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仁卓嘎:给绿媒纠正历史误区:两蒋反攻大陆不是说说而已

0
近年来,台湾部分绿媒宣传一种论调,即“两蒋时代大谈反攻大陆其实没有做什么”。虽然卓嘎因为蒙藏委曾经挑拨藏人内部矛盾的历史不太喜欢国民党,但我必须指出,这种说法不符合历史事实。
我们常听到的说法是,1949年中国大陆沦陷,国府迁台以后,国共战争告一段落。这不算准确的说法,因为国民党在巴蜀,东部藏区的康区,力量还没有完全消除。重庆-四川的推迟沦陷,是四川人民竭力抵抗的成果。为昌都战役的发生推迟了时间。
但是,由于西藏贵族当时不知大祸临头。昌都方面请求拉萨增援,但拉萨贵族不管不问。昌都战役前,昌都电台和拉萨电台之间最后的通讯内容是昌都方面斥责拉萨的藏语脏话“甲巴索”(吃屎)。
此外,根据一些外国前驻藏特务人员回忆录记载,拉萨早有中共地下党(1930-1940年代)渗透活动,当时地下党联络站是拉萨的汉人开设的麻将馆赌场。拉萨贵族当时都明白“有白汉人(国民党)的地方就有红汉人(共产党)”。因此,噶厦政府才会在1949年7月8日驱逐蒙藏委驻拉萨办事机构(史称“7.8事件”)。
据国民党机关报《中央日报》1959年资料,西藏3.10大起义发生后,国民党方面公开宣传称对藏胞抗暴情况是掌握的。这没有说假话,因为国民党情治机构当时不仅利用湘西少数民族区域发动武装抗暴起义,也一定程度上卷入了拉萨事件。西藏3.10抗暴,是国民党当时以西藏为基地,实践“反攻大陆”的战略一环。在此之前,阿坝黑水县即被称作“陆上台湾”。
即便是四水六岗继续在西藏实施武装抗暴活动,台湾也给予了一定的支持。但由于中共现在对国民党的统战合作政策,不能把国民党宣传为参与“西藏叛乱活动”的势力之一。
1959-1969年期间,国民党情治单位以驻在印度东部的基地,支持四水六岗向西藏解放军边防部队和边境城市发动袭击(注:四水六岗从来不杀“米赛”,即平民百姓,只杀在藏军政机关干部和亲共“积极分子”)。
据西藏军区军事安全机关档案记载,文革时期,台湾军情局出动在尼泊尔的两个情报小组携带武器装备成功渗透进西藏聂拉木,定日,吉隆此类边境县。用炸药对中共在当地铺设的道路和桥梁进行爆破摧毁,给中共造成了很大打击。事实上,用炸药摧毁西藏军政单位的暴力斗争模式,在1990年代都没有停歇。最令中共尴尬的就是进藏公路刚修好,用来纪念牺牲工人的石碑马上被炸毁(此事甚至收入戈尔斯坦《雪狮与龙》一书)。当时西藏一些单位发生的爆炸案件,引起了时任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白钊的愤怒,他当时在《西藏日报》上的文章表示“要在坚决打击恐怖活动”。那些年,驻京外媒得知西藏消息很依靠研究中国邮局寄到北京的《西藏日报》。由于当时外电对西藏本地复杂的情况知道的不多,以至于外媒纳闷“西藏有什么恐怖活动”?
根据台湾国史馆解密文献资料,国军的雷达设备非常先进。在文革期间,设立在金门的雷达站就可以截取到距福建沿海极其遥远的西藏军区和中央军委的密电通讯,以及短波传达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西藏人民广播电台的宣传指针内容。
直到1980年代初,拉萨城内都有美国CIA潜伏的特务。由于西藏流亡政府治安部前秘书长,原四水六岗战士出身的丹巴赤列投共叛藏,这些特务才被最终揭发。而且,台湾情治单位也长期在尼泊尔苦心经营。1989年拉萨事件时,台湾情治单位一度认为反攻大陆的日子到了,据悉当时在西藏边境县对面设置了物资存储点,准备在拉萨变天时进入西藏。
西藏自古是谍影重重,多种复杂的境外势力在此不断争夺。而且很多历史档案都没有解封。也因此,无论是桑东仁波切这样的保守派,还是秉持中间道路的达赖喇嘛,都追究未来的西藏能实现“中立”,在复杂的地缘政治博弈中不被利用成为支持或反对任何势力的棋子。网友只要看完我的很多文章,有成熟的涉藏知识,就不会轻信某些事件发生时,就一定是中共宣传的“达赖集团在幕后渗透论”。近日,尊者达赖喇嘛公开教导藏人不要做出“赶走汉人的极端举动”,又一次发表维护藏汉团结的声音,说明局势目前变得严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