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不是国际水域?中共言论推升冲突风险

0
10

2021年8月27日,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基德号穿越台湾海峡。(By Commander, U.S. 7th Fleet Public Affairs)

香格里拉对话会刚刚结束,美中就台湾问题的交锋仍在蔓延。周日(6月12日)媒体曝光中共声称台湾海峡不属于国际水域,引发各界关注这个海上引爆点紧张局势潜在升级。专家分析中共此举目的,并对美中军舰发生误判风险表示担忧。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北京所说的“国际水域”是什么意思,但该措辞可能是为了阻止美国军舰在台湾海峡航行。彭博社6月12日报导,据一位知情人士称,近几个月来,中共官员在与美国同行会谈中多次发表此类言论,这似乎是立场的转变。

美国行动不太可能被中共言论阻止,俄乌战爆发后,中共对台湾的虎视眈眈成为国际焦点。上周五(6月10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会见了中共防长魏凤和。《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乔什‧罗金(Josh Rogin)周六(6月11日)撰文说,据一位美国官员称,奥斯汀就中共对台湾日益增加的恐吓威胁,以及破坏长期存在但脆弱的现状,与魏进行对质,还驳斥了中共关于台湾海峡是北京全部拥有的论点。

彭博社报导,五角大楼发言人马丁‧迈纳斯(Martin Meiners)中校在电子邮件中说:“美国将继续在国际法允许的任何地方飞行、航行和行动,包括穿越台湾海峡。”

《金融时报》也报导说,一位美国官员说,中共军官最近几个月告诉美方,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这一立场在中国以外没有得到承认,北京过去也没有推动过这一立场。

美国海军第七舰队2022年2月25日派遣配备神盾战斗系统的勃克级导向飞弹驱逐舰强生号(USS Ralph Johnson,DDG 114)由南向北航经台湾海峡。(资料照,公有领域)
中共单方面改变台海法律地位 专家担忧误判风险

外界预测,美军可能会继续在台湾海峡进行“航行自由”行动,要观察北京后续动作。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法学院教授唐纳德‧罗斯威尔(Donald Rothwell)对彭博社说:“美国只会忽略它(中共宣称的话),就像他们在许多其它情况下所做的那样。”“中国(中共)的反应方式至关重要。如果你回过头来看看冷战期间的紧张局势,军舰之间会发生‘肢体’冲突。”

罗斯威尔补充说,虽然美苏之间的这种争吵从未导致交火,但确实引发了人们对(台海)潜在误判的担忧。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周一(6月13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重申,“国际海事法中没有国际水域这回事”,“有关国家称台湾海峡在国际海域,旨在操纵台湾问题,威胁中国(中共)主权。”

美国军舰每年都会在台湾海峡例行航行,2021年平均每月一次。根据美国第七舰队报导美舰穿越台海的新闻稿,美国海军今年迄今至少进行了三次台海过境。

中共目标是阻止台湾问题日益国际化?

墨尔本乐卓博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又译:拉筹伯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副教授贝克‧斯特拉廷(Bec Strating)对彭博社表示,由于中共语言不明确,很难判北京在多大程度上寻求重新定义台湾海峡的地位。

“目前尚不清楚国际水域意味着什么。”斯特拉廷说,“航行国拥有不同的权利,取决于它是内水、领海还是专属经济区。”

彭博社报导,即使中共使用与其它国家相同的法律术语,也存在潜在缺陷,即中共不会以与美国及其盟国相同的方式解释相关权利。中共试图限制军队在其声称的专属经济区可以做的事情,而美国及其盟国则有更自由的解释。

由于美国不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成员,这一切都变得更加复杂,因为美国国会很难通过此类条约。罗斯威尔表示,美国的立场是,该公约“反映了习惯国际法”,这是主张此类权利的另一个国际基础。

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亚洲国家对中共是否有可能入侵台湾的担忧加剧。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台湾研究项目讲师宋文笛(Wen-Ti Sung)对彭博社表示,北京发出的信息更有可能是对其它国家在国际会议(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公开提及台湾海峡安全重要性趋势的回应。日本、韩国和美国的国防部长均在会议上提出这个看法。

“中国(中共)不太可能强行对抗进入台湾海峡的(美国)海军舰艇,因为(此举导致局势)升级的风险非常高。”宋对彭博说,“中国(中共)的目标是阻止它所认为的台湾问题日益国际化。”

2022年6月10日,美中防长在新加坡会面,双方在台湾问题上发生争执。 (DoD photo by Chad J. McNeeley)
香格里拉对话会 魏凤和未能达到粉饰中共目的

在刚结束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美中军方就台湾问题几乎天天针锋相对。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台湾问题专家娜塔莎‧卡萨姆(Natasha Kassam)告诉《金融时报》说:“虽然魏凤和和奥斯汀的会议似乎旨在为台湾问题设置护栏,但美中公开的来回(交锋)表明,走向区域稳定的道路漫长。”

报导说,几名印太官员私下表示,中共正在针对该地区的国家进行危险的演习,而不是针对曾经是其核心目标的美国。魏在讲话中还试图将中共描绘成一个希望确保其邻国不被美国欺负的良性大国。但来自另一个亚洲大国的一名外交官表示,北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解决该地区的多重安全问题。

《金融时报》报导,负责香格里拉对话的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的中国军事问题专家梅亚‧诺文斯(Meia Nouwens)表示,魏没有实现他的目标,魏凤和想用强硬言辞对抗美国的同时,将中共自身描绘成一个地区稳定力量,他没达到这个艰难的平衡点目标。

“我认为该地区的人们不会被魏将中国(中共)描绘成良性的形象所说服。”诺文斯说,“向他提出的许多问题,都凸显了对中共军队两年来积极发展,以及在该地区活动缺乏透明度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