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远镜:因为朱谓萍,我依然尊敬上海!

0
 望远镜 民国三月三 2022-04-07 06:00

一段上海市民与当地疾控中心“女领导的通话录音”在网上曝光并广泛流传,将上海疫情乱象等尖锐话题推上舆论场。录音通话中的“女领导”是上海市浦东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防治与消毒管理科主任朱谓萍,她是2003年上海抗击Sars的英雄和得到国际认可的疾控专家。

Image

很多网民通过各种渠道知晓了朱谓萍,并对她表达支持。微博网民发起了“保护朱谓萍”的话题,有人留言说:“从李文亮到朱谓萍,他们才是城市发展的未来,是城市中燃烧的星星之火。”更有网民坦言:“因为她,我依然尊重上海。”

前日在腾讯平台上,有一篇文章标题是《上海的面子,被录音女领导找了回来》。文章说:不论何时何地,什么最难?讲真话最难!特别是在崇尚权力的环境中,在多做多错、不做不错的明哲保身意识下,能坚持自己的专业意见、喊出最真实的声音,需要超凡的良知和勇气,无疑是一股罕见的清流。她比张文宏更勇敢、更敢直面荆棘。

Image

朱谓萍作为体制内的基层官员,自然知晓三缄其口对自己最好。她在得知被录音后仍然选择发声,显得弥足珍贵,富有良知和勇气。通话录音曝光后,立刻被封杀。与此同时,网上流传的一则“关于近期做好市民咨询服务的工作提示”的文件显示,上海疾控中心要求,“接听(电话)答复口径必须与国家和本市的防控政策一致,不得加以个人的主观意见”,“接听中如遇到本人无法回答的问题及时转至中心其他部门接听”。

在录音通话中,市民就提到,上海市新闻办的微博“上海发布”关闭了评论,老百姓没有地方可以申诉。打开”上海发布“可见,有的推文评论区显示:”博主已开启评论精选。“有的评论区则显示:”已过滤不当言论,部分评论暂不展示。“市民选择以录音的方式曝光上海防疫的问题,应该是无奈之举。当越来越多的人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才能反映情况的时候,说明现有的申诉渠道大多枯竭。

Image

就上海的防疫而言,我以为目前的重点问题有三:一是要防止出现只讲道义不讲科学的“政治化”倾向;二是要避免目标与方法自相矛盾的“悖论化”局面;三是要尽快开展面向全社会的科普工作,给民众提供相关专业知识和专家意见,特别是普及防疫方面的个人应对方法,大力消除社会恐慌和集体焦虑。

当下的上海处于“封城”状态,这是上海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为什么要封城?其核心理由是比照了香港前阶段的结果:800万人口的地方因冠病死了6000人,若按照这个比例换算到上海,“那要死多少人啊?”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上海必须封城。这个观点在道义上当然没错。

然而,为什么对上海封城前的重症率、病死率双双为0这个事实避而不谈呢?朱谓萍公开了这个数据有什么不对吗?其实,只要让专家说话,很多问题原本不是问题,相反,不让专家说话,倒有可能出大问题。

Image

我也是通过接受科普才知道,今天上海的病毒(奥密克戎毒株)不同于昨天香港的病毒——今天的病毒已经进化(变异)到第二代、第三代,它的传播力虽然很强,但危害性已经大为降低,其症状接近于流行性感冒!难怪上海每天公布的疫情数据中,绝大多数都是“无症状感染者”。

再说,现在的防疫隔离政策要求“应收尽收”,而事实上医院、方舱早已满员,增量部分如何处理?有人揶揄说:“感染阳性之后要赶紧治,不然过几天就自愈了。”

上海进入疫情一个月以来,迄今没有出现重病,更没有死亡病例,症状没有比流感更严重,但是仍然出现了挤兑医疗资源的情况。有人认为这是人为造成的,因为大量的医生被抽调去做其他事情,加剧了医疗资源的短缺,反过来加剧了社会性恐慌。朱谓萍作为一名专业人员,指出了防疫工作的中“悖论化”问题,难道不值得重视吗?

Image

奇怪的是,像朱谓萍这样的专家,因为说出了自己的专业判断而被舆论批判和讨伐,甚至有些人采用了令人不耻的“文革式”语言,傲气十足地上纲上线:“上海到底还是不是共和国的上海?”

平心而论,2500万人口的大上海,生命重于泰山,因此采用“应收尽收”的隔离措施在道义上是没错的。但从朱谓萍在电话录音中所披露的实际情况来看,“隔离点没有房,120没有车”(俗称无房无车),由此可以推断,上海在封城之前没有做好准备,封城之后缺乏有效应对。

朱谓萍明确提出,“无症状和轻症状患者应尽量不要去方舱医院,在家隔离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去了也没有医疗资源。”为了解决医疗资源紧张的问题,她曾多次建议让轻症和无症状患者居家隔离,但是没有人听取她的意见。

Image

她说:“我作为一个专业人员,我没发现这个问题吗?我告诉他,轻症无症的,你不要把人家转走了,就在家里隔离,我都提了N次了,有人听过啦?没有人听的啊!”

她还说:“现在全部把这个病变成了政治性的一个疾病,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就在做一个防流感的,你看到现在哪个国家防流感这么防吗?”

我觉得朱谓萍这是以专业人员的身份,在为上海代言。

Image

“无症状和轻症患者居家隔离”,是很多国家在这一波巨大的奥密克戎疫情下普遍实行的政策,但在这里被一些人批为“躺平”和“投降”。在清零政策下,轻型病例和阳性案例都需要实行集中隔离管理。

其实,国家卫健委3月15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中,并未提及无症状感染者是否应该集中隔离。这可以理解为,地方政府在对待无症状感染者的处理方式上,其实是有自由度的。

令人不解的是,上海目前医疗资源极其紧张,但是依旧对无症状感染者实行集中隔离。不过,好在我们有无所不能的互联网,最近倡导居家隔离的声音越来越多了。上海集中隔离点医疗救治组组长、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4月1日接受采访时说,不排除未来针对无症状感染者实施居家隔离的可能性。

Image

有人认为,陈尔真的发言由《人民日报》报道,可见高层并不排斥讨论无症、轻症者居家隔离的话题。《光明日报》专栏作者朱昌俊也发文称,“让轻症居家隔离”是上海专家队伍的共识。看来,世上不缺明白人。

我昨天在公号文章《上海,让专家说话天不会塌!》中,已经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若我有发言权,我会建议在理性的环境下,经过听证立法程序做出一切决定。“封城”是上海开埠以来第一次,必然会载入史册。祝福上海,早现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