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国”的开端 河南讨债储户健康码离奇变红

0

“黑客帝国”的开端 河南讨债储户离奇变红码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从上周日开始,微博等社交媒体上不断有人爆料说,多位河南村镇银行暴雷的受害储户因为健康码离奇变为红码而无法前往河南讨说法。有观察人士认为,这只是极权政府管控人身自由的开始。

“日子越来越好了,”黎冰听到记者想询问他对这件事情的观感时,第一句话就这样揶揄到。

这位住在上海浦东公寓楼的青年人出于安全原因,只愿用化名接受采访。他很快解释说,他的意思是,“未来还会有更坏的情况发生,数字化极权被共产党运用的越来越娴熟了。”

从天而降的红码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健康码变红码的事情在社媒上爆出来后,迅速吸引了有些信息疲倦的网民。唐山打人事件、上海当街砍人事件等,近来席卷了网络,但河南红码事件并没有被埋没。

河南村镇银行暴雷的事情发生在今年四月,有四家村镇银行的客户存款失踪,涉及四十万储户。两个月来有大量储户前往当地维权,其中包括不少外地储户。银行暴雷的事情本身虽然也有媒体报道,但在网上得到的反应却远不如这两天储户健康码变红码的事情来得热烈。

推特上的一段相关视频表明:一位身在北京的河南银行储户,其手机上的健康码突然变成了红码,而和他行程一模一样的女朋友的健康码则是正常的。(有背景音)

这段视频所描述的情况和财新网调查的情况相似,有一些身在外地、并无计划前往河南的储户健康码突然变成了红码,所谓“人在家中坐,红码从天降。”

在财新网所做的相关报道中,还有不少河南乡镇银行的储户从外地前往河南,却在不同的地点,包括酒店、高铁站和高速路口等,突然发现健康码变成红码,进退不得。第一财经网的报道中则提及,同在一个微信群中的已抵达河南和远在外地的村镇银行储户的健康码,在前后很短的时间内变成了红码。

在中国当前严峻的新冠疫情防控措施下,红码意味着要被隔离,不能随意出入。对于权益受损、想讨说法的河南银行储户来说,他们的维权行动也就无法展开。

一名男子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进行健康登记(法新社)

一名男子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进行健康登记(法新社)

无法深入的调查

河南的这种做法很明显违背了多数人对健康码的理解。《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周二在网上发文评价说,各地的健康码只应用于纯粹的防疫目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被地方政府用于与防疫无关的其他社会治理目标,这一规则各地务需坚守。

但对这一事件的调查并不顺利。财新网问到了河南郑州大数据管理局,却被告知,他们只是做技术支撑,具体情况由疫情指挥部或省里做决定。澎湃新闻网调查了河南省卫健委,只得知储户被赋红码的事情还在调查中。两个调查都停在中途,外界依然无法得知具体由谁下的指令让储户的健康码变红码。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五月底就曾通过微博警告说,北京借助信息网络技术建立“人脸识别+健康宝+票务系统”三位一体的疫情防控举措,将对个人信息保护造成严峻挑战。现在河南的情况似乎被不幸而言中。

事情曝光后,网民的反应有短暂的震惊,但随即很多人就表示见怪不怪了。一位推特网名叫Helen的网友发帖说:“健康码本来就是良民证啊?想给你什么颜色就什么颜色,又不需要什么程序和依据的咯。为什么河南红码大家都友邦诧异呢?”

人权律师滕彪向本台分析说,在这起事件中,河南当地政府有可能违背了三项法律,“首先涉及的是《个人信息保护法》,就是对个人隐私权的侵犯,涉嫌非法获取和泄露公民的个人信息;还涉及到《传染病防治法》。”

他补充说,《传染病防治法》规定了谎报疫情的情况,就是没有按规定来处理疫情,“如果情况严重的话,也构成犯罪。这个案件就是比较严重,因为涉及到这么多人。相关的政府官员就有可能构成了滥用职权罪,这就涉及到刑法里的规定了。”

但滕彪对这件事情中政府官员被追责的可能性并不是很乐观,他说很有可能是不了了之的。

2022年1月25日在北京一个公园入口处手持健康码通知的一名保安(美联社图片)

2022年1月25日在北京一个公园入口处手持健康码通知的一名保安(美联社图片)

“黑客帝国”的开端

实际上,河南村镇银行储户维权“被红码”的情况并不是这两天才发生。五月底本台就曾报道,知乎网友“教育知事”在赴河南维权的过程中,自己的健康码奇怪地变成黄码,并被当地人员以防疫为理由驱逐。

这种事情可能也不仅仅是发生在河南储户身上。去年十一月,被吊销执业证的维权律师谢阳在前往上海探望被关押的公民记者张展的母亲时,健康码也离奇地突然由绿变红,又很快由红变绿,他由此质疑政府利用健康码打压异议人士。

滕彪说,从这些案例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已经开始把健康码作为维稳的工具,“就是为了政治目的,滥用防疫措施,滥用健康码,来限制维权人士的出行权利和人身自由。”

滕彪一直把目前中国政府用人脸识别等高科技手段来限制人身自由、维护政权稳定的体制称为“高科技极权。”

这种体制似乎正通过疫情防控措施在全国铺展。身在上海的黎冰把河南的情况与上海做比较,他说,现在上海虽然解封了,但个人自由出行的权利却被剥夺,“进入任何场所,乘坐任何交通工具,都需要扫描该场所或交通工具专属的‘场所码’。扫描后,……还会同时显示你上次核酸的时间。如果显示过了72小时,对方可以拒绝你进入或者搭乘各种交通工具。”

他愤懑地说,政府的公权力近十年在数字化极权的“助力”,愈发强大,同时监控公民手段也越来越“精细化”,并且不受人民的监督。那中国的未来不言而喻了,就是黑客帝国里“matrix”一样。

黎冰所说的《黑客帝国》是1999年放映的电影,其中人类世界被电脑机器占据,人类的五种感官和心理都被与神经连接的电脑所控制,人类的心灵也因此受到囚禁。

(记者:王允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