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六四褒”习氏民主” 贬台湾“不自由”引发争议

0

前国民党籍台湾总统马英九 (资料照、法新社)

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在六四纪念日当天,在脸书发文称许“习式民主”有助建立法治社会,引发许多议论。六四学生领袖王丹批判马英九选在六四阿谀奉承中共,是对六四死难者的二次伤害。八九民运参与者陈破空分析,马英九若不是幼稚,就可能被“打招呼”后替中共圆谎,“褒习贬蔡”犯了双标谬误。

中国国民党籍的台湾前总统马英九,4日在脸书,再次呼吁大陆当局,勇于面对历史、承担责任,才能往前迈进。还说,当台湾高呼对岸要善待异议人士,执政党却正在打压、甚至消灭异议人士,同时堕入“不自由的民主”与“民选的专制”之中。他认为,必须从自己做起,捍卫台湾真正的民主。

前国民党籍台湾总统马英九脸书发表六四33周年看法。(马英九脸书)

前国民党籍台湾总统马英九脸书发表六四33周年看法。(马英九脸书)

马英九提到,去年10月,习近平在中央人大工作会议谈到民主,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最大限度保障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这是有助于建立法治社会的正确方向。他说,如能真诚面对、平反六四这个历史创伤,不但在国际上能有非常正面的形象,两岸也不会越走越远。

马英九话锋一转说,民进党执政下逐渐堕入“不自由的民主”,举凡关闭电视新闻台、清算在野党、干预司法、制造仇恨等行径,只因合乎所谓“抗中保台”的政治正确,国际舆论似视而不见。

马英九的脸书发言引来三千多网民留言,有人批评:“这么舔共,你怎么好意思去见两蒋啊?”、“恭喜马前总统成为全世界唯一一位在六四纪念日‘肯定习近平有助建立法治’的国家元首。”有人肯定说:“想护台和中硬被摧残是亲中舔共,有没有是非黑白?”、“和中不是中国合并或合作,是和平相处无战事”。

王丹称是对六四死难者的二次伤害

前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在脸书,以“令人发指”形容他的愤怒。王丹说,马英九曾号称年年纪念六四,却不提被全面镇压的香港、拥有大集中营的新疆、沉冤的六四死难者、上海防疫对人权的漠视,刻意选择“六四”纪念日发表歌颂镇压六四的中共匪酋的阿谀之文,这是对他自己的过去的否定、是对六四死难者的二次伤害,无耻至极!

前六四天安门学运领袖王丹对马英九六四谈话表达令人发指。(王丹脸书)

前六四天安门学运领袖王丹对马英九六四谈话表达令人发指。(王丹脸书)

台湾基进党秘书长王兴焕对马英九六四谈话不认同。(王兴焕脸书)

台湾基进党秘书长王兴焕对马英九六四谈话不认同。(王兴焕脸书)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多名中国民众如何看待马英九的六四发言。八九民运参与者、旅美评论员陈破空说,马英九点出两岸问题在北京的专制独裁,但他作为局外人,对习的了解“大错特错”,只听其言没有观其行。

陈破空说,中共从毛泽东时代起就讲“人民民主专政”、“为人民谋幸福”、“为人民服务”,但他们的行为导致千百万人头落地、被饿死、被迫害致死。习时代一样讲法治、人民至上、全过程民主,却钳制人权、破坏法治,以港版国安法、恐怖主义瓦解香港,砸毁“一国两制”。

陈破空说:“若仅从语言判断,马英九太幼稚,政治上连小学生都不合格。如果习近平讲全过程民主』,你认为他就是会全过程民主吗?事实上,他是‘全过程专制’,他故意讲反话。”

陈破空提到,共产党内部有“打招呼”文化,是统战部“统一战线”三大法宝:“不排除中共方面不断给像马英九在内的人打招呼,帮中共说话,因为中共对其他使馆外国人都打招呼,给台湾、香港亲共人士私下打招呼。”

民主进步党六四脸书发意。(民主进步党脸书)

民主进步党六四脸书发意。(民主进步党脸书)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六四33周年发文。(朱立伦脸书)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六四33周年发文。(朱立伦脸书)

马英九借六四批评民进党 陈破空批评搞双重标准

陈破空认为,马英九处于政党竞争劣势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至少应明白台湾是民主社会、多党竞争,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独立司法,这些中共完全是零、甚至负数。况且,他利用六四批评民进党,是搞双重标准。

陈破空说:“对民进党用好像比天堂高的标准,对共产党用最低,仿佛比地狱还低的标准去看,给人造成错觉,好像他在贬低民进党,褒扬共产党,贬低蔡英文,褒扬习近平。我觉得他这种作法不仅是对台湾民主的污名化,对他本人也有杀伤、政治上的自杀行为。”

寻求政治庇护滞台的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指出,在野党领导人可批评执政者,但把六四扯进来,称习近平“全过程民主”优秀,甚至还要超越台湾的自由民主,很讽刺。“马英九先生他捡到的不是枪,可能是捡到扫帚。他想打民进党,打不到,反而会被自己的扫帚扫进垃圾堆。”

滞台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4日参加台北中正纪念堂六四33周年晚会,后方为耻辱柱。(记者夏小华摄)

滞台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4日参加台北中正纪念堂六四33周年晚会,后方为耻辱柱。(记者夏小华摄)

龚与剑提到,当年八九民运袭卷全中国,各地都有游行、被逮捕、被屠杀。1989年8月他12岁,和同学用毛笔字写大字报,在湖南家乡张贴大字报,揭露中共用坦克和机关枪镇压六四学生血洗天安门,呼吁民众起身为学生报仇,打倒邓小平、李鹏、共产党,争取民主自由。他持续多年进行纪念六四的活动,1994年6月被抓、以反革命罪被送劳教二年,同月并遭学校开除。

龚与剑说:“马总统曾说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要谈。他对中共的现状、历史未来、对习近平上台后中国真实的情况,所知不如一个幼稚园小孩子,为什么?我参加台北自由广场六四33周年晚会,看香港民众带小孩子,孩子问,为什么这耻辱柱是红的?妈妈细心解释:是中国人的血染红的。”

龚与剑说,中共虽称人民民主专政,但谁是人民谁是敌人?是共产党说了算,跟国民党白色恐怖有异曲同工之妙。当年老蒋就在异议分子判决书上直接批示“枪决可也”。马英九赞美习近平,骨子里还是党国威权思维。

人在北京的时事评论员华颇说,中共已说了中国的民主是“中国特色”的,和西方民主是两码事。

对马英九呼吁大陆当局,勇于面对历史、承担责任,华颇说:“对于这个问题,在江胡年代采取回避淡化的态度,但是在习近平年代态度很确定,这是铁案,不会翻,因为没有当初采取断然的措施,就没有今天中国经济繁荣的局面,所以已旗帜鲜明地肯定了当初的作法,所以不会有翻案、承担责任。”

华人民主书院众筹重现耻辱柱,4日在台北中正纪念堂六四33周年晚会立柱。(记者夏小华摄)

华人民主书院众筹重现耻辱柱,4日在台北中正纪念堂六四33周年晚会立柱。(记者夏小华摄)

马英九称赞习氏民主 民进党批评贻笑国际

至于台湾内部怎么看马的发言?民进党表示,马英九误导大众视听、批评台湾民主,谄媚习近平,其言论不仅贻笑国际,也恐让目前正在访美的朱立伦无地自容。行政院长苏贞昌说,台湾的民主是全世界公认,竟有人违逆事实、为专制极权涂脂抹粉,台湾人民不接受,也一定成为世界笑柄。

独派政党、台湾基进党秘书长王兴焕认为,反映马英九“亲中仇台”逻辑,源于他中国国族主义信仰。他不只认同中国,甚至自愿为中国擦脂抹粉、文过饰非。将“抗中保台”与“不自由的民主”、“民选的专制”打包在一起,美化中国、丑化台湾,曝露其“化独渐统”的国族使命,心态与行为如“台奸”。

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在脸书以“吃惊”形容“差一点以为是读到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谈话”、“入侵乌克兰的俄罗斯总统普丁(即普京),也可以说成和平的使者了”。

国民党对马英九的谈话未有进一步说法。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则在脸书表示,三十三年后的此刻回顾,更不免感慨:如果当年历史走出不同结局,今天的香港、台海、新疆,甚至当前整体的全球局势,是否能有很大的不同?不能忘记,当年曾有那么一群热爱自由的中国青年,为了理想洒下热血、牺牲生命。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陈美华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