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抛防疫九不准 官媒呼应 分析:高层甩锅

0
SHANGHAI, CHINA - APRIL 01: People line up for nucleic acid testing at a residential block during a citywide COVID-19 nucleic acid testing campaign on April 1, 2022 in Shanghai, China. (Photo by Zhang Suoqing/VCG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4月1日,上海市民接受核酸检测。(Zhang Suoqing/VCG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卫健委提出针对防疫乱象的“九不准”后,上海官媒连续刊文批各地的“常态化核酸检测”政策。目前一些省份“动态清零”有所松动。观察人士认为,这是中共高层在甩锅,和中共内斗也有关系,“九不准”的最终效果还有待观察。

中共卫健委发布防疫“ 九不准”上海官媒呼应

上海官媒澎湃新闻6月6日以“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层层加码”为题发表社论,呼应中共国务院发布的防疫“九不准”政策,并肯定江西、安徽合肥等地的松绑措施。

中共卫健委6月5日已提出针对各地防疫乱加码的“九不准”措施。包括不准随意将限制出行的范围由中、高风险地区扩大到其它地区;不准对来自低风险地区人员采取强制劝返、隔离等限制措施;不准随意延长中高风险区及封控区的管控时间,等等。当局声称,在防疫方面坚决防止“简单化”、“一刀切”和“层层加码”等现象。

6月5日,澎湃新闻曾刊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赵宏的一篇文章,批评各地政府不应该为规避责任、谋求速效就无限度、高频次地全员核酸检测。常态化核酸检测成为民众的沉重负累,当局还要为此耗费的巨额经济和人力成本,并付出高昂的“执法”成本。

5月31日吉林省四平市发布通告称,两次未测核酸者,依法行政拘留10天,罚款500元。通告引发众怒,政府急忙删除此规定。图为2022年4月7日,吉林市居民接受核酸检测。(STR/AFP)

上月中共官方在全国推“常态化核酸检测”,各地跟进,但不少地方频密的检测引发民怨沸腾。地方财政无法承担巨大的检测费用也引起热议。有地方已下令民众自费检测。连经济发达的上海市也宣布自费检测只持续到6月30日。

近期全国“动态清零”有所松动。据陆媒统计,江西、安徽、江苏和广东多地下令松绑人员流动,对低风险地区取消查验核酸证明。不过,各地对跨省流动人员的检测依然严格。部分城市,包括北京、深圳、郑州市,则继续强化核酸检测规定。

分析:中共高层甩锅 地方无所适从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6月6日对大纪元表示,这个“九不准”,明显是一个中共高层的甩锅行为。

“前几个月的他们那种疯狂的做法、一刀切的做法,已经造成了天怒人怨,造成了很多次生的灾害,祸害远远大于疫情本身。已经蔓延到国际社会对中共政府(产生)极其负面的评价。现在他们为了安抚民心,挽回他们的脸面,特别是要维护最高层的脸面,所以现在出台这个政策,并对下边这些人责难。好像原来的极端的一刀切的封城、封区、封村,层层加码的做法都是基层干的,好像上面原来没有这么要求。

“所以前几天就有一个说法,上海封城并不是中央的意思,是下面自己干的。很多人回过头来自嘲,说都是我们老百姓自己要封,或者都是居委会要封,不是你上面要求的。很多人讽刺、挖苦中共高层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赖建平认为,中共的基层官员能否落实这个所谓的“九不准”,还要观察。因为现在的做法是从一个极端,走另外一个极端。一方面要坚持所谓的动态清零、社会面清零。另一方面现在又要求“九不准”,就是要放松防疫政策。下面的基层官员会感到无所适从。

“因为上边考核政绩的一个依据,就是你有没有做好防控工作,是不是还有新增病例,你九不准,他们还是要承担所谓的防控不力的政治责任,甚至是法律责任。我觉得大多数官员,在左右为难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阳奉阴违。”

武汉市民刘先生6月6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官方公布的文件,到了地方,到了乡镇和社区,也会变味。“这个我也不信他的,他想怎么搞,我们只能听之任之。武汉市照样做,三天一做,你不做,72小时以后就亏了,回来你就出行难了,没有什么改变。”

刘先生认为,各地政府大小官员执行政策会有很大的偏差。这是中国的现实。

防疫涉中共高层权斗?

在世界范围采取与病毒共存的温和防疫模式之际,中共一直坚持以严厉封控为标志的动态清零模式,其中在上海封城期间产生严重次生灾害,引发国际关注。

5月5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再次强调,“动态清零”不动摇,并同一切否定防疫政策的言行作斗争。但到5月25日,李克强紧急召开“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罕见承认中国经济严重下滑。

赖建平表示,不少人认为中共防疫涉及政治斗争,中共高层有两派,以李克强为首的这些人要保经济、保民生,习近平这一派要政治上树立所谓“伟光正”的形象,一定要把野蛮的防控政策贯彻到底。“不管这种所谓的斗争存在不存在,但是很现实的就是,防控路线极左路线显然是错误的。错了以后他要挽回这个面子。”

赖建平说,现在中共高层明显是对地方甩锅,并且是倒打一耙,“他们最高层没有承担责任的勇气,把责任归咎于基层。目的是为了维护最高当局的脸面,为了维护他的政权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