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等多地举行活动纪念“六四”死难者以及“曾经的香港”

0

周六,台湾台北的烛光守夜活动。在香港的纪念活动基本上被禁止后,台北已成为一个新的纪念中心。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台湾台北——几十年来,每年6月4日,香港都会举行一场大型烛光守夜活动,纪念那些在中国军队镇压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时被杀害的人。

这个周六,在台北和世界其他城市,规模较小的人群聚集起来——这一次他们哀悼的不仅仅是33年前逝去的人,还有香港的命运。香港对异见的扼杀终结了维多利亚公园的守夜活动,它曾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对1989年死难者的公共纪念。

“现在这是为了两件事——香港和6月4日发生的事,”前香港居民弗朗西斯·谢(音)说,他是澳大利亚悉尼市中心约400名参加纪念活动的人之一。他和许多人举着标语,呼吁释放香港被监禁的活动人士。

“我们已经没有机会去维多利亚公园了,”谢先生说,“但就像这里一样,全世界现在有很维多利亚公园。”

周六在台北举行的守夜活动。在台北和全球其他城市参与活动的人表示,他们也是来谴责香港的政治自由被剥夺以及中国在新疆和西藏的严厉政策。
周六在台北举行的守夜活动。在台北和全球其他城市参与活动的人表示,他们也是来谴责香港的政治自由被剥夺以及中国在新疆和西藏的严厉政策。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20年北京对香港实施了一项全面的国家安全法之后,香港政府基本上禁止了对1989年屠杀事件的公开纪念,该事件摧毁了一场由学生领导的呼吁中国进行民主变革的抗议运动。此后台湾首府台北成了纪念这场屠杀的新中心,台湾几十年来一直抵抗中国的主权要求。

周六,在台北、悉尼和伦敦参加纪念活动的人说,他们来到这里,也是为了谴责香港的政治自由被剥夺以及中国在新疆和西藏的严厉政策。

“现在香港已经不能说出真话及真的历史,所以我们在台湾更加要将这个历史传承下去,”去年移居台湾的41岁的香港人亨利·汤(音)说,他参加了今年在台北举行的守夜活动。“因为香港的禁止与打压让它在遍地开花。”

在伦敦,抗议者在中国大使馆前手举“现在就要民主”等标语,还带来了一辆军用坦克的纸板复制品,这一形象与33年前的镇压行动有着不可磨灭的联系。从香港逃到英国的立法会议员和活动人士排队等候发言。

周六在台北揭幕的“国殇之柱”的较小版本。近年来香港的大学已经拆除了知名的天安门事件纪念物。周六在台北揭幕的“国殇之柱”的较小版本。近年来香港的大学已经拆除了知名的天安门事件纪念物。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两个月前从香港移民到英国的28岁的萨姆·李(音)说,在香港,任何参加这种集会的人都将被“立即逮捕”。他说,即使在英国,他也害怕中国政府的影响力。

李先生不确定他是否还会回香港。“我正在做他们现在做不了的事情,”他说。 “这是我们的责任。”

在台北,黄昏时分有数百人聚集在市中心,在一条显示1989年6月4日日期的横幅上放置电子蜡烛。用粤语(香港主要使用的语言)交谈的人很多。台北的组织者还放映了一部在香港被禁止的电影,内容是关于2019年席卷该市的民主抗议活动,后来当局利用安全法彻底消灭了抗议。

“香港沦陷了,但我们没有白白沦陷,”来自香港的艺术家黄国才说,他的作品在与台北守夜活动同时举行的一个展览中展出。他说,2019年的抗议运动“达到了它的目的——警告其他国家对中国共产党采取谨慎态度”。

1989年,许多香港人被大陆的这场民主抗议活动所激励,它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蔓延到全国,给执政的共产党带来了政治危机。

周六,台北的天安门抗议纪念活动。周六,台北的天安门抗议纪念活动。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6月3日晚间,军队开始涌入北京。在到达广场并清场之前,他们射杀了数百人,也有人说是几千人。杀戮以及军队同抗议者的血腥对峙也出现在其他中国城市。

香港的守夜活动是在中国领土上为死难者举行的唯一大型纪念活动,长期以来被视为一种证明,即自1997年回归中国以来,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公民权利得到了保留。每年,数以万计的人聚集在一起,点燃蜡烛,听取当地民主人士、天安门活动人士和1989年死难者亲属的演讲。

如今这种集会已经不可想象。自2019年的抗议活动以来,在新国安法的授权下,香港政府开展了一场全面的反对异见运动。2020年,当局以新冠疫情期间执行限距令为由,禁止了6月4日的守夜活动(但许多人违抗了禁令),去年也是如此。

坚持或者试图继续集会的知名活动人士都被以非法集会的罪名遭到监禁。维园守夜活动的组织者、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去年被解散。

“香港的故事和北京当年的故事正在逐渐融合,”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现代中国历史学家、《守夜》一书的作者华志坚(Jeffrey N. Wasserstrom)说,这本著作研究了香港发生的镇压。

一场以天安门事件为主题的艺术展览。一场以天安门事件为主题的艺术展览。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令人们保持对1989年在北京发生事情的记忆。但现在,当世界逐渐不再关注香港的时候,6月4日也让人们的注意力重新回到香港,”他说。“这个日子也在成为对香港纪念活动的一种纪念。”

香港政府今年似乎也决心阻止任何公开的天安门事件纪念活动。根据疫情期间的应对措施,户外公众集会继续被限制在四人以内。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警告说,任何此类集会都将受到国安法和限距令的约束。
当局关闭了维多利亚公园的大部分区域,警方警告称,任何试图在那里集会的人都可能面临非法集会指控。

天主教会的当地领袖表示,由于担心触犯国安法,周六不会举办追思弥撒。天主教香港教区表示,“仅仅是私下或小规模地为死者祈祷也将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接受《明报》书面采访时,因非法集会被监禁的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他计划在周六进行绝食,并在晚间点燃火柴以纪念在1989年的遇难者。

黄昏时分,数百人聚集在市中心,在一条显示1989年6月4日日期的横幅上放置电子蜡烛。黄昏时分,数百人聚集在市中心,在一条显示1989年6月4日日期的横幅上放置电子蜡烛。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过去一年里,香港的大学已经拆除了知名的天安门事件纪念物。12月,香港大学拆除了“国殇之柱”,这座八米高的铜像由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创作,呈现的是1989年被杀害者的尸体。这座雕像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一直在港大校园里,成为反抗中国当局的一个象征。

“国殇之柱”被移除后,布拉格和其他城市都展出了该雕像的复制品,一个较小的版本周六在台北揭幕。
香港中文大学去年也移除了校园内的民主女神像,它是仿照1989年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上树立的雕像而造。最近几天,匿名活动人士决心以各种方式纪念“六四”,他们在校园四处留下了10厘米高的民主女神像复制品。

JOHN LIU, 储百亮, 王霜舟, ISABELLA KWAI
2022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