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种中国产疫苗患白血病 患者:只能等死(上)

0
8
GUANGZHOU, CHINA - MAY 06: A medial worker prepares a dose of COVID-19 vaccine for an elderly man at a residential community on May 6, 2022 in Guangzhou, Guangdong Province of China. (Photo by Chen Yihang/VCG via Getty Images)

接种大陆国产新冠疫苗后,有民众反映罹患白血病。图为2022年5月3日广州一名医护人员准备为民众注射疫苗。(Chen Yihang/VCG via Getty Images△)

日前,微博热传一群白血病患者公开信表示,接种中国大陆产新冠疫苗后,他们罹患白血病。本报采访三位受访者,介绍自己或家属出现的状况,三位患者中有的已离世,有的无钱医治“只能等死”。

大纪元的访谈于5月30日完成,由于中共对有关群体的打压,记者6月10日再度拨通受访者电话,受访者说,他们所在的微信群组已经被封,相关诉求没有获得回应。还有受访者说,派出所公安天天打电话来,要求不在群里发言,不让维权上访等。

耗尽钱财治白血病 只能等死

居住在山东济南的宫先生告诉大纪元,去年起开始治疗,耗尽所有的钱财,身体状况仍然不好,“现在身上有出血点儿,非常多,血小板也挺低的。有的时候心脏跳得很快,头也疼。”

宫先生去年接受海外媒体新唐人采访时说,2021年5月8日接种疫苗后,身体一直不舒服,到5月20日开始感到恶心,然后嗓子感到卡,吃不下东西。之后,情况越来越不好,7月20日呕吐并晕倒,第二天被诊断为白血病。

这封题为《疑接苗患白血病群体的公开信》在微博上热传,公开信的作者是来自中国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的白血病患者。

多位患者在《公开信》投书中表示,他们2021年接种新冠疫苗后,身体出现不同程度的发烧、盗汗、咳嗽、头疼、呕吐、乏力、腹泻、呼吸困难等症状,经检查他们都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

所不同的是,《公开信》投书者们接种的主要是科兴生物疫苗,还有国药集团北京生物和武汉生物的灭活疫苗、由长春生物代产的北京生物疫苗和智飞生物等公司的新冠病毒疫苗,而宫先生接种的是中国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生产的“克威莎”(CONVIDECIA)疫苗。

宫先生还说:“不能出去打工,没有收入来源,就是(只能)看着自己的生命一天天的这样耗尽。没钱治病,只能等死了”

他告诉大纪元,除了他以外,他身边还有一位认识的人,也是接种康希诺公司的“克威莎”后得了白血病。

想不到 打疫苗会得病

家住河北保定的尹女士,施打的是国药北京生物灭活疫苗。她接种第一剂后就出现了症状,但却未给予重视。2021年5月1日,打了第二针后,她的症状加重。最终她被确诊为B-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打第一针的时候,也是有点儿咳嗽,但是没当回事;第二针之后病情就开始加重,咳嗽、胸闷气短,也没引起注意,就当感冒治:谁也没想到,打疫苗会得病。”知情人张先生描述了尹女士的状况。

张先生接着告诉大纪元:“治了一个多月不好,老咳嗽。然后,后背又开始疼了,去医院检查血液有问题⋯⋯”

他还说,检查的时候,尹女士的血小板三十多。从去年8月份确诊后就开始治疗,到今年5月,9个月过去了。在这期间,有6个月都是住院。在大纪元记者打电话采访时,尹女士还在住院接受治疗。

根据《公开信》,多数人接种两针后出现问题,部分人接种一针或三针出现症状。大多数人在接种几天后出现症状,继而确诊为白血病,主要是急性淋巴系白血病、急性髓系白血病两种。

信中写道:“我们从来没想过,全民接种的新冠疫苗,会出现如此严重的不良后果⋯⋯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接种新冠疫苗,我们真的得了白血病,(而且)不是个例,我们是一个群体”。

接种第三针出状况 一个半月撒手人寰

本报采访的三位患者中,最为不幸的是深圳的钟女士。她接种第三剂科兴疫苗第二天就出现了症状,经检查确诊罹患急性B细胞淋巴母细胞白血病,一个半月后,她的两个孩子从此失去了母亲。

“她是前个月4月8号打的疫苗,然后4月9号就出现症状了。最后确诊B淋巴母细胞白血病,事情发生了,家人都哭诉无门。她三十六岁,丢下两个娃。一个十岁,一个四岁 。”钟女士的家属对大纪元说。

知情人说,钟女士是全职的家庭主妇,作息都很规律,近五年的各种体检报告显示都非常健康,“就是因为打了疫苗后,产生了不良反应,然后导致了这个病(白血病)。”

接种疫苗前身体健康

本报采访的三位患者有一个共同点:接种疫苗前身体一直健康。有两位受访者还强调,家族中没有患白血病史。

患者尹女士的家属告诉大纪元,尹女士接种疫苗前“身体都挺好的”,生第二个孩子以来,一直在家带孩子,老二已经3岁了。

“大夫问,家里有没有在装修房子,有没有接触甲醛呢?我说,她天天都在家带孩子,怎么还能接触甲醛呢?

“大夫又问,有没有家族史?我说,她家老人都挺好的,活到七八十岁都挺好的,哪有家庭史啊?”家属说。

罹患白血病的宫先生也说,自己打疫苗之前身体特别健康,家族中没人得过白血病,“是不是打疫苗引起的(白血病),我自己心里十分清楚,我就是打这天津康希诺的(克威莎)新冠疫苗得的这个白血病。”

《公开信》的投书者们也表示,接种疫苗前,他们身体健康,没有家族遗传病史。多人在接种前进行过体检,还献血;另外,他们也没从事过放射性工作,他们生存的环境不存在污染。

接种疫苗后罹患白血病人数增

令人担忧的是,这样的群体人数正在增加。《公开信》说,根据他们接触的几个群的统计,罹患白血病者有几百人。他们在就医过程中,也留意到类似群体人数激增。自2021年以来,大量白血病患者在微博、轻松筹及水滴筹等平台述说自己的遭遇,“保守估算,接种疫苗后突发白血病的人数应在万人以上”。

尹女士的家属说,“到抖音里只要搜索‘疫苗’‘白血病”’,你看看得白血病的人有多少!”

宫先生也告诉大纪元,在自己的社交圈子里打疫苗后得白血病的人数多,“光山东省内的小群里边就有三百多人,(其中)男性人数多”。

官方未正面回应民众的担忧

由于《公开信》以及打疫苗后罹患白血病的诉说在网上此起彼伏,5月27日,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接种新冠疫苗与患白血病是否有关联。

中共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回应称,判断疫苗不良反应,需考虑时间及关联的强度等6方面因素。

而香港政府专家顾问许树昌,在中共那场新闻发布会后对《香港01》称,“没有证据”显示新冠疫苗会引致白血病,两者“没有关联”。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受限于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港府专家的说法未能反映真实情况。

专家:打疫苗后 出现大量白血病不良事件

记者将三位受访患者所在的一份拥有一千多例通报疫苗不良事件名单,提交给海外专家、欧洲病毒学家及生物技术公司首席科学家董宇红评估。

董宇红表示,以她多年在药厂工作的经验,这份报告非常详尽地提供了受害者信息(姓名、地址、电话),而且几乎每个人都提供了接种疫苗的名称(科兴疫苗居多,还有其它国内厂牌),以及只有医生才能提供的病理学诊断,符合了不良事件报告的要素。

她表示,这份疫苗受害名单可信度高,她初步统计以男性居多,平均年龄30岁左右,其中,医生诊断最多的疾病是急性髓性白血病及急性淋巴性白血病。

她在“健康1+1”节目中分析,“白血病需要通过血液细胞的基因发生突变,导致异常细胞大量增生,逐渐把血液的好细胞取代了,才能诊断为白血病,这也是为什么44%报告人是打完第二针疫苗后,平均84天诊断为白血病。这个(疫苗不良事件)时间点和白血病发生的病理机制是吻合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