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你知道封城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0

蔡慎坤:你知道封城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蔡慎坤:封城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长江商学院会计学教授、创办副院长、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创办副院长薛云奎,日前发表一篇分析文章《上海封控成本考》,在网上被热传。

这篇文章中,薛云奎教授以严谨的统计数据分析了与“封控”相关的成本分为三类:直接成本、 隐性(间接)成本与或有成本。经过他的测算,这些加起来为 4.07 万亿人民币,接近 2021 年上海市全年的工业总产值(4.32 万亿)。其中隐性成本高达 3.97万亿,平均每天为763亿元。如果加上或有成本,整个封控的损失,远超2021年上海的工业总产值。

传染性超强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马不停蹄攻城略地,在肆虐世界之后,也没有忘记中国。两年多前被世界卫生组织背书的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的病毒几经变异,竟然防不胜防,无论是戴多少层口罩,穿什么样的防疫服,做无休止的核酸检测,依然无法阻挡病毒的传播,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谁想收回去都不容易。

各地釆取封城隔离检测的老办法,而且封城的手段越来越娴熟,隔离的技术越来越高明,检测的次数越来越多。对于遭受封城之苦的人来说,严厉管制之下的挣扎求生或许终生难忘,没有这种特殊经历的人或许可以处之泰然,认为这种代价是必要的,微博曾有贴文说:

“把一个城市封起来,对于14亿人的大国,多大点事儿”,还有什么“我们从不讳言牺牲,因为牺牲赋予这个民族胜利和光荣,” “只有捍卫公共利益,才能让个人权利得到保障,” 有中国社科院专家说“个人让位于集体,这才是和谐社会最生动的体现!”

图片

早在西安封城时,就有人赞美这种不惜一切代价的举国体制,攻击那些发贴抱怨哭诉的人,称他们不能代表西安人!倘是如此,谁能代表西安人?是那些为封城叫好的人?是的,你可以安然享受岁月静好,你可以赞美不惜一切代价防控有力,这是你的权利!只是那些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无家可归者,那些封禁在工棚里的农民工,那些被人挤人的车拉去隔离的老人小孩,他们连抱怨哭喊的机会都没有。

再看看封城两个多月的上海,虽然5月17日宣布16区实现社会面清零,可是依然没有任何管控放松的迹象,上海封、管、防“三区”还有7万1141个,实控市民2322万人。

直到5月29日下午,上海才由常务副市长发布一份《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承认本轮疫情对上海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市场主体遭遇的困境前所未有,当务之急要全力保企业、保就业,努力稳住经济基本盘。通篇方案只字不提封城隔离检测对经济造成的伤害以及几千万人为这种愚蠢的防控付出的惨痛代价!也没有总结任何经验教训,更谈不上追责问责。

图片

封城是上海开埠以来第一次,一般官员都始料不及,更不用说岁月静好的芸芸众生。封城之后上海人经历的痛苦通过网络名人或多或少流传出来,他们中有因哮喘发病差点丧命的作家副主席,有90多岁拒绝去方舱隔离的资深老教授,有生病得不到救治而跳楼的小提琴家,有从业20年的券商大佬因脑溢血不能得到救治猝死家中,有辱骂过方方的退休检察官因病困家中只能在网上四处求救,有疫情中疲于奔命选择上吊自尽的官吏……

还有像郎咸平这样的财经侃爷,把家从台北搬到香港又搬到上海,隔离期间年迈母亲拿不到核酸检测报告进不了医院而惨死;还有会讲中国故事的复旦教授张维为,在吹嘘中国防疫比美国厉害500倍之后,竟然在封城时期的知名学府饿上了肚子;还有《唱支山歌给党听》的作曲者朱践耳的夫人舒群突发急病,被多家医院拒收,折腾6小时后为时已晚最终不治,又因太平间爆满,遗体只能堆放在地上令家属愤怒;还有被疫情隔离在家中的红心老戏骨李立群困在上海几乎憋疯了,怒砸3千万家具和古董,封城之初他的溢美之辞早已被抱怨和怒火淹没,据说他在台湾大半辈子没有受过如此煎熬。

图片

封城隔离让上海付出的代价远不止这些,上海作为全国乃至全球的金融、贸易、航运和经济中心,承载的不仅是上海人的日常所需,还对全国经济社会发展承载着诸多重要的功能,甚至于对全球经济都有不同影响。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上海是中国经济的核心引擎,一旦熄火启动就很艰难!

上海是中国最开放的城市,对外贸易占中国的20%,外商直接投资占中国的14%。上海是全球供应链中重要的节点,拥有全球最大的集装箱吞吐量,连续12年蝉联世界第一,2021年占中囯总吞吐量的17%。疫情之年的2021年,上海给中央财政税收贡献了9294亿元,占中央转移支付总资金的1/10。上海云集各方神仙,外国人才的数量和质量均居全国第一,人工智能产业集聚了全国1/3的人才。

上海为了引进国内外各项尖端技术,解决国内劳动力过剩,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吸引外企,7万多家外资企业,八百多家跨国公司,五百多家外资研发中心汇聚上海,为上海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上海有五分之一的人在外企上班,也就是五六百万人,一旦外企纷纷撤走,上海只剩下光鲜的外表只剩下一片狼藉。

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在上海生活居住的外国人来自47个国家,人数超过50万。而持有港澳台身份和外国身份的华人更是超过100万,如此庞大的数字,足以说明疫情前的上海对海外精英人士具有特殊魅力,封城之后惊魂未定的这个群体是选择留下还是逃离?福克斯传媒4月的民调显示:48%表示会尽快离开上海;37%表示等解除封锁再决定是否离开;仅有15%表示会继续留在上海。

图片

选择逃离上海的除了一大批精英之外,还有成千上万为上海挥洒汗水的普通人,这些天,在网上流传最多的视频,是虹桥火车站外人山人海的逃离现场。自上海宣布分阶段复工复市恢复交通后,无数因种种原因滞留上海两个多月的人疯狂奔向这里,急切地想离开这座繁华落尽的城市。

上海本来可以避免这种无休止的封城隔离检测,因为欧美国家已经探索出应对奥密克戎的正确方法,并相继开放国门,回归正常生活。连朝鲜这个缺医少药没有人打疫苗没有人做核酸的国家,面对病毒来袭也表现得从容淡定。上海作为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城市,本来已经实施了“精准防控”的有力措施,最终不得不半途而废。

图片

上海的精准防控,告诉大家C-19奥密克戎重症率不过1/13万,无症状与轻症状占比达99%,越来越多的人在质疑:上海是搞一场清零实验还是彻底驯服形形色色的上海人?让几千万人天天做核酸必然导致交叉感染,把次生灾害放大到无以复加无法挽回的灾难性地步,上海本来有很多优秀的医务工作者,却不让他们发挥应有的作用,而要派一些江湖骗子来指手画脚,这是何等荒谬的事情。

图片

吴尊友算是疫情中频频在电视中露脸的权威专家,自疫情以来他的一些言论,前言不搭后语,他不断下结论,又不断推翻前面的结论,更不敢用可靠的数据来佐证自己的观点,即使有也大凡采信国外经不起推敲的数据,这样的专家对社会危害极大,因为国人大多崇拜权威迷信专家,加上信息扭曲,不会也不敢有任何质疑,尤其像吴尊友作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决策时往往釆信专家建议。

被晾在一边的上海名医张文宏早就指出:上海4月1日封城时感染4.3万人,静态管理二十二天达到46万。R0=10,符合奥秘2统计特征,证明封城等于没有封。换一种说法,封小区,再连续做20次集中核酸,导致楼宇通道集聚交叉感染,造成的实际效果,等于没有封。

图片

张文宏曾预测5月19日感染峰值为60到80万人,按静态管理数据累计死亡人数大概40人,平均年龄75岁,基础疾病为首要不治原因。任何老年基础疾病,若一个月不去医院治疗,大概都会是这个结果。上海不可能把60万人全部拉到蒙古去,回归社会面以后,有1%复阳就是6000人,意味着又会回到3月23日的感染数状态,张文宏质疑:难道还要再封一遍不成?

5月26日上午10时,上海疫情防控工作第195场新闻发布会通报,5月25日,上海新增本土确诊病例48例和无症状感染者290例,新增1例本土死亡病例,63岁女性,合并有急性消化道大出血、脑外伤后遗症等急慢性基础疾病,死亡原因为基础疾病。截至5月26日9时,上海累计排查所谓的密接者95万5914人。上海本轮疫情自3月13日,以每天新增百例到万例,至今超过60万人感染,与张文宏最初的预测高度吻合。也就是说,上海即使不釆取任何封城隔离检测措施,上海的感染人数也不过如此。

图片

上海长征医院前副院长、呼吸科专家缪晓辉是一个明白人,也是一个有良知又敢言的人,上海疫控期间他一直在呼吁科学防控,不仅没有人听,微博还封了他的号!上海封城经济损失究竟有多大?肯定上万亿了!官员们当然不会在乎,可是上海封城不仅仅影响了几千万上海人的生活,甚至波及周边亿万人的生存。

封城还有一种无形的代价,那就是岁月静好的群体对繁荣和美好前景的一致幻灭!上海封城并不是武汉封城的延伸,而是一种不可言喻的集中管控,这种管控给人带来的恐惧和伤害很难在短期内得到恢复得到恢复和医治,特别是对所谓的中产而言,过去几十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梦幻瞬间被击破了,对上海人乃至中国人来说,这种代价是最严重的。

图片

病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利用病毒来牟取暴利,比如疯狂的疫苗接种和核酸检测,偏执狂一般的集中隔离和反市场化的配给制,更可怕的是,利用病毒来达到搞垮上海经济搞乱整个社会的目的,但我相信这些拿病毒制造恐惧牟取私利的人或机构终将遭到清算,发国难财必然导致民怨沸腾,一旦东窗事发,这些看起来能量通天的角色不仅赚不到钱,恐怕还要搭上身家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