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校园频现中国面孔搞破坏 中共渗透受关注

0
Candles burn in a display across the road from the Chinese Consulate during a vigil marking the 33rd anniversary of the June 4, 1989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on June 4, 2022 in Los Angeles, California. (Photo by Frederic J. BROWN / AFP)

美国大学校园6月连续发生两起中国人破坏纪念活动的事件,包括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六四夜悼蜡烛遭踢翻。图为2022年6月4日加州洛杉矶中领馆对面悼念六四33周年守夜活动。(Frederic J. Brown / AFP)

6月份,美国大学校园连续发生两起中国人面孔破坏纪念活动、撕毁海报的事件,中共渗透美国校园的现象再次受到关注。

来自香港的康奈尔大学学生高永谦(Kinen Kao)6月8日下午6点在邻近学校的社区内张贴印有“自由香港”、“自由维吾尔人”的海报,一名年轻的中国男子走过来撕下海报,并威胁说:“你敢再贴?!”高永谦拿出手机录像时,该名男子将他推到地上,并试图抢走他的手机。

无独有偶。6月4日,活动人士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自发纪念“六四大屠杀”事件,在该校图书馆前的空地上展开“毋忘六四”标语,并摆放鲜花和点燃蜡烛。深夜,有中国男子撕毁地面的海报,另外一名中国女子则踢翻蜡烛。

6月9日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三周年。2019年6月香港爆发大规模社会运动,民众抗议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允许将香港的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国内地受审。民众担忧这将损害香港的一国两制制度和独立司法管辖权地位。反送中运动遭中共镇压,截至2022年2月,逾万人被捕,年龄介于11岁至84岁,逾1170人被定罪,被视为香港最严峻的政治民主与人权危机。

今年6月4日是八九民主运动和六四屠杀33周年。1989年,中国大陆高校学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起民主示威运动。6月4日凌晨,中共军队开着坦克进入北京市和天安门广场,进行武力清场。

几十年间,中共的专制铁腕从大陆伸向香港,现在,则进一步向西方国家渗透。

2021年11月,美国普渡大学中国留学生孔志豪因赞扬六四学生的英勇行为而遭到同校中国留学生的骚扰。这些留学生威胁要向中共大使馆和国安局举报他。孔志豪说,中共国安局特工还找到他在中国的父母,让他们警告他不要参与海外活动。

即使那些没有高调参与政治活动的中国留学生,也担忧背后射来监视的目光,以致会在课堂上对共产党认为敏感的话题进行自我审查。

根据威尔逊中心发布的“美国高校中共政权政治影响力和干预活动的初步报告”,一些教师表示,他们相信许多中国学生在课堂上不敢讨论敏感话题,因为他们害怕有人会向中共当局报告。

明尼苏达大学教师杰森·麦克格瑞斯在2014年的一次课堂上试图鼓励中国学生参与讨论一部批评中国腐败的电影,但是遭遇了沉默。在受到老师批评之后,终于一个中国学生开始说话了:“我们不愿意谈论这个,因为我们不知道谁可能在听我们说话。”

印第安纳大学一名教师说,在2012年的一堂亚洲宗教课上,当他开始放映一部有关法轮功的电影时,一名中国学生要求他关上门。老师询问理由,学生说,他不想其他中国人看到他观看这部电影。

中国学生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杨舒平的经历就是一个警示。

在马里兰大学2017年毕业典礼上,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发表演讲,说她享受美国“言论自由的新鲜空气”,很快在中国国内遭到斥责。中共官方报纸《中国日报》刊登了她家人在中国的住址,家人在网上遭到骚扰。

中共控制中国留学生的一个工具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根据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2018年的一份报告,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与中共驻美大使馆关系密切并接受大使馆金钱资助。

据哥伦比亚大学网络杂志“蓝与白”报导,2007年春天,正当哥伦比亚大学的法轮大法社团即将举办中共活摘器官研讨会,指控中共迫害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前夕,该协会收到机械系毕业生、哥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UCSSA)主席徐凯所发的电子邮件,其中煽动仇恨,并透露计划组织人马攻击法轮功学员。在研讨会当天,果然有20人携带横幅和旗帜来闹场。

中共对美国校园的渗透情况,美国政府已经充分掌握。

2018年10月,时任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发表讲话时直指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说他们“在中国学生和美国学校偏离中共路线之时”,向中共领事馆和大使馆发出警报。

2018年2月,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对国会作证,谈到中国学生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的反情报风险时说,在全国各地,在大城市和小城市,尤其是在学术环境中,在所有学科领域都能看到“使用非传统(手段)的(情报)收集者”,这些人包括教授、科学家和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