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德咏是因晋升无望愤而辞职惹毛习近平

0

曾任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的沈德咏   网络截图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星期播发和刊登的文章《终身监禁,一级大法官沈德咏为自己编织的法网》曾被文学城的一位读者认为是,“此文实在是为沈鸣冤啊,先打外围,抓秘书,再收网,经典办案,巡按原来是薄家旧部。一个制订司法体系的人身陷囹圄,可悲可叹。”

另外一位网名“三颗牙”的读者则认为:“沈德咏在司法界口碑很不错的,这是非常难得的事情,几乎可以肯定不是因为贪腐而入狱。他在18年包子人大修宪后,旋即提请提前退休。毫无疑问习近平要搞他的。”

我们本篇和下篇文章所要介绍的主要内容,就是沈德咏在2018年为什么错失了晋升副国级职务的机会,以及他因此而“主动辞职”的“末日告白”,是如何惹毛了习近平。

要搞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要从前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意外“晋升”为全国政协副主席一事追起。

众所周知,中共中央政法委的现任秘书长为陈一新,是习近平从浙江带进中央的主要政治心腹之一。

最近一两年来,外界一直在断断续续地炒作目前仍还在位的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被整肃”的所谓“内幕消息”。但事实上,这个郭声琨一直都还在公开活动,最新的一次是本月11日到中国政法大学进行“调研”。但是,至今未被公开整肃,并不说明他郭声琨就是深获习近平的政治信任。

如果仔细观察和比较一下陈一新和郭声琨的公开活动,就不难发现这个郭声琨的活动内容大都是在务虚,而中央政法委的实际日常工作主持人则是陈一新。

我们本专栏在去年底曾刊登出《被习近平委以“闲差”的汪永清能否“咸鱼翻生”?》一文。文中介绍了这位陈一新本来是被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看好的干部。2002年中共十六大开过后,在与习近平交接工作过程中,张德江特别向习近平强调了陈一新的“刀笔”功底,说咱们浙江省委里有“两枝笔”,一枝是省委宣传部长陈敏尔,另一枝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陈一新。

日后在陪同习近平到浙江各地视察工作时,交谈中知道陈一新是师范专科学校物理系毕业生,习近平好奇地问他,一个“理工男”怎么练出了这么好的文笔?陈一新表示,这得益于自己酷爱读书,下乡插队时也乐此不疲。由此一下就接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从那以后,习近平把陈一新视为“知音”,时常向他回顾一番自己当年背了一箱子书去梁家河的知青经历。

“酒逢知己千杯少”,接下来,习近平便把陈一新就地提升了正厅局级的省委副秘书长,继而又让他兼任了省委政策研究室(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和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日后习近平被“定于一尊”,又将当时已经是浙江省委常委兼温州市委书记的陈一新调到自己身边,足见对这个陈一新是器重和信任有加。

当年陈一新入京之始,即被任命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但却仍然还是副省部级。而在此之前,担任这个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的穆虹却是正部长级。深改办的职务只担任了一年,陈一新即于2016年底被习近平外放至湖北,任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并在此职务上被安排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

2018年3月,时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已经连任十八和十九两届中央委员的汪永清被意外地安排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只在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位置上坐了15个月的陈一新二次进京,接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职务。

说起来,这个陈一新在此之前从未有过政法系统的工作经历,甚至连与之关系密切的纪检部门的工作经历都没有过。在他陈一新之前的汪永清,虽然是从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位置上平调至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的,但这个汪永清当年是正牌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本科毕业生和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在校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即长期在国务院法制办任职;在担任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期间,还在职攻读了吉林大学的法学博士研究生;获得博士学位后,担任国务院副秘书长期间的主要分工就是协调国务院相关部门与中央政法委之间的工作和业务关系。在担任了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之后,他的国务院(分管法制工作的)副秘书长职务也是同时兼任。

2018年3月的中共十三届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换届会议召开之前,虽然中共党内党外都无人预测到陈一新会入主中央政法委,但当时已经有很多媒体都预测汪永清在这次两会上会官升副国级,出任新一届最高检察长。最终,他被安排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二线职务”,委实出人预料。

当时一篇标题为《汪永清曾传是接班系官员 意外转入政协闲职》的外界评论文章说:汪永清还不足60岁,这么快进入被认为是养老闲职地的政协,比较令人意外。而汪还曾被传出,属于中共之前确定的预定接班人群体成员之一。而他最终失势于习近平是因为他被习近平认定,“从根本上说是周永康、令计划的人”。当年周永康下台前,安排周本顺到河北省当封疆大吏后,又选中时任中直机关工委副书记的汪永清接替周本顺,出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而当时大权在握的令计划是推荐者之一。

该文章还详细介绍说:2014年1月,正当周永康的心腹、公安部副部长、610办主任李东生落马之后,以及周永康已被秘密控制期间,公安部长郭声琨和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均公开与周永康进行切割。汪则高调发声,“效忠习近平”。当年7月29日,周永康正式被通报落马……。

不过仅从逻辑角度分析,这个汪永清肯定是已经被证明了与周永康和令计划之间绝无半点“非组织关系”,不然怎么可能会让他在离开中央政法委的同时还官升副国级?虽然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职务是个“闲差”,但从任何一个正省部级岗位上晋升到这一职务,至少从政治和生活待遇上都是上了一个台阶。

另外,汪永清被宣布为中央政法委委员、秘书长的时间是2013年4月,此时的周永康已经退出中共政坛将近半年时间了。更何况在2012年10月的中共十八召开之前,周永康早已经因为一度力挺薄熙来而在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十分孤立,甚至不排除当时的习近平已经在胡锦涛的支持下开始了对他周永康的秘密调查。在这种情势之下的周永康,怎么还有可能对自己退休之后的新一届中央政法委的关键人选有决定权?

所以,仅从逻辑上判断,当时的汪永清被调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再度辅佐孟建柱,应该就是孟建柱力主的结果。至于当时的令计划,其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则已经被习近平自己的政治心腹栗战书取代,甚至也不排除已经开始被习近平进行秘密调查,就更没有可能染指高层人事安排了。

从汪永清的个人简历中不难发现,此人比和自己同岁的陈一新的政治资历要过硬得多。被称作宪法行政法学专家的汪永清1959年出生;2003年,44岁上即升任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从而成为副部级官员。在任职国务院法制办期间,汪永清分管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知识产权等方面和政府法治研究工作,先后组织、参加了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行政处罚法、行政复议法、立法法、行政许可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等几十部法律、行政法规的起草、审查工作,并对中国立法的现实和理论问题多有著述。

当年在孟建柱担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时,汪永清以国务院副秘书长身份辅佐五年,继而于2012年6月升任正部级的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常务副书记。而此时,远在浙江金华任地方官的陈一新才是地市级,相当于中央机关的司局级。但担任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常务副书记5个月后,汪永清即改任中编办主任,并当选十八届中央委员。

熟悉中共政治体制的人士都知道,这个“中编办”主任的职务是多么的重要。不过中编办主任职务担任了一年左右时间,汪永清即再任新职,因为孟建柱的强烈推荐,被安排出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委员、秘书长,同时还兼任国务院副秘书长。

之所以有如此形式的安排,是基于党政协调的考虑。因为当时的孟建柱升任政法委书记之后,继任他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职务的郭声琨同时也是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于是汪永清也可以兼挂党、政两头,以党的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和政府的国务院副秘书长身份同时辅佐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和国务委员郭声琨。

根据笔者所了解到的情况,当年政治行情十分看好的汪永清恰恰是因为揭发周永康有功,而能够继续安坐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但是他毕竟不是习近平本人的政治亲信,所以习近平才会在认可郭声琨依序“递升”为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前提下,把政法委秘书长安排成自己的政治亲信,以防止政法委系统与自己离心离德。

也正是因为汪永清与孟建柱和郭声琨之间默契配合了太长时间,再加上当时被王歧山推荐为中纪委常务副书记接班人选的张军被习近平换成了自己的上海亲信杨晓渡,曾经在中纪委配合王歧山“打虎”有功的张军退而成为最高检察长接班人选,所以才导致了孟建柱退休之前,关于安排汪永清接任最高检察长的动议也被他习近平否定。与此同时,他习近平毕竟也还得承认汪永清的资历和功劳,于是才有了给他一个和最高检察长一样都是副国级待遇、但却完全没有实权的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的安排。而在此之前,时任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也是和汪永清一样,因为资格甚高而被考虑过安排副国级职务的可能。

众所周知,中共最高法院的现任院长是周强。此人2013年3月被安排为最高法院院长时,沈德咏已经担任了整整5年时间的最高法院的常务副院长和党组副书记,以及一级大法官。周强本人虽然是法律科班出身,但此前的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和地方省委书记任职资历,决定了他的政治志向如非效法胡锦涛也是追随李克强,一心一意是要“入常”,至少也是要先“入局”的。

也就是说,如果当年周强的“入局”之梦成真,那么沈德咏在2012年十八大上被安排为中央委员之后,早在2013年就会是最高法院院长的最可能接班人选。但是,周强不但是离开“政界”回归“本行”,而且在最高法院院长位置上一坐就是两届。这就让沈德咏在最高法就地晋升的可能性变成了零。

在高层决定周强连续任最高法院院长的前提下,沈德咏先是因为年龄偏大而被从最高检察长接班人选的考虑名单中剔除,继而在被考虑安排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犒赏性职务的可能性时,又因为汪永清被习近平突然动议安排进政协,一届全国政协里不能有两个分工法制口的副主席,以致沈德咏抢在年满65岁之前晋升副国级的可能性被完全排除。这才有了日后的沈德咏一气之下“主动辞职”,一封“末日告白”惹毛了习近平的后续。详细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