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3周年(一):国安法下社会一片「沉寂」 港商:「沉默的大多数」已良知觉醒

0

港人在2019年6月9日可出现百万示威人海;在2020年6月9日仍可无惧警方的枪林弹雨,续自发各区抗争;在2021年6月9日《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小小街站都被打压;至今年6月9日,再无任何团体和人士为反送中运动发声。 路透社资料图片

2019年6月9日,香港破纪录有过百万人上街游行「反送中」。「反送中」运动踏入3周年,今年的6月9日比昔日更为沉寂,港人「沉默的大多数」是否都是政权支持者?香港连锁童装品牌Chickeeduck老板周小龙,向本台回顾自己3年来的「逆权商人」之路,从曾是政治冷感、为利益而选择沉默的一群,到2019年《逃犯条例》修订完全超出底线,激起他打破沉默拒绝「出卖灵魂和港人」。他相信,经过3年动荡洗礼,「沉默的大多数」已良知觉醒,对比泛民在2019年以历来最高投票率大胜区议会选举,与最近建制派垄断的立法会选举创历来最低投票率,已反映大多数港人对种种不公义的反扑,「有良知的人都知谁是谁非」。他怒斥,香港落得如今民主自由没落的境地,正应验末代港督彭定康回归前所言,「忧虑的并非香港的自主权会被北京剥夺,而是这项权利会一点一滴地断送在香港某些人手里」。

港商周小龙因《逃犯条例》打破多年沉默

现身处美国的周小龙周四(9日)接受本台远洋电话访问,形容自2019年后,每年的6月9日,他都「特别扯火」(特别生气)。

周小龙说:当时我有不少建制朋友,在3月、4月,我与他们讨论修例(《逃犯条例》修订)。对方说,点会轮到你? 而且(移交罪行刑期门槛)由3年增至7年。我反问如何得知何法是3年,何法是7年?对方说,总之对不会抓我们。我说你们真厉害,原来知道有免死金牌,权贵当时的心态是多么令人愤怒。他们就是觉得总之自己无事,就无视你们这些香港人会否出事。

访问中,周小龙指会按自己「惯例」,在69「反送中」运动爆发周年当日,于社交平台贴出,在2019年中40位有份投票赞成绕过法案委员会,直上立法会大会「二读」《逃犯条例》修订的建制立法会议员名单,批评他们有份「送香港人返大陆受审」。

周小龙今年6月9日于社交平台贴出,在2019年中40位有份支持投票赞成绕过法案委员会,直上立法会大会「二读」《逃犯条例》修订的建制立法会议员名单(周小龙FB专页)

周小龙今年6月9日于社交平台贴出,在2019年中40位有份支持投票赞成绕过法案委员会,直上立法会大会「二读」《逃犯条例》修订的建制立法会议员名单(周小龙FB专页)

周小龙说:为何过去3年不断地重贴出这40位立法会议员名单?因为在香港关键时候,这些香港人就是会出卖香港人。这是令我出来发声的一个重要关口,是不理会大众和在大陆有生意的人。世界上最贪污的国家推《逃犯条例》,逻辑何在?

周小龙曾于2014年雨伞运动时,责怪示威者阻碍其生意,坦言自己政治立场倾向「浅蓝(开明建制派)」,只重商业利益而对香港政治不闻不问,但经2019年一役,实在不愤政商权贵为顾私利出卖灵魂和香港人,形容是激发他走上「由蓝转黄」的逆权路。

2019年6月9日,年届55岁的周小龙第一次上街游行。(周小龙FB专页)

2019年6月9日,年届55岁的周小龙第一次上街游行。(周小龙FB专页)

周小龙说:三年前今日,我是第一次上街(游行),当时55岁。你可想而知,我之前是多么爱国、政治冷感。当时觉得只要不离谱到出卖家人、朋友,你叫我不出声不理政治,做生意的人是甚么都可以,但是《逃犯条例》是全方位出卖所有人。假设我有家人亲戚在中国做事,如果我都不出声,身为一位商人,那不就是出卖我家人吗?只要你有少少良知,都不会同意这个《逃犯条例》修订。

反送中3周年 港社会不再有示威

香港在2019年6月9日可出现百万示威人海;在2020年6月9日仍可无惧警方的枪林弹雨,续自发各区抗争;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2021年的6月9日就仅有个别新学生组织「本土青年意志」举办「反送中」周年展览,惟小小街站都被打压;至今年6月9日,再无任何团体和人士为「反送中」运动发声。「沉默的大多数」似乎愈来愈多,是否认同港府的「由乱转治」而沉默?如北京、港府所言,反对派都只是少数?

feature-69_4.jpg

2019年6月9日的游行场面,如今无法再出现。(李若如 摄)

周小龙:「沉默的大多数」大都明白「谁是谁非」

周小龙以个人经历为例,去剖白「沉默大多数」的内心世界。他不否认以前香港有不少人基于个人利益考量,尤是经常在中国大陆工作或有生意来往,或在香港的中资公司工作的人,「被迫」选择沉默;另不少草根基层,认为「反对也没有用」。

不过,周指出,经过2019年「反送中」,及后来疫情和《国安法》的洗礼,香港人都不得不觉醒,相信现时香港「沉默的大多数」大多都明白「谁是谁非」,只是无法再发声。他再举例,泛民2019年以历来最高逾7成投票率下大胜区议会选举,对比之下,最近建制派垄断的立法会选举,在港府出尽招「谷票」下,都难逃历来最低的3成投票率,就可明显见到港人对港府的不满。

周小龙说:在立法会选举的数字,有7成的人是不同意现在香港发生的事。但这7成人要吃饭,特别有《国安法》后,我们不能再上街示威游行,我们被剥削政治权利,从商的人也要找其他生存方法。做饮食的,要买中国的、计中国菜的人,始终无论你如何抗争都好,都要生存。如果你有能力的就往其他地方发展生意,就可以为香港发声。你要在香港守住你盘生意就没有办法了,你就只能沉默一些、曲线一些,做好自己的生意,同路人也可以有工开。

林郑:香港已「由乱转治」 周:自欺欺人

过去5年,特首林郑月娥政府任内推动的《逃犯条例》修订、《港区国安法》实施、北京改变香港选制。数以10万港人移民,自「反送中」运动以来有逾万人被捕,泛民和公民社会几乎被全军覆没。林郑形容,当今香港「由乱转治」,维持良好营商环境,她在今年6月9日出席任内最后一次的立法会答问会,称「已交出一张无愧于自己的成绩表」。

对此,周小龙批评林郑「自欺欺人」,指香港如今被剥夺民主、发声自由,在一个备受恐惧威胁的地方,「仍是良好营商环境吗?」他引用末代港督彭定康在1996年10月2日的「预言」来形容香港的命运,「感到忧虑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权会被北京剥夺,而是这项权利会一点一滴地断送在香港某些人手里。」

记者:李若如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