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很美:写在中国政治大变革前夜

0

结论:以目前中国人的认知水平,这次的换人只能是下一个轮回的开始,总体好不到哪里去。中国距离一个自由,民主,富强的国家,还有很长的距离。

假如明天发生了领导人的变更,甚至是政策的调整,目的并非为了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利益,而是为了挽救共产党执政危机的迫不得已。国家体制改革,政治民主化,在这个国家近期不可能发生,因为中国人没有这个意识。

这几天,关于北京宫廷逼宫的那点事,在网上吵的沸沸扬扬,听信者有之,怀疑者有之。我的态度是,无风不起浪,传出这些事情,谣言也罢,事实也罢,真假参半也罢,它反映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Something went wrong. 人们无论是出于对国家前途的忧虑,还是出于自身利益受到了实际的伤害,反正,人心思变。至于往哪儿变,怎么变,估计也是走一步说一步,并无一个根治这个国家的治疗方案,仅仅从传谣的内容就可以看出,让李中堂上位,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要比习一尊好一点就行。这回,我们的李中堂就真的应验了他的名字,”克强”,专克政治强人。

假如有人为此长舒一口气,以为今后一切都重归于好,结论未免早了。让李来掌权,这只是对目前从大局上,把向着悬崖猛冲的国家拽回来的一个暂时措施,绝非长久之计。即便是李上台,只能是止损,一时无法弥补这十年来习给中国政治经济外交带来的实质性伤害,因为问题早已深入骨髓,基本上是病入膏肓了,其中有这10年乱政的损失,也有几十年经济发展积累的泡沫,这个国家经济不可避免地步入下行通道,换了华佗也回天无力。初步观察,李中堂是个事务派,或实务派,并不是一个领导中国进行深刻政治改革的领袖人物。

明眼人都看得清楚,中国目前面临种种困境,政治的,经济的,外交的,有客观的,也有自己做的,最迫切的问题就是中美关系,因为外贸是中国经济的最大支柱,即便是经济问题,很大程度上深受中美关系的影响和制约。也许有人会讲,那咱们就着手恢复中美关系呗,向美国服软示好呗,就像汪洋讲的,过好”夫妻生活”呗。可事情并非那么简单。首先,你如何过老百姓这一关?你把人民都推向反美前线了,昨天还在痛骂美帝,今天要”卿卿我我”,如何跟民众解释?这个转弯还真的不能太急,否则会翻车的。核心问题一个也躲不过去,贸易纠纷,武统台湾,南海建岛,武汉病毒溯源,这些问题都需要清零,中共的难题在于,决策者作为一个火车头必须立即转向,同时确保后面的车厢立即跟上,否则自己就会被甩出去。

那好,我慢慢转,但时间不等人呐。中美之间改善关系,有许多实质性的工作必须立即着手,迟了就无法挽回,很多损失是不可逆的,比如,阻止资本外流和产业外迁,停止惹恼美国的上述扩张行动,最难的是,欲与西方改善关系,中国就必须立即表态支持乌克兰,谴责俄罗斯。李克强做得到吗?

更糟糕的是,改善关系只是中国的一厢情愿,人家美国是否会领你的情,那还不好说。这些年,你们那个”为富不仁”,背信弃义的战狼嘴脸暴露的相当充分,要想让人家彻底忘却,记忆清零,起码也得等这代人都死光了吧,至少50年!你想让日本再像40年前那样,给你几百亿美元的无息贷款,再想让美国支持你加入国际机构,帮助你经济腾飞,从而让你超越美国,天天高喊”东升西降”,把人家当傻子呢。

国内的经济问题的麻烦大了,随便一个难题就够新主子喝一壶的,比如房地产,那么多的房企大鳄巨额爆雷,拯救他们是要拿出真金白银的。放任他们倒闭,势必又拖累银行,引发连锁反应,难哪。很快会到来的失业大潮,换哪个领导人都头疼。

习当年从胡温手里接收一个金元宝,今天他给继任者一个烂摊子,没有最烂,只有更烂,习这10年打压实体经济造成的倒退, 40年经济高速发展所积累的经济泡沫,比如超发的巨额货币,是主动刺破它,搞休克疗法,还是慢撒气,新主人必须立即行动,代价吗,还是要国民承担,谁也跑不掉。

眼下谣言满天飞,说明大家都把气出在了习身上,”天下苦习久矣!” 换上谁都比习近平要好,这种想法还是太窄了一点,太现实了,缺乏必要的自我反省。我们应该反思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在信息发达,政治文化昌明的今天,为何出了习这么一个人物,而且祸害中国这么久?川普政府提出要把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这个表述应该如何理解?在我看来,习这几年的执政问题,实质是国家的败落的一个必然现象,而绝非他个人的成败。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是,无论是在习执政当初,甚至是在今天,他的很多执政理念,在老百姓心中还是有广泛思想基础的,一切都是”强国”政策惹的祸,不是不能强,而是不能那么嚣张,特别是时机尚未成熟。假如今天有任何的不满情绪,也是对自身利益受到的损害不满,而不是站在国家利益上的考量,比如很多人都反对长时间封城带来的生活不便,却坚决反对病毒溯源。所以,共产党与中国人不是鸡蛋与石头的关系,而是鸡和蛋的关系,共产党是中国人下的蛋。

目前谣言的疯传,也折射出了人们的一个盼望明君心态。而这种心态,又恰恰是产生独裁的土壤。从历史上看,独裁者都有一个共性,就是把党的利益,甚至是他个的独裁野心,有机地转化为每个国民的共识和动力。在寻找这种利益共同点方面,中共驾轻就熟,愚弄百姓与股掌之间,人们却浑然不觉,而且还非常享受。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反腐,一党专政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腐败,它又时刻高调反腐,以此来强化自己的统治,天下再也没有比这更滑稽的事了。以这种民众认识水平基础,就不要痴望建立民主政治。

明君肯定是有的,并非由于他更贤明,而是没有资本让他继续折腾了。他的使命是重新积累财富。但这个明君无法确保中国财富积累永远持续下去,暂时的富裕势必催生新的独裁者,因为富起来的国人眼睛早已平视甚至是俯视这个世界了,这时他们会在党内寻找一个”强人”,代表他们的政治诉求,在各种条件远不成熟的时候到处扩张。这个强人一定会把事情搞砸,因为一个不认同普世价值的民族,不可能真正强大起来,暂时的经济增长只能带来虚幻的错觉,因此做出错误的判断和行动,回头来国力又被清零。无一例外的,独裁最后的结局肯定是把国家搞坏,但没有关系,反正这也不是头一回,一切重来嘛。于是又进入了下一个轮回。

这就是所谓的帝王周期律,以现在国人对政党和国家政体的认识,这个轮回怕是躲不过去了。对于过往的教训,最应该反省的是民众,他们反而无感。倒是执政党从中悟出了道理,从而提高了执政艺术,借此不断延长政治寿命。比如说,人们误认为是人民结束了文革,其实不然,是共产党结束了文革,因为再不改革就无法执政了。邓小平搞改革开放,不是挽救了中国,而是挽救了共产党。文革再搞50年,人民也承受得了,中国也不会亡国,但共产党会下台。北朝鲜不也过的很好嘛。什么叫亡国?就是别人要侵略和占领你,回想文革,虽然民不聊生,但没有人想侵略中国。而且你越是贫穷落后,别人越是没有侵略的动机和利益诉求。比如今天的非洲,有很多穷国,有谁会想到去侵略他?他是否亡国与我有何关系?随他去吧。所以我说,即便是明天高层换人了,那也不是为你而换的,是赵家人不能容忍习再这么折腾了。老百姓不必太高兴。换来换去,有一个是不变的,共产党执政不变。即便是共产党倒台了,换另外一个叫什么民主党,最后还是独裁,因为民众的思想未变,愚昧与无知造成了中国历史轮回的周而复始。

对于中国的政局,我有二点看法。第一,中国近几十年内不可能走向真正的民主社会,无论谁上台,都是共产党执政,唯有鹰派与鸽派的区别。民主政治,其关键不在于建立,而在于维系,民主政体的根基在于民众强有力的民主意识,纠错意识与行动力。假如民众缺乏民主意识,政权就一定会被独裁者窃取。一句话,假如政府干坏事,谁来反对?像上海封城那些事,在美国不可能发生,老百姓有枪!虽然平时很多人做了枪下冤魂,但也确保了这个国家的基石不移。这也许是当年的国父们设计持枪法的初衷吧。当初毛他们闹革命的初衷也是想搞民主,共和,但他后来走偏了,并无人反对,民众早就被驯服了。

第二,政策转型的过程会相当痛苦,对于每个人来讲,可见的和不可预期的境遇会相当糟糕,对此必须有充分的思想和物质准备。一个人经历了富裕后的返贫,与当年贫穷时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哪怕是明天就实行最优化的政策,很多事情还会随着惯性变得更糟,然后才会慢慢变好,但过程会相当漫长。民众会遭受”长痛还是短痛””保婴儿或保产妇”的艰难选择。用当年奥巴马的话,”Things will get worse before it gets better.”前40年中国遇到的那种高速增长机遇,今后40年再也不会有了。

愚昧与专制是一对孪生兄弟,中国人把国民的劣根性在贫穷与富裕二种家境下的形态都展现给世人了。40年前的改革开放,把中共的敛财的贪婪与民众对财富的渴望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成效极佳,共产党的威望曾经达到最高点,令美国的政党望尘莫及。用金钱来掩盖民众的愚昧,用GDP来粉饰专制的野蛮,一场疫情下来,脸上的胭脂全脱落了,露出了狰狞的面目。现在的换人,就是换一个牌子的粉底霜,再抹上去,会漂亮一点,但那副皮囊没变。

(作者:北美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