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宝刚:上海真的回来了吗?外资逃离中国掀起失业潮

0
【财经拆局】上海真的回来了吗?外资逃离中国掀起失业潮

 粤语组制图

上海解封让当地数千万民众松了一口气,「#上海回来了」也登上了微博热搜。

上海「封城」逾两个月后于6月1日「解封」,市政府为重振经济,启动召开20场政企沟通圆桌会议,邀请外资企业参加,首批为美资及汽车企业。路透社形容,上海意图挽回因疫情封控而想逃离中国的外资,主要包括来自美国、欧洲、日本及韩国的企业,并会放宽针对海外员工的一项关键入境要求,以恢复遭重创的跨国企业信心。

中国自疫情开始便大幅收紧入境管制,自2020年初起要求拟入境的外籍人员须向当地政府申请签发邀请函,获批后要再向驻该国的中国大使馆、领事馆申请签证。

路透社指出,封控让上海的形象严重受损,已有无数外籍人士迁走;不少外国企业警告说,他们正在重新考虑调整投资计划;有许多公司抱怨邀请函难以取得,而且需时漫长,阻碍聘用外国员工。

封控的后遗症已出现,多个著名外资品牌,等不及内地城市解封,已先后公布退出中国市场,象征四十年来的改革开放,出现了前所未见的「大倒车」。

当中耐克公司(NIKE)7月将在中国停止运营Nike Run Club应用程式。据耐克称,这款2010年在中国推出的应用程式目前在中国拥有超过800万注册用户。用户可以利用程式记录运动情况,包括户外慢跑路线、跑步的时间以及锻鍊时长。

截至2月份的第三财季,大中华区市场是耐克唯一销售额同比下降的地区。第三财季大中华区销售额下降了5%,这在之前是难以想像。

阿迪达斯(Adidas)旗下另一款跑步应用Runtastic去年退出了中国市场,理由是未能迎合本地用户的需求。

美国企业面临的挑战还包括中国严格的审查操作以及数据私隐法,就在去年,微软旗下领英(LinkedIn)关闭了在中国的社交媒体服务,Yahoo也退出了中国市场,两家公司给出的理由都是商业和法律环境日益严峻。

同时,全球最大电商亚马逊本月表示,将在一年后关闭在中国的Kindle电子书店,包括停止在中国Kindle电子书店销售电子书,且一年之后用户将无法再将已购买的电子书下载到设备上。

同一时间,在严格的封控措施加剧本地竞争,Airbnb计划关闭在中国的国内业务。

中国的住宿和体验订单只占Airbnb整体收入的1%左右。严格、持续的防疫封控措施加剧了Airbnb面临的问题。中国经营旅游业务的成本越来越高,该公司认为不值得付出这样的代价。

外资在疫后疯狂逃离中国的事实,令这个有「制度自信」的强国,内部都不得出现自我质疑。《华尔街日报》一篇报道,称中国正在执行「双轨并行」:在实施了代价高昂的防疫封控后,中国正试图刺激经济反弹,在这种情况下,最高领导层采用了一种双轨并行的方式:一方面坚持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严格防控疫情立场,另一方面由领导层的二号人物总理李克强来承担修复经济的工作。

有迹象表明,中国最高权力层对于政策重点存在意见分歧,习近平强调必须坚持严格的疫情防控举措,而李克强则强调保持经济发展势头的重要性,这种局面让地方官员和投资者感到困惑,也暴露出习近平的权力出现裂痕。

现在,中共似乎正试图融合高层传递的资讯。

但这种双轨并行「两条腿走路」的方法,恐怕最终是徒劳无功,原因是这两条腿注定是前后不一,天生就是互相矛盾。

在疫情已趋于稳定的情况下, 上海和北京上周都表示,将取消对人员出行和商业活动的整体性强制限制措施。两地政府还放松了一些措施,以便使先前关闭的工厂复工复产,同时恢复国际旅行。

但是,如果疫情再次反弹,大范围封控很可能重现:在习近平寻求第三个任期之际,他不可能放弃动态清零抗疫政策,因为这一政策已成为习近平个人的标志性政策。

彭博社估算,官方今年推出的刺激政策所涉金额已达5.3万亿美元,后续可能投入更多,这个相当于中国17万亿美元经济总量的三分一,但实际上可以帮到的人,到底有多少?还是更多的资金最终都只会落入地方政府口袋?

更迫在眉睫是失业问题有年轻化迹象。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4月16-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为18.2%,远高于2020年7月创下的16.8%的前纪录高位。鉴于青年失业率通常在毕业后的几个月内达到高峰,这个数字在夏天可能会更高。

据在线招聘网站「智联招聘」的一项调查,截至5月份,只有不到一半的应届高校毕业生拿到了工作,相比之下,2021年春季为63%,2018年约为75%。

这些数字与官方数据相吻合。官方数据显示过去四年青年失业率持续上升,这正是中国政府的真正担忧。更令人忧虑是人口结构,中国高等教育毕业生人数每年都在上升,2022年达到创纪录的1,080万人。滙丰分析师去年估计,到2024年,这一数字可能会接近1,200万。

失业问题部分源于外资撤出,但更大程度是反映去年中国对消费科技和补教行业的无情打击。阿里巴巴、腾讯和滴滴等顶尖科技公司,今年都计划裁减数以千计员工,仅腾讯就准备在其有2万多员工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中裁员约两成。

热门职位不断减少,竞争却日趋激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年轻人面临就业难。像「躺平」这样的网络流行语,以及一些在上海封城后流行起来的更消极词语,例如是「我们是最后一代」,都反映出现实困境。

此外,解除封锁并没有完全解除人们的恐惧。国家统计局4月份的「消费者预期指数」跌至87,是自1990年数据开始以来的最低点,即是回到了32年前。

根据内地的民意调查,多达45%的人说当前最担心的议题是——#我的社区再次出现 covid-19。

最新消息是,上海有关部门在上周四(9日),下令至少七个区的居民从周六(11日)开始接受大规模核酸检测,这些区的总人口为1,400万,是上海总人口的一半,期间所有居民都将接受封闭管理,直到采样工作全部完成。

正如《经济学人》指出,中国或许已经战胜了Omicron浪潮,但病毒仍有可能卷土重来。到时只要「动态清零」政策仍然存在,这个毁灭性的影响,只会不断循环。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