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核试验威胁紧迫,美韩表示已做好应对准备

0
6

2022年6月13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到访的韩国外长朴振在国务院举行会谈,并在会后召开联合记者会。

美国国务院 —

美国和韩国正在做好应对朝鲜即将进行核试验的准备。但是国会议员和分析人士就外交僵局以及无法遏阻朝鲜再次挑衅向拜登行政当局提出了质疑。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星期一(6月13日)在国务院与韩国外交部长官朴振举行会谈。双方讨论了对朝鲜前所未有的弹道导弹试验和核威胁的“统一和坚定的”回应。朝鲜在今年已经发射了31枚弹道导弹,远超过2019年25枚的记录。

朴振说,他相信朝鲜已经完成了下一轮核试验的准备,现在只差一个“政治决定”。这将是平壤2017年9月来的首次核试验,也是2006年以来的第七次核试验。

朴振在首次作为韩国最高外交官访问华盛顿期间对记者说:“如果朝鲜敢再进行核试验,我认为这只会加强我们的威慑和国际制裁,只会让朝鲜被国际社会孤立。”

布林肯在联合记者会上说:“我们做好了对我们的军事态势做出适当的短期和长期调整的准备。”这位美国最高外交官还说,两国正在讨论如何“扩大联合军事演习的范围和规模”以及“在朝鲜半岛及周边的训练。”

布林肯说,美韩之间将会重新设立一个“延伸威慑”工作组,并且“很快会在接下来几周着手工作。”

外交僵局

星期六,朝鲜国家媒体宣布任命崔善姬出任外务相。她成为朝鲜第一位女外长,也是朝鲜历史上级别最高的女性官员之一。目前尚不清楚提拔崔善姬被提拔是否意味着朝鲜对韩和对美政策发生大幅转变。

布林肯在回应美国之音提出的问题时说:“我们注意到朝鲜任命了新外长,但是我们的政策不基于或取决于特定的个人,而是完全聚焦于特定国家所采取的政策。”

美国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表示,拜登政府寻求在不设前提条件的情况下与平壤对话,并且通过第三方或私人渠道与朝鲜接触,包括向朝鲜高级官员传递美国高级官员的个人讯息。

朝鲜没有回应,也没有显示出对外交对话的兴趣。

首尔国立大学荣休教授、前韩国外长尹永宽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行的线上讨论会上说:“现在是进行预防外交的时候了。”

他暗示拜登政府应对当前的政策做出调整,目前担任拜登政府美国朝鲜事务特别代表的金圣也是美国驻印尼大使。他说:“我想向拜登政府建议的是,认真考虑派遣一个特派高层使团(作为一次性的接触)前往朝鲜,调解危机局面,开启对话。”

国会批评

虽然拜登政府强调朝鲜继续扩大“非法核武器和导弹项目”是印太地区面临的主要挑战,并且誓言增强对朝鲜挑衅的“延伸威慑”,但是一些国会议员对国务院优先重视印太战略的认真程度表示怀疑。

众议院亚太、中亚和不扩散小组委员会资深成员、共和党众议员史蒂夫·夏伯特在6月7日的一个听证会上说:“尽管行政当局的论调这样说,但是相比国务院的其他地区事务局,他们给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以及南亚和中亚事务局的预算申请却是垫底。这两个覆盖印太地区的事务局的预算加起来总共只占到对外援助预算的11%。”

他还说:“行政当局给亚太局以及南亚和中亚事务局申请的人员和外交项目经费加起来还没有欧洲事务局的多。”

还有议员担心,在现有制裁之下,非政府组织可能无法向朝鲜提供人道援助,尤其是在爆发新冠疫情之际。

民主党众议员安迪·莱文在上周的听证会上说:“不管那个政权下一步做什么,我们可以预计,随着他们进一步被切断获得关键的粮食和药品,朝鲜人民将在更恶劣的条件下受苦。”

前美国官员和一些专家指出,拜登总统上个月与韩国总统尹锡悦的峰会并没有突出朝鲜议题。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韩国项目主席车维德说:“通常在美韩元首峰会中,尤其是第一次会晤的时候,朝鲜总是重要的议题。”他曾在小布什政府时期领导美国与朝鲜的谈判。

车维德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最近的一场在线讨论会上说:“拜登总统抵达韩国后访问的第一个地方不是分隔韩朝的非军事区,也不是就朝鲜问题举行密集磋商,而是前往平泽市的三星工厂。”

一些分析人士说,美国的选项不多了。

美国卡托研究所的道格·班多对美国之音韩语组说:“到目前为止,制裁没有改变朝鲜的政策,现在也不大可能会有更大的作用。”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苏珊娜·狄马乔说:“如今,我们看来将要进入一个紧张期了。往最好里说,美国的选项也是有限的。”

(美国之音记者加洛克里斯蒂·李对本文亦有贡献。)

2022年6月14日 10:02
张蓉湘

美国之音国务院记者站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