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打人事件发酵 黑势力的保护伞有多少?

0

6月10日,河北省唐山市一家烧烤店内发生一起暴力事件,多名男子骚扰殴打一名女子,引发舆论广泛关注。(视频截图)

唐山恶性打人事件继续发酵,相关内幕不断被曝光,包括警方出警时间涉嫌造假,打人事件的主要角色曾恶性伤人却一直“在逃”等,网络舆论指向黑后的保护伞,“唐山政法肯定是这群涉黑团伙的保护伞”。

网易刊登一篇题为“河北省副省长、原唐山市委书记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文章,称唐山“烧烤店黑恶势力事件”绝非偶然。这与唐山官场庞杂的政经体系有着莫大的关系。

警方被指包庇嫌犯 出警时间涉嫌造假

唐山市发生的烧烤店围殴女生事件,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6月12日,唐山市当局宣布,从即日起开展为期半个月的专项行动,整治打架斗殴、侮辱妇女、敲诈勒索等。

6月10日凌晨,在唐山市路北区机场路“老汉城烧烤”烧烤店内,当地水产养殖老板陈继志骚扰店内就餐的一名白衣女子,遭到喝斥后,陈继志及其同伙暴力殴打了该女子。

监控视频在网络流传后,引发众怒,相关话题迅速冲上微博热搜榜首位。

唐山市烧烤店围殴女生事件的相关内幕不断被曝光,警方出警时间被曝涉嫌造假。

据中共官媒“中国之声”12日报导,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机场路派出所公开了接警过程,称“6月10日凌晨02:41,我单位接到110指挥中心派警,接到报警后,我单位02:46左右赶到现场。案发后,打人男子均逃离了现场。”

但是,当地网民在网络上曝光了唐山警方的一份出警记录。出警记录显示,10日凌晨2点41分开始,唐山市110指挥中心先后接到三个报警电话,事发地在机场路烧烤一条街“老汉城烧烤”。2点43分,事发地附近的路北分局机场路派出所受理派警,但3点的“催办时间”显示“未到达”。6点09分的“反馈时间”显示,机场路派出所警察“已到场”。警察将当事人(或受害人)带回派出所。警方将案件定性为“一般警情”、“一般打架”。

根据地图显示,机场路派出所与“老汉城烧烤”门店直线距离仅800米。

(微博图片)

案发后,有打人嫌犯自拍视频,声称他们已经到派出所报案,还举报在网上爆料的民众。视频显示,嫌犯所去的派出所是唐山机场路派出所。另一涉案人员自拍视频,声称此事已用钱摆平。

不过,在强大舆论压力下,唐山警方11日声称唐山打人案9名嫌犯(7男2女)全部抓获。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唐山暴力打人案转由廊坊警方侦办

6月11日晚,河北廊坊市公安局广阳分局发布通报称,根据省公安厅指定管辖,发生在唐山市路北区某烧烤店的暴力殴打他人案件,由廊坊市公安局侦查办理。

河北警方上述为表公正的举动遭到舆论质疑。现任唐山市公安局局长赵晋进曾任廊坊市公安局局长,与现任廊坊市公安局局长曾有工作交集。

公开资料显示,赵晋进在2016年之前曾在河北省财政厅、公安厅任职。2016年末,由河北省公安厅反恐怖工作总队总队长调任廊坊,任廊坊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等职。去年6月,赵晋进调任唐山市,任唐山市政府党组成员,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至今。廊坊市公安局局长一职由宁金龙接替。宁金龙在河北省公安厅任职期间与赵晋进存在交集。

唐山市公安局局长赵晋进和廊坊市公安局局长宁金龙(右)。(网路截图)

唐山市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最新爆光的中共官方的判决文书显示,这次唐山打人事件的主要角色刘涛和陈继志,曾在多年前卷入恶性打人案,把人头颅打至粉碎性骨折,一直“在逃”,但却仍在唐山横行霸道。

12日,一篇题为“唐山旧事”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热传,文章讲述的内容都来自中共国家公职机关的判决与文书。据(2018)冀0203刑初286号、(2019)冀02刑终216号,2015年12月12日,唐山刘涛等四人以追讨索要抵押车辆的债务为由,使用方向盘锁对被害人商某的头部等部位实施殴打,致使其额骨凹陷粉碎性骨折,并将受害人拘禁在陈继志的厂房大院内。根据判决书,警方直到2018年3月21日才将刘涛逮捕,中间跨度为两年多,而陈继志依旧“在逃”。

刘涛和陈继志在“潜逃”的两年多时间里,依旧在唐山横行霸道。根据(2018)冀02民终2056号,2017年2月4日,刘涛开着陈继志的车,在唐山市创造了一车连撞八车的纪录,并在事故后弃车逃逸。根据唐公交认字[2017]第00000027号,“刑拘在逃”的陈继志,顶着“通缉罪名”出现在了交管队和唐山中级法院,处理交通事故。

这篇文章引发热议,不少人都指向黑后的保护伞,“唐山政府和涉黑集团就是一丘之貉”;“唐山政法肯定是这群涉黑团伙的保护伞”。

6月12日,网易刊登一篇题为“河北省副省长、原唐山市委书记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文章,文章提到,唐山“烧烤店黑恶势力事件”,绝非偶然。这与唐山官场庞杂的政经体系有着莫大的关系。除市委书记外,落马的副市长就有六七位。

文章说,这几年,唐山落马的重要官员,数量之多,令人吃惊。有些被查的副省级别官员,也是出自唐山。如河北省副省长张和,曾在唐山任职近40年。

从唐山市的产业结构看,主政大员的权力含金量远超一般北方内陆城市,其采矿、冶金等安全事故频发的行业在当地经济占比较大。因此,张和在封杀媒体方面也就不遗余力,软硬兼施,对于拒绝被收买的媒体记者,张和下令动用黑恶势力手段对付。

根据官方通报,张和既想当官又想发财,违规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收受私营企业主支付的高额利息,违规收受礼金;多次利用职务便利或职权为他人谋利并收受财物。此外,张和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受到海外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追查。

张和在任唐山市委书记期间,有两名其任内提拔的副市长均被查,分别是陈学军和于山。2018年落马的河北省前政协副主席艾文礼曾长期在唐山任职,且与张和存在交集。

此外,曾在唐山市任职并落马的官员还有:唐山市前市长高建民;唐山市前副市长王久宗、李国忠、李晓军;唐山市前纪委书记邓沛;唐山市前政府副秘书长王东群;唐山市前路北区副区长贾兴利;唐山市前曹妃甸区委副书记杨靖山等。

唐山市公检法系统同样腐败严重,近两年被调查、落马的官员包括:唐山市前公安局副局长许少安;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局局长刘金良;唐山市公安局南湖分局政委卢广杰;唐山市曹妃甸区公安局临港治安分局局长徐大志;唐山市中级法院副院长贠卫东;唐山市路南区法院院长马明旭;唐山市开平区法院院长杨立铭;唐山市反贪局局长杨浩等等官员。在上述官员被通报的措施中多与腐败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次唐山烧烤店围殴女生事件被曝光的同时,不断有黑恶势力受害者家属上网发视频实名举报,欲为枉死的亲人讨回公道。其中有人被打断四肢、霸占商铺;有人遭海霸驾船连续追撞沉船,海警却将案件定性为“交通事故”,爆料视频和网友评论则屡遭删除。

当地时间6月12日下午,现年75岁的唐山迁安市建设村村民王炳忠在微博上发帖,举报唐山市迁安市联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年前“颠倒黑白、打人烧车,霸占拆迁应得商铺”,至今事件未得到解决。

唐山迁安市还有一位老妇人也发视频实名举报黑社会打死了自己的儿子,但打人者至今逍遥法外。

内蒙古88岁的老人汪兆西也发视频实名举报,控诉自己的儿子十几年前在唐山市路北区遭黑社会人员追打,打人的狂徒十分嚣张,至今逍遥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