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习连任?中共帮规设埋伏

0
Ch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 sings the national anthem during the closing session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on March 11, 2022. (Photo by Leo RAMIREZ / AFP)

图为习近平于2022年3月11日中共两会闭幕式。(Leo Ramirez/AFP)

中共二十大预料今秋举行,北戴河会议前,有关习近平连任问题再起波澜。近日一份中共文件被发现限制中共中央最高领导人只能任两届任期。有观点认为习近平或会交出总书记,只任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但这类规定能否制约习?有关中共内斗与政权未来倒台的关系也令人关注。

中共领导人任期有限制 分析指习近平或放弃当总书记

6月1日,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发推提到,中共一个叫“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暂行规定”(下称“暂行规定”)的文件于2006年起颁布实施,没有做过修订,这个规定至今有效。

大纪元记者发现,这个“暂行规定”,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中国政府网均能查到。其中第二条说明,“本规定适用于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的工作部门和工作机构的正职领导成员”,等等。

第六条说明,“党政领导干部在同一职位上连续任职达到两个任期,不再推荐、提名或者任命担任同一职务。”

第七条,“党政领导干部担任同一层次领导职务累计达到15年的,不再推荐、提名或者任命担任第二条所列范围内的同一层次领导职务。根据干部个人情况和工作需要对其工作予以适当安排。”

台媒“上报”6月5日发表评论文章称,依此“暂行规定”,中共中央总书记一职,只能任两届。习近平可能被“暂行规定”约束,只能任两届的总书记,仅担任已修宪破除连任限制的国家主席和无任期限制的军委主席。而据第七条规定,李克强或还可以担任一届(五年)的正国级的其它职位,包括总书记。

文章认为,总书记被习作为和反习派求妥协,是可进可退的筹码,可能变为虚职。习保有军权,同时使国家主席从虚职变实职。至于早有传闻习近平要恢复1982年撤销的中央党主席职务,该观点认为,由于动作太大,习不一定能做到。

另外,江苏民进网(民进是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共治下的所谓民主党派之一),2017年11月6日,曾发表一个民进淮安直属二支部的“关于《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暂行规定》任期修改的建议”,声称:习近平总书记十九大届满也就是69岁,建议将“暂行规定”第六条修改为“党政领导干部在同一职位上连续任职达到两个任期,不再推荐、提名或者任命担任同一职务,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除外”。

“上报”上述文章称,围绕习近平连任的实质障碍,早在中共十九大后就一直在党内或体制内议论,一直拖到现在,到中共二十大,或有好戏看。

中共党内文件设限对习二十大难制约?

悉尼科技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6月6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其他高层和那些元老要挑战习近平的理由很多,中共的党章、还有2006年这个任期暂行规定,这些都是。问题是他们有没有这个政治意志来放手一搏。

“从八十年代以来,都是任两届,这实际是个成文的规定。那么他们在十九大凭什么废掉(国家)主席的任期制呢?”

2018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取消了国家主席和国家副主席的连任限制,《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删除“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这广被视为习近平为第三任期甚至终身掌权铺路。

冯崇义说:“(暂行规定)它是中央亲自做的决定,跟党章是同样有效的东西。但是在十九大,就没有人把这个东西拿到台面上来,就是为了乌纱帽,为了避免受到习近平的打击。”

旅澳法学家袁红冰6日对大纪元表示,这种中共的规定之类,在习近平的眼里是没有用的。

“按照宪法,国家主席也不能连任,但是他不是修改宪法了吗?而且当时修改宪法,是有军队进入会场(威慑)的。现在说党的文件不可逾越,但这些也都是可以被改变的。”

“当年林彪作为毛泽东的接班人,还写入党章,(他)不是照样折戟沉沙了吗?”袁红冰说,现在各种猜测李克强,和元老之类可以反掉习近平的说法甚嚣尘上。但事实上习近平现在已经建立一整套的个人独裁的政治逻辑。他通过特务统治,已严格地控制住了中共的各级官僚,想要靠李克强、党内元老来改变这种局面,没有可能。

不过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认为,现在《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暂行规定》被关注也好,外媒放出的李克强权力上升,将替代习近平也好,可能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对外放风的一种方式。

李林一表示,对习来说,失去一个总书记的职务,对习来说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所以他不会愿意让步。对习的反对派系来说,一定会抓住某些机会比如这个“暂行规定”,哪怕是旁敲侧击,也会逼着习在权力上有所让步。

中共党内斗争与政权终结的关系

最近的上海封城制造的人道灾难,让海外观察人士更多的关注中共暴政不应延续,在讨论它将如何倒台,比如中共党内力量是否还能起作用。

冯崇义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本身沾满人民鲜血,贪污、腐败很普遍,但里头有些人是有良知的,“很多潜伏的人你不知道,他良心还在,他是不得已。”但是人是会随着形势突变而变化的。

他说:“这个党很邪恶,但是这不意味着这个党里头所有人都坏。胡温时期,维稳跟维权之间有拉锯战,已经干了十年,周永康和薄熙来被干翻了,他们代表维稳的最顽固的力量。(当时)起码说维权律师、各种各样的非政府组织还在,家庭教会不断打压,但是他们还允许活动。那时候香港出报纸传回中国,很多书我经常带回去,有时候它(边检)会拦住没收,不是每次都收,像《赵紫阳的改革历程》,我就一下子二十本拿回去,哪怕海关看到了,他就打手势让我赶快走。

“这不是一人的行为模式,是适应环境的,环境变了,他就变。六四之前,万人空巷,全国所有大城市的人都是来支持学生的。但后来枪声一响,就被震住了,后来人又变回去了。所以有时候,人心如流水,因为时势发生不同变化。”

冯崇义认为,等习近平作为加速师,最后车毁人亡,中国人才觉醒,这是中国多种变革方式里面最坏的方式,并不是唯一的路。还有其它可能,“比如习近平明天病亡了,或者被推倒了,有一个突发事件触发了转型。(中共党内)许多人表现就会不一样,可能开放政治权力。开圆桌会议,让大家公推成立一个临时委员会,召集天下贤达,来共商国是。”

李林一表示,目前中共乱象很多。外界公认党内存在激烈的权力斗争,实际是中共自己在消耗自己。尤其是现在躲在暗处的江派势力,对习虎视眈眈,等着习继续犯错,特别是等着中国经济继续向下走,伺机对习发难。未来,内斗无疑将成为中共垮掉的推动力之一。

袁红冰则认为,中共违背整个人类历史发展的趋势,最后走向灭亡是肯定的。但是中共党内的权力斗争不可能让中国走上自由民主。

“中国自由民主的唯一道路,就是向前苏联人民学习,通过全民反抗,实现全民起义,才能真正地摧毁中共暴政。”袁红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