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俄乌战争负面效应加大,西方的道德衰弱造成更大牺牲

0

Original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6-13 22:58 Posted on 安徽

俄乌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双方都准备好打持久战,指望对方在持续和巨大的消耗中提前败下阵来,最终赢得战争。

除了一个工业区和化工厂以外,经过近日的攻势,俄军已掌握了卢甘斯克重要城镇北顿涅茨克市的大部分地区,志在全盘占领该市。

尽管与俄方相比,乌军无论是武器的性能,还是兵员的数量,都远远比不上,但在前线展开的巷战中,乌军奋勇抗敌,坚拒投降。

俄方对乌采取全天候的炮击战术,就像在马里乌波尔做过的那样,全力摧毁所攻对象的民用设施和目标,打击乌军有生力量,在摧毁乌方军民抗战意志同时,用“焦土”政策破坏乌方的有效防御,步步为营,以达到目标。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稍早前公开表明,其对乌开战目的就是“拿回”原本“属于俄罗斯”的领土,明确宣示当前俄乌之间发生的事就是一场战争,除了改变宣传策略,争取民意支持外,挑战西方极限,分化西方阵营,迫使部分意志薄弱的国家在西方内部制造更大的分裂,进而使其知难而退,亦是重要目的。

战争进行到现在,有两个基本情况:

西方对乌克兰的支持并不是那么“团结”,内部存在分裂的种子,比如法国总统联手其德国伙伴仍试图保持与莫斯科的对话,并作为二战中受到纳粹侵略的国家元首,劝说人们对正在发动军事进攻的克里姆林宫保留颜面,援助也是有限的,包括在对乌克兰武器供应、禁飞区设置以及以某种方式参战方面,西方仍坚持顾及莫斯科的立场。

对俄罗斯的制裁、限制和孤立行动,力度参差不齐,西方内部矛盾重重,仍然为俄方提供了相当程度的回旋空间,特别是在金融限制、能源禁令等关键领域,各国的私利仍占主导地位,乌克兰的利益未被充分考虑。

突出表现在美欧的能源禁令虽然已经提出,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与莫斯科的能源交易仍间接保持,对违反规定的印度出于战略拉拢的需要,予以宽纵,在金融限制方面也不全面,克里姆林宫仍有管道维持与国际金融体系的关系。

一则最新的骇人消息显示,华盛顿一面领导全球抗俄联合阵线,一方面自己却在继续购买大量俄罗斯石油。

美国能源安全特使霍克斯坦上周四说,俄罗斯如今从出口天然气获得的收入,可能比入侵乌克兰前还要多,他强调的固然是油价上涨因素,但除此之外比比皆是的事实是,西方的石油禁令并未堵住购买俄罗斯石油的渠道,不管是公开的还是隐秘的,直接的还是间接的。

二战以后的西方世界领袖也存在一代不如一代、道德堕落的一面,随着俄乌战争进入战略相持和持久战时期,西方能否坚持原则彻底遵守对乌克兰的承诺,协助其赢得战争,面临越来越严苛的道德考验。

德国总理朔尔茨曾强调,西方的制裁将使俄罗斯的经济和军事能力倒退数十年,但这将是长期的进程,正如前述,俄罗斯短期内仍存在很大的回旋余地,而俄乌战争的结果很可能在此期限内就将揭晓。

因此,对俄乌双方都存在能否经受住消耗战,抵抗住诸多负面因素的干扰,保持顽强战斗力,夺取最后胜利的问题。

俄方,我们还有其他人都有很多分析,但乌克兰方面的薄弱因素则普遍受到忽视。

对泽连斯基当局来说,直接的重大问题在于,经过三个多月的战争,乌克兰的武器库已经见底,按照美国官员的说法,当前基辅几乎全部依赖来自西方的武器援助。乌克兰继续向西方发出呼吁,寻求更多援助,要求加速武器供应,以抵抗装备更多更精良的俄军进攻。

对乌方来说,由战争产生的更严峻问题也开始凸显:由于士兵和平民的尸首得不到及时清理,战区出现了痢疾和霍乱流行的状况,威胁着乌克兰军人和人民的生命健康。

受战争冲击,全球粮食、能源和金融危机正在爆发,造成更大面积的饥荒和贫困,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这不仅影响俄乌战局,而且也持续考验西方和世界的信心与韧性。

同时有消息称,俄方正在掠夺乌克兰的粮食将其输送到缺粮和饥荒地区牟利,并试图利用全球粮食危机的态势作为胁迫西方就范,减少对莫斯科制裁的武器。

总而言之,俄乌战争拖得越久,不仅是对莫斯科,而且是对基辅和全世界的“煎熬”,乌克兰方面现在担心“战争疲劳症”将会进一步涣散西方的决心和团结,削弱其援助和支持,而莫斯科可能赢得更多的喘息之机,甚至在西方面临临界点的关键时刻,采取综合措施动摇西方及基辅的意志,战而胜之。

尽管这只是发生可能性很小的前景,但凡事不是绝对的,克里姆林宫无法接受失败的结果,肯定在盘算着一个更长远的计划,对莫斯科来说,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殊死之争。

对乌克兰同样如此,稍一不慎,可能就是亡国灭种,但西方和国际社会显然还未上升到这个高度来认识战争,更多地从全球和地缘战略格局及各自国家的私利来考量并作出相应的行动。

当代的西方领袖们已经丧失了二战一代的道德信念、对维护国际公平正义的坚定意志,自私自利、畏首畏尾的时刻不在少数,将恐惧核战作为退缩的理由,为了绝对安全地蜷缩在本国领土上安享清福,任由俄军铁蹄肆无忌惮地践踏乌克兰军民,制造死亡、瘟疫和动荡,打击人类的持久未来,可能是对战争更致命的,相比较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Modified on 2022-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