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后疫情时代觉醒的医道良知

0

何清涟:后疫情时代觉醒的医道良知

一些国家/地区要求在国际旅客入境时出示疫苗护照,但这种政策也招致许多人的强烈反对。图为COVID-19 疫苗护照资料照。(Shutterstock)

Covid-19疫情发生两年半以来,全世界一直生活在疫情带来的恐慌与各种次生灾害中。尽管大重置的主要提倡者、世界经济论坛(WEF)的创办者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于2020年6月3日宣布,将2021年1月举行的年会(达沃斯论坛)的主题定为“大重置(Great Reset)”,在其署名文章《大重置时机来临》(Now is the time for a ‘great reset’)中,毫不隐讳地提到将利用疫情重置资本主义,但左派硬将这说成是保守派编造的“阴谋论”,不肯承认大重置计划的存在。随着疫情被深度政治利用的事实显化,终于有人意识到,这场疫情不是一场公共卫生事件,成了左派建立“世界新秩序”(New World Order)的杠杆。最近一个月接踵发生的两件大事,说明有识之士正在反思疫情的由来及其被政治操纵的恶劣后果。

国际医学界对腐败联盟的声讨

2022 年 5 月 11 日,一份代表来自世界各国 17,000 名医生和医学科学家的联合声明《恢复科学诚信》发表于“全球新冠军肺炎峰会”(GLOBAL COVID SUMMIT)网站上。声明开头就直指由大型科技公司、媒体、(医疗)学术界和政府机构这一“平行联盟”(a parallel alliance)对疫情的恶意利用:

“我们,来自世界各国的医生和医学科学家,通过我们对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忠诚团结起来,认识到强加给医生和患者的灾难性 COVID-19 公共卫生政策是制药、保险和医疗联盟腐败的结果。医疗机构,以及控制它们的金融信托已经渗透到医疗系统的各个层面,并受到大型科技、媒体、学术界和政府机构的平行联盟的保护和支持,他们从这场精心策划的灾难中获利”,这封公开信“旨在结束国家紧急状态、恢复科学诚信并解决危害人类罪。”

这封联名信的措辞非常尖锐且毫不含糊,直指国际卫生组织与各国政府强加给医生和患者的灾难性 COVID-19 公共卫生政策是制药、保险和医疗联盟腐败的结果,是“危害人类罪”,并成为这个腐败联盟共同谋利的手段。公开信指出,医学界剥夺了患者为实验性 COVID-19 注射提供真正知情同意的基本人权。这些灾难性的决定是以牺牲无辜者的利益为代价的,因为故意拒绝关键和时间敏感的治疗,或者由于强制基因治疗注射,导致患者死亡;对敢于说真话的医生动辄以解雇相威胁。

这封公开信毫不避讳疫情成了别有政治企图者的政治工具:“由于政府、公共卫生官员和媒体的广泛审查和宣传,我们的患者也无法获得了解疫苗及其替代品的风险和益处所需的信息。患者继续遭受强制封锁,这损害了他们的健康、职业和儿童教育,并破坏了对公民社会至关重要的社会和家庭纽带。这不是巧合。在题为《COVID-19:大重置》的书中,该联盟的领导层明确表示,他们的意图是利用 COVID-19 作为重置我们整个全球社会、文化、政治结构和经济的‘机会’。……全球新冠肺炎峰会的使命是结束这场被非法强加给世界的精心策划的危机,并正式宣布这个腐败联盟的行为无异于危害人类罪。”

这封联名公开信要求医生与医学科学家公开对话,以此为起点,恢复医疗权利和患者自主权,包括神圣医患关系的基本原则,并提出10条原则性要求,其中包括:我们声明辉瑞、Moderna、BioNTech、杨森、阿斯利康及其推动者隐瞒和故意遗漏患者和医生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信息,应立即以欺诈罪起诉。第十条,我们声明必须追究政府和医疗机构的责任。”

这封公开信回答了疫情以来的所有疑问,措辞尖锐客观,想了解真相的人都应该去读。

世卫罕见地承认死亡人数大数据严重夸大

按照WHO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2022年6月7日,全世界covid-19病例数高达5.32亿,死亡人数共计630万。其中美国死亡人数高居第一,101万;印度死亡人数第二,共计52.5万——此前,公布的死亡数据是这个数据的2.5倍左右。

许多人并不了解,这个数据是WHO对今年 5 月 5 日发布的研究报告的被迫纠正。《自然》(Nature)杂志于今年5月下旬登载了一篇《 COVID死亡人数:科学家承认世卫组织估计有误》,文中提到这一修改的来龙去脉:5月的报告估计了 194 个国家的超额死亡率,认为死亡率上升超过预期水平,从 2020 年 1 月到 2021 年 12 月,全球有 1330 万至 1660 万人因大流行而死亡。在对WHO 5 月初发布的原始报告提出一系列问题后,与WHO合作的科学家们纠正了其对大流行造成多少人死亡的估计中的一些令人惊讶的错误。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统计学家 Jon Wakefield 是世卫 COVID-19 全球死亡项目的领导者,据他说,收到反馈后,他立即意识到问题,并于 5 月 18 日在推特上公开发布了修订后的论文。在对其方法的技术论文的修订中,研究人员将德国与大流行相关的死亡人数估计值降低了 37%,使其超额死亡率低于英国和西班牙。

在WHO承认有误的这篇报告中,重点是两个:一是大流行的真正健康成本,covid-19夺走人类多少生命;二是边缘性地承认“政治上很敏感”,但主要是从政府公布的数据是否可信这点来提。17,000名医生及相关专家提出的最严重的问题,即“平行联盟”利用 COVID-19 作为重置全球社会、文化、政治结构和经济的机会却被有意回避了。事实上,加拿大、法国都曾通过强制疫苗政策剥夺公民权利,马克龙明确说过,要有疫苗证才能重新获得公民自由出行并出入公共场所的权利。美国拜登政府也打算这么做,只因共和党州不配合,加上一些疫苗令在联邦法院这一层级被否定,才让拜登政府这一用疫苗护照重置政府与公民之间的权利关系的企图未能实现。

美国左派对疫情的恶意利用铸成历史大错

这里说的历史大错,不是指民主党自身如此认为,而是从美国国运包括人类未来命运着眼——在左派心目中,简方达的一句公开表达最为传神:covid-19是上帝送给左派的礼物。

2020年1月疫情传到美国,美国左派就认为这是打击川普的大好机会,因为当时美国的经济非常靓丽,疫情流行将使美国的经济严重受挫。接下来,左派阵营发现这是为邮寄选票送来的最好理由,《2,000头骡子》(2,000 Mules)这部纪录片为那年通过邮寄选票进行舞弊留下了部分铁证,记录了2,000头“骡子”如何将假票灌入投票箱,强行将美国乃至整个世界转轨到灾难模式这一过程。也因此,无论川普当时就疫情发言是对是错,一律是媒体攻击嘲笑的错误(哪怕有些其实后来证明并非错误);也因此,有了17,000位医生公开信中所谈的一切防疫恶政的出现。拜登当时被民主党高层与媒体集体吹捧为“最合适的美国抗疫领导者”。事实上,拜登执政一年多的政绩如何,恐怕连《纽约时报》与CNN也无法直接赞美。

两年半以来,世界被covid-19折磨得精疲力尽,对疫情的起因、真实状况的反思与质疑刚刚开始。西方国家一些强行推行疫苗护照重置公民权利遭遇本国公民激烈抗争,这些西方国家的政府只好趁俄乌战争吸引注意力之后悄悄收兵,改成“人类可与病毒共存的群体免疫状态”。中国则坚持“清零政策”,弄得本国怨声载道,最后也只好改弦易辙,不久前中国卫健委要求各地做到防疫“九不准”,包括不准随意延长中高风险区及封控区的管控时间,不准对符合条件离校返乡的高校生采取隔离等措施,近日终于多地取消查验核酸证明。

尽管covid-19的起源、传播与各国防疫政策恶政化的真相还有待揭开,但国际医疗界要求《恢复科学诚信》公开信揭露腐败联盟利用疫情谋利并达到政治目的,以及WHO的“严重失职”(姑且这样说)在这场疫情中所起的政治作用,不仅在人类瘟疫史上算是第一次,而且疫情借全球化之势,造成的损害前所未有。但愿这封公开信能够掀开covid-19疫情的厚重黑幕一角,让人类避免再度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