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议唐山打黑:流氓背后的流氓才关键

0

唐山打人事件现场,暴徒从店内打到店外,两位女子被围殴倒地。(视频截图)

唐山烧烤店黑帮暴徒打人事件持续占据微博及百度热搜。有人对围观者的冷漠表示不满,学者称勇气需制度加持;更多人痛斥黑帮暴力背后的公权力。

官方抓捕9嫌犯,有3人来自黑帮“天安社”,这些成员称爱党爱国不忘初心;唐山当局日前称要开展“雷霆风暴”打黑专项行动,有分析认为,这是应付而已,这些小流氓级别太低,他们的背后才是真流氓。

唐山推“雷霆风暴”专项行动?分析:应付而已

唐山烧烤店黑帮暴徒围殴女子案震惊全国。迫于民情舆论炸锅,中共公安部亲自出面,以少见的效率将涉案的9人全部逮捕。

6月12日下午,唐山市当局决定,从即日起开展为期半个月的夏季社会治安整治“雷霆风暴”专项行动,重点整治打架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侮辱妇女等违法犯罪行为。

时事评论员王赫向大纪元表示,应该说“雷霆风暴”专项行动是唐山当局的耻辱,只是为应付而已。这几年,中共接连开展“打黑除恶”、政法系统“整风”,唐山在干啥?

他接着说,“餐厅打女子事件之前,过去三个月里,唐山已经臭名昭著了,先有‘铁丝锁门’(唐山为防疫用铁丝将部分居民楼房门绑住),继而‘种地道歉’(老农疫情防控期间下地干活,被当地官员要求用大喇叭向全村自我批评)。”

王赫表示,这些事情一发再发,表明唐山基层黑社会化了,是流氓“治理”。

他认为,这些问题不只唐山有,全国其实也差不多。江苏徐州“铁链女”事件,上海的小红楼“性奴”事件等等,表明中共已经腐烂透了,不去解决问题,只是敷衍、糊弄人,还打击发声的民众。

网友“鲁不逊”发文说,不需要专项行动,也不需要运动式执法。人们要的是普遍性、常态性法治,而不是特殊性、小概率打黑。他认为,个案打黑只是治标,制度约束才是治本。

网友认为个案打黑只是治标,制度约束才是治本。(网络截图)

此外,唐山市当局在部署“专项行动”时,甚至表示烧烤店寻衅滋事、暴力殴打他人案件,给这座英雄的城市抹了黑。

对此,网友“这节下了别找我”说,“是唐山政府的不作为给城市摸了黑。离谱,但凡公安有点用,他们也不敢这么嚣张。”

还有网友说,“不是抹了黑,是已经很黑了这次没摀住。”也有网友说,“那就把保护伞揪出来啊,抓些小鱼小虾有屁用?领导们糊弄中国人一套一套的。”

网友说,那就把保护伞揪出来啊。(网络截图)
分析:黑帮背后是中共公权力

时事评论员横河表示,在中共统治下,黑社会一定是有权力背景,否则也存在不了。而且,社会已经形成一种共识,这种人是不能惹的,否则你自己出麻烦,公权力不会站在你一边。

他说,“办案过程当中有很多猫腻,后来又必须是异地办案,这就说明这群人与当地的权力关系太复杂、太密切了。而这却是一个典型的刑事案件,任何一个城市就可以自己处理的,在任何一个国家不需要别的城市来插手。居然要公安部出门,这就非常不正常了。”

据“澎湃新闻”13日报导,涉案的9名犯罪嫌疑人6月12日上午“已被廊坊市广阳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王赫也说,“这次处理群殴事件,是‘异地用警’,这种情况很少见,说明本地警察已经烂掉了,不能用。”

横河认为,唐山事件表明,省、市这两级司法已经完全瘫痪,并且是非常普遍现象。公安部之所以介入,是这些小流氓级别太低。公安部可以把这几个人抛出去做牺牲品,甚至严惩这些人,收买人心,试图做出一副不是共产党坏的样子。

但中共当局的这种盘算,未必能愚弄得了更多人,许多人对黑帮背后的中共黑手有自己的认知。

比如,网友“酷卡的女子呢”说,“为什么这种有录音有证据的案子都没有人伸张正义,需要老白姓一个一个爆到网上,才有人管呢,应该严格查查处理案子的过程,执法不作为,比任何黑恶势力更让白姓害怕。”

网友表示,执法不作为,比任何黑恶势力更让白姓害怕。(网络截图)
围观者麻木 网友:人们怕的是流氓背后的真流氓

唐山事件引发民众抨击中共公权力与黑帮勾结的同时,也有很多网民批评现场围观者无动于衷、人性冷漠。

对此,时事评论员横河认为,中共对道德人性的摧毁造成的共识就是:坏人当道,好人受气,没人敢出头。中共历次政治运动、对所有宗教信仰的迫害,对法轮功的迫害,都起到了种累加的作用,最终导致社会变成现在的局面。

此外,清华大学刑法学教授劳东燕从制度层面分析说,“孤勇者很少,普通人很多。普通人挺身而出的勇气,需要制度来加持……”

她在微博中写道,“当本能被完全规训,出手之前有诸多顾虑,可以理解也情有可原,错主要在制度而不在个人,但毕竟不值得正向的肯定。”

清华大学刑法学教授劳东燕表示,普通人挺身而出的勇气,需要制度来加持。(网络截图)

陆媒网易发出一篇文章,引用了劳东燕的观点,有网友在网易下面跟帖说,“人们怕的不是几个流氓……”还有网友接着说,“是流氓背后的流氓。”

网友说,人们怕的是流氓背后的流氓。(网络截图)
暴徒受官方保护 而助人为乐反被当局严惩

新加坡《联合早报》采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他认为唐山这起案件大概是“涉黑涉恶”,部分涉案者过去有黑恶势力犯罪情节,而最有可能提供保护伞的就是唐山当地公安部门;河北当局估计是基于这项判断才选择异地办案。

香港著名导演徐克日前也对外发出信息。他质问,“几个壮汉一起出手,每次出手都像要夺取对方性命版的暴袭,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们肆无忌惮的态度,这是什么时代?”

他说,“这样的事情如果不能被合理惩戒,受害人不能被合理补偿,民众对法治及人性的怀疑将会退回到原始社会,也就是人们将被迫去考虑持有武器才能自保的生活方式,这是何等的恐怖。”

徐克最后表示,“我希望这恐惧及不安,不能平复的情绪,能有应当的权威来证明,我们作为现在的中国人,是不用担心的,也是不应该担心的。”

事实上,徐克说出了中国人当下生活在无法保护自己,也不敢助人为乐的困境。有网友整理了一系列助人为乐反被当局严惩的案例后,质问到,“到底谁在纵容他们?”

网友质问,“到底谁在纵容他们?”(网络截图)
三嫌犯属“天安社”黑帮:爱党爱国 网民:谁是老大?

据中共央视报导,涉及唐山市暴行的9人中,有3人隶属江苏黑帮“天安社”(天安社兄弟商会)。他们开着售价数千万的豪车MAYBACH出逃,车牌是隶属江苏省的特殊车牌“苏M-A7777”。

“天安社”是从江苏省发源的中国黑帮,人人有代号、光头板寸、上身袒露,各色纹身,下着白色短裤。他们平日打打杀杀,鱼肉乡民,嚣张至极。

中共当局表面上做出一副打击黑社会的姿态,但“天安社”能在中共眼皮底下为虎作伥,其实是得到其庇护的。

“天安社”的成员人手一枚的链条铭牌,除刻有个人代号、出生年月、结义兄弟、还有“爱党、爱国,不忘初心”字样。

有网友说,“看这个天安社的牌子就知道谁才是‘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