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民主版图萎缩的可忧现

0
7

二○一二以来的习近平十年,尤其经过乌俄战争,美国才惊觉自己面临着修昔底德陷阱。 (美联社档案照)

一九八九前后,堪称当前世界格局的分水岭。苏联,东欧,波兰,共党政权如骨牌垮台。中国,则以首都屠杀人民敉平「反革命动乱」。而后者,西方经过短暂的、虚有其表的制裁,争相与一党专政打交道。而随着中国崛起,经济殖民、输出专制成为其提升国际地位的公式。影响所及,始于一九七○年代中期的,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反因全球化的嘉年华会而逐渐退潮,有些第三波民主化国家,在冷战结束后转向威权主义。

历经一个世代,华府的结论依旧是︰「我们不寻求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 「美国不会设法造成普廷在莫斯科被推翻」,则是从苏东波倒退了。公民社会毫无空间,中俄为首的专制、非民主国家,正在进行专制巩固与扩张。自由之家的「二○二二全球自由报告」示警︰全球民主连续十六年衰退,威权越来越可能取代民主,成为国际上国家治理标准模式。西方不改变专制国家,民主版图则逐渐萎缩,形成一种可忧的现象。

二○二○年底,中俄进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今年四月初,由于入侵乌克兰践踏人权,联大通过暂停俄罗斯在该理事会的职权,而中国投下反对票。五月底,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舍莱至中国访问,几乎沦为北京的宣传工具。现在的中国,不仅不怕外界的人权批评,反而大言不惭自己是人权大国。二月初,中俄联合声明︰各国人民有权选择适合本国国情的民主实践形式和方式;一个国家是否民主,只能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捍卫民主、人权不应成为向别国施压的工具;必须坚持人权普遍性与各国实际相结合,按照本国国情和人民需求保护人权。总而言之,中俄不吃西方那一套。

二二四,俄侵乌,华府仍认定,国际秩序最严重的长期挑战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构成,北京正在挑战二战之后维持世界进步的普世价值。然而,冷战时代致力于终结共党政权的理想,已经在冷战结束后被遗忘了。反而是,对中国经济改革触动政治改革的期待,尽管历经苏东波到天安门事件,依旧保留了下来。在这种不切实际下,西方的焦点心安理得地转移到中国工厂与市场的机会与红利。这不啻给了北京战略机遇,让它得以吸纳西方的先进力量,走向数位极权统治的经济军事大国。二○一二以来的习近平十年,尤其经过乌俄战争,美国才惊觉自己面临着修昔底德陷阱︰中国崛起必然会挑战美国霸权,而美国也必须克服中国威胁。至于,是否必然导致战争,风险正在上升但仍难预测。

五十年来,美国的中国政策,持续奉行上海公报之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和对外政策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是一种「不改变中国」的基调,而北京在苏东波、天安门事件之后,极尽所能「反和平演变」,坚决捍卫一党专政与意识形态。从救亡主题的「反和平演变」 ,到扩张型的「输出专制模式」,习近平展示了庞皮欧的预言︰「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那么共产中国将会改变我们」。西方挹注中国发展,却不寻求改变中国,其所召唤出来的历史幽灵是︰富强。富(经济)了下一步是强(军事),习近平正好在这种阶段出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习近平扮演这种角色,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

长期以来,美国的中国政策,实用、利益当道。 「联中制苏」成功后,依旧继续滋养中共权力/利益集团,无视于六四屠杀暴露之凶兆,遂造成养虎贻患的难局。原因,一是美国的中国政策,缺乏肯楠般终结苏联邪恶帝国的擘画者,遂由策士、商务部、企业短线操作政策,欠缺可久可大的战略宏图。二是,美国的最高决策圈,未能网罗洞悉中共权力/利益集团思维的华裔人才,过度仰赖理论分析的西方中国通、汉学家。而实际上,一九四九以来,弃中就美的华裔人才辈出,但几乎绝缘于华府决策内圈,十分可惜。川普政府首开先例,任命华裔余茂春担任国务院国务卿政策规划办公室中国政策规划首席顾问,他提醒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是两码子事。拜登政府任命华裔戴琪出任贸易代表,最近她提醒取消部分中国商品关税与否,应该放在对中整体战略的高度予以考虑,与商务部偏重缓解通膨不同。凡此突破华府传统官僚盲点的洞察,华府还有不少需要加强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