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普京自揭对乌战争遮羞布,真正的分水岭到了

0

Original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6-11 22:56 Posted on 安徽

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9日在参加纪念彼得大帝冥诞350周年展览后的一场演讲中暗示,俄正在对乌克兰进行的战争,就像当年彼得大帝征战瑞典、“收复”俄罗斯的土地一样,是要拿回原本就属于俄罗斯的领土,以致力于奠定其作为一个伟大国家的基础。

他自比为“现代”的彼得大帝,强调完成对乌战争并最终使乌克兰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不复存在,乃是其历史责任。

这位总统在说明开展对乌战争的理由方面,数易其说。

在2月21日召集的联邦安全会议扩大会议上,他力排众议对“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进行正式外交承认,两天后下达命令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并以富于感性的语言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将俄罗斯对乌军事行动归咎于基辅当局对顿巴斯地区的俄罗斯民族实施“种族灭绝”,“民族主义分子”和“纳粹主义分子”占据了乌克兰政权,因此,俄方要通过“特别军事行动”对乌进行“非纳粹化”、“去军事化”,解救受苦受难的俄罗斯民族群众。

但莫斯科对乌克兰进行的第一阶段“闪电战”行动特别是全面攻势均未达成目标,使克里姆林宫意识到其最初的军事战略和方案的失误,随后利用与乌方的谈判机制,佯装达成“伊斯坦布尔共识”,就坡下驴宣布对乌克兰首都地区的“特别军事行动”进行“降级”,却事实上借机停止了对基辅及周边地区的全面攻势,并全线撤离军队。

随后,俄方宣称完成了“第一阶段”的特别军事行动,并称俄军对乌进攻的目标是“解放顿巴斯”。

近期,俄国防部有关部门再次提出俄军在乌的“第三阶段”目标,是进军并控制尼古拉耶夫州、敖德萨州和哈尔科夫州。

结合文首普京的演讲内容看,克里姆林宫目前已经公然将夺取从乌东地区到尼古拉耶夫、敖德萨、哈尔科夫的乌克兰领土,并通过马里乌波尔连接的陆上通道,使其与已吞并的克里米亚连成一片,甚至进而图谋乌克兰全境,当作其对乌战争的新目标。

普京的话可谓“图穷匕见”,其之所以在俄乌战争陷入战略僵持、克里姆林宫难以按照自身意图结束战争之际公开更新其对乌战争的目标,可能主要是因为两个方面的原因:

在国际上,俄罗斯的信息战和舆论战在美国及其盟国携手乌克兰共同努力下已经失败,有关“非纳粹化”、“去军事化”以及对泽连斯基当局对乌东地区“种族灭绝”的指控无法说服国际社会,反而由于莫斯科在对乌战争中的相关行为而导致“反噬”效应,从战争的理由变成了负担,因此克里姆林宫认为,与其有名无实地坚持前述理由,倒不如表明自身的真实想法。

在国内,克里姆林宫基于前述因素编织的话语体系在民众中失去了信用,而且随着所谓的“特别军事行动”迟迟不能结束,莫斯科有长期深陷战争泥淖并可能不断改变作战目标,因此这套战争话语体系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说服民众,在克里姆林宫看来,在此情况下,倒不如迎合俄罗斯民族的历史情结,将夺取乌克兰领土当作凝聚民心军心,作为与乌克兰打持久战的重要驱动,激励民众支持当局开展的战争。

无论如何,普京就俄罗斯对乌“特别军事行动”目标的更改,标志着其性质的根本转变,使其名副其实地变成了一场“战争”,等于是向乌克兰的公开宣战。

克里姆林宫借此也向西方发起了新的“挑战”:

挑战战后特别是冷战后的世界秩序。乌克兰的独立是冷战结束的结果,俄罗斯扬言要按照其历史逻辑改变它。

挑战战后国际法、规则和法治。美国、苏联和世界其他各国共同缔造了联合国和联合国宪章,并宣誓尊重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这项根本原则由于俄罗斯明确对乌克兰的领土声索而面临致命挑战。

挑战欧洲的地缘秩序。俄乌现状是冷战后各国独立运动和欧洲地缘政治自然演进的结果,现在普京要强行改变。

普京通过演讲为西方提供了一项新的“选择题”:是否已经准备好应对将会动员全国推进对乌战争的莫斯科,是否冒着“卷入”战争的风险继续为乌克兰提供越来越具攻击性的支持,而且莫斯科为了赢得这场富有使命感的战争,可能会动用一切可行手段,西方是否准备好承担一切后果?

普京的讲话实质上成为战争宣言,“特别军事行动”的性质向“战争”的转变将使这场进行100多天的军事冲突以及西方介入的方式和层级面临真正的的分水岭,西方是否具有法律、道德和政治勇气与决心迎接克里姆林宫的新挑战?

拭目以待。

Modified on 2022-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