劈叉,不到一分钟就解开了。还有一次穿着约束衣,二个手交叉不能动,吃饭都要别人喂的,不到10分钟他也解开了。

「他们把我从监室里带出来,几个人摁住我,那个时候我反抗,不让他封嘴巴,不让他穿约束衣,不让他戴手铐,爆发出来愤怒的力量。我在喊,很多人静静地听,有的坐在窗口听,这个对他心理产生很大的震慑作用。」林生亮说。

宝安区看守所有个区长叫吴振国,对法轮功和所有异议人士用心非常险恶的,在押人员称为十大恶人之一。林生亮就骂他,揭露他。很多警察对吴振国也有意见,暗中支持他,眼神是鼓励的。

他骂警长,「你们有没有父母?你今天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记录的!你的子女知道你在这里迫害我吗?你的子女将来知道你做这些事情会怎么想啊?……」

他曾被用脚镣手铐铐在窗口七天,他天天讽刺管教,「你100种方法今天第几天了?你用了几招啊?我又不报数,只问他不同的问题,拷问他的灵魂,问得他心里发毛。后来他就不进仓了。有一个人也是涉黑的牢头,他是有关系的,有一次人家打我,他看不下去了,过来打人家。」

「我在那里,打人的事件减少。因为我用实践告诉他们,你打我没用。我不说脏话,但是每句话直击人的灵魂。」林生亮说,「牢友跟我讲,那些人(管教)见到你就怕,躲着你。当然这个有点夸张,但是他们传起来的时候就变得比较传奇。」

影响力

林生亮在监狱收集被关押、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名字,交给人权律师曝光。管教不准他跟别人说话,他就演讲,坐板的时候讲《独立宣言》,能倒背如流。

在宝安看守所监禁期间,林生亮托人带出三封信(举报信、自白书、家书),在海外大量的发布。后来所长撤换了。

林生亮认为,无论在哪里照样做事,一样在抗争,在扩大影响力。 「在看守所没人不认识我,有些管教跑来监室看一下哪个是林生亮,因为到处都在传我的事情,监狱里虽然封闭,也有一个信息流。留在那里的人,会把这个消息传给后面因为言论自由被抓的人。」

「有的原来不认识我的,在那个看守所关了之后,知道有个叫林生亮的人,出来找我。在从化监狱,监狱长每个月过来看我一二次,很多人搞不懂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又是一个反革命。」他说,「不是说坐了牢就不能做事,你找到一个方法,都是可以去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可以有一个示范作用。」

林生亮在狱中写了大量日记,详细记录每天发生的事,都被狱警抄走了。 「监狱里面的记忆跟外面的记忆是不一样的。」他说。

绝食抗争

2021年年初,林生亮因为在朋友圈发「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水印又被抓走了。他绝食15天,人瘦了十多斤,状况却非常好,被释放后生龙活虎地走回家。

这次比较庆幸的是,他的朋友帮他销毁了保存资料的苹果手机,国保无法取得「证据」。他跟国保打交道也是秉持非暴力不合作,验尿、抽血抬着,没办法插管,也没办法做核酸检测,在医院僵持着,把法警累得够呛。

犯人都很关心他,在林生亮绝食的时候接力,比如第5天走的人留下电话号码,让第7天出去的人告诉他林生亮什么情况了。后来出来的这些人建了一个群,林生亮还帮助他们找工作。国保说:你要出来还有一个队伍在找你呀!

2021年5月29日,林生亮受洗成为一名基督徒。 4月25日他第一次去教会,就遇到深圳警察冲击教会,100多个警察把楼封了。当时林生亮的老乡郭富坤在宝安看守所离奇死亡,林生亮介入这个案子,当局非常紧张。后来赔偿给家属60多万。

倡导非暴力不合作

在监狱里,犯人往饭里吐口水,多余的菜扔到都不给牢犯吃,在训练的时候不让上厕所,导致有人尿在裤子上,遇到这种事情林生亮都会找狱警投诉。 「像傻子一样坚持」,这样通过不停的抗争,改善了犯人的待遇。

「在国家机器面前,被系统性的打压、围剿你的生活空间,用这种抗争方式相对来说是成本比较低的,而且对个人来说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用这种方法去影响到你身边的人,包括迫害你的人。」他说,他给警察启蒙,有时候警察也会跟他说一些知心话。

林生亮认为,自己能侥幸逃出国是因为实践这种抗争方式让当局内部产生裂变,有人同情他,或者嫌他留在深圳太麻烦。

「我在监狱里用这种方式。我在监狱外,他每次要抬来抬去,有一次抬到家门口了,说要不要抬你回家里啊?我说你从哪块砖把我抬走的,你就把我抬回哪一块砖。很幽默,又坚持原则。」

他解释说,从心理学角度,两个人生气,只有打架才能平息怒火时,我就打你5下,你一直微笑面对的,我还打得下手吗?但是你骂我,我的手不会停下来,你越反抗我越打你,继续打你。

「同样的原理。十几个人冲上来打你,踹你的肋骨,你防啥啊,只能抱着头,你反抗的话,更有可能打到致命的地方,或者把你打死了。

「我用非暴力,怎么打都不还手,还要笑着跟你讲,还要坚持不合作。一开始都不解,甚至排斥你,到后面慢慢理解同情你,最后敬重你。这样一个心理过程。」

他表示,当然面对暴政,暴力反抗是天然的权力。不要因此误解非暴力是排斥暴力反抗暴政,非暴力只是一种抗争方式而已,不要过于简单地理解。

「如果整个社会能做到,就像曼德拉抵制英国统治、争取权利一样,这需要一个从点到面的推动。」林生亮相信,整个国家发展的脉络也是这样,现在是仇恨,然后妥协、和解,最后走入民主,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妥协和和解。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