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敏祯:中共强制显示网路「IP属地」之隐患

0

中國網友嘲諷「愛國的都在離岸,海外的都在牆內」,意外顯露中國身居國外愛國主義者的網路藏匿之處。(美聯社)

中国网友嘲讽「爱国的都在离岸,海外的都在墙内」,意外显露中国身居国外爱国主义者的网路藏匿之处。 (美联社)

中共社交媒体平台「微博」自4月底开放网路用户「IP属地」功能,至5月「微信」、「知乎」、「抖音」、「快手」、「今日头条」、「百家号」、「小红书」等已陆续全面开通,「IP属地」为强制显示,用户无法自行关闭,在中国境外可以显示国家,在境内则可以显示省市。这代表今后所有相关用户在网路上发言或评论时,在现实生活中的「IP属地」将被公开。各平台表示,此为有效帮助「净化网路生态、捍卫网路良序」。

意图恫吓境外势力反自行打脸

中共「网信办」2021年10月发布《互联网用户帐号名称信息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当时即已明定平台应当以显著方式,在用户帐号讯息页面展示帐号「IP属地」;境内用户「IP属地」需标注省(区、市),境外「IP属地」需标注国家(地区)。鉴于今年2月起乌俄战争激化,国际局势动荡,大陆网路平台充斥各种好战言论,甚至带有浓厚的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色彩,加以近期内部疫情处置不当,引发网上民意空前反弹,质疑声浪不断。此刻大幅度揭露批评中国防疫政策的网民「IP属地」多源自西方国家,盼藉由抹黑「西方反华势力」转移内部焦点并平息沸腾民怨。

中共宣称,「IP属地」功能上线,可杜绝网路上的魑魅魍魉发表不实言论、散布有害资讯,有助遏止欲破坏中国稳定的海外虚假资讯活动。此措施原本主要用意是防堵境外网军,但同时揭露诸多号称爱国网红的「帝吧官微」、「连岳」等人「IP属地」均在国外,这些网红通过「爱中国」的网路发言博取广泛关注,以此赚取流量牟利,然同时又在别国享受福利,被中国网友嘲讽「爱国的都在离岸,海外的都在墙内」,此番操作意外显露中国身居国外爱国主义者的网路藏匿之处。

严打非法「IP代理」防不胜防

中共为禁止人民浏览境外资讯,建立长城防火墙,致使数千万网民选择使用VPN(虚拟私人网路)「翻墙」来突破中共的网路审查封锁,致使境内「IP代理」此一产业由来已久。而近年来非法「IP代理」产业一直是中共严厉打击的对象,2021年实施的《数据安全法》第8条与第52条规定,利用「IP代理」服务进行违法行为,即卖家行为也属于违法行为,可径予处罚。中共公安部亦曾在2021年展开「净网行动」,治理动态「IP代理」等网路灰色产业现象,一度关停1.3万多条涉此问题宽频线路、5,000余个宽频上网帐号。

鉴于中共强制公开「IP属地」,用户无法自行关闭,大量中国网友便开始想方设法更改自己位址,相当程度等同变相鼓励非法「IP代理」产业更加蓬勃发展。近期根据陆媒《新京报》、《中国新闻周刊》、《澎湃新闻》等调查发现,搜索引擎平台、电商交易平台、QQ群搜索「IP代理」、「IP位址」等字词,即出现大量通过代理器非法修改「IP属地」的商家,讯息鱼龙混杂,其中最低价格仅需4元人民币∕天,选择包年价格则更优惠,可随机修改IP至全中国任意地区,最高销量已逾10万份。面对中共「网路边疆」不断升级的封锁审查技术,网民亦以相应的技术破解与软体更新来抗衡反击,长此以往重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无解循环。

「防民之口」恐致民怨溃堤

揆诸中共「网信办」自2021年部署「清朗行动」,针对包括「饭圈」乱象整治、打击网路谣言,整治网路直播、短视频领域乱象等15项专项行动,「清朗行动」迫使社交媒体平台风声鹤唳,纷纷进行自我审查。继2022年3月「网信办」新闻发布会称:将持续深入推进互联网用户帐号运营与打击流量造假、黑公关、网路水军等专项行动,社交媒体平台立即响应配合政策,强制展示用户「IP属地」功能。此次将其公开化,目的即是昭告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妄议中央、批评政府并非毫无代价,而是要承担责任。另外此举也将中国公民的居住地与爱国忠诚度联系起来,不论海内外,被认为不够爱国区域的网民帐号将成为偏激狂热的民族主义活动人士狙击目标。

中国民众习惯以「微博」、「微信」、「抖音」等社交媒体当作主要的资讯及情感交流平台,尤其疫情严峻时刻,各地区人民可透由社交媒体分享与传递纾压宣泄,如记录上海在疫情封城下名为《四月之声》的影片,以声音纪录上海封城以来各种人性挣扎,在社交媒体广泛转传,让外界看到上海人真实愤怒。在今年10月中共进入「二十大」前,为避免境外势力干扰与中国形象受损,官方透过网控维稳政策,压制人民言论是最快速便利之手段,惟大疫当前,若缺乏情绪抒发与压力化解的管道,社会冲突矛盾爆发时恐更加激烈凶猛,诚如《国语.周语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

※作者为国防安全研究院网路安全与决策推演研究所政策分析员。本文授权转载,原文出处。

(本评析内容及建议,属作者意见,不代表财团法人国防安全研究院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