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三月三  | 唐山:一座城市的沦陷

0
22
民国三月三 2022-06-15 05:32 Posted on 湖南

围殴女性、种地道歉、铁丝锁门,这三起于一个多月内发生在唐山的社会热点事件,反映了社会治理的失效,隐喻着“法”的威信在一个地域间的流失,也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个城市的沦陷。

Image

震惊中外的唐山“烧烤店黑恶势力事件”,绝非偶然。这与唐山官场庞杂的政经体系有着莫大的关系。除市委书记外,落马的副市长就有六七位。不久前,原唐山市委常委、副市长,唐山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胡国辉,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几年,唐山落马的重要官员,数量之多,令人吃惊。

有些被查的副省级别官员,也是出自唐山。如河北省委原常委、副省长张和,就是从唐山地区行署办公室资料员开始,在唐山一干就是近40年,官至唐山市市长,河北省委常委、唐山市委书记,河北省副省长。

Image

从唐山市的产业结构看,主政大员的权力含金量远超一般北方内陆城市,其采矿、冶金等安全事故频发的行业在当地经济占比较大,因土地、环保、安全事故而引发的群众怨愤较为突出,频繁的上访投诉吸引国内外媒体的关注,因此,张和在封杀媒体方面也就不遗余力,软硬兼施。

传张和曾暗中下令有关方面一定要把主要媒体的嘴封住,对于拒绝被收买的媒体记者,张和下令动用黑恶势力手段对付。据透露,曾经有多家从事深度调查的市场化媒体记者到唐山采访时遭到阻挠、恐吓和殴打,北京某报女记者在这里采访时被砸坏相机,人被打伤。

Image

在张和担任唐山市委书记期间,有两名其任内提拔的副市长均被查,分别是陈学军和于山。在张和成为唐山市委书记的第二年,陈学军由唐山市开平区委书记升任唐山市副市长。陈学军被从唐山市长任上调离,任河北省住建厅党组书记,仅一个月即落马。

另一位被查的副市长是于山,与张和是老乡,同为迁西人。张和成为唐山市委书记后,于山就被提拔为唐山市副市长。于山后来又担任过唐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2014年他被从宣传部部长任上调离,到河北日报报业集团出任一把手。

Image

2018年落马的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也是唐山人,其长期在唐山任职,且与张和存在交集。而去年刚从唐山市市长一职调任省城的高建民,也被调查。

经查,高建民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不信马列信鬼神,多次参加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政商关系不清,屡次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函询时仍不如实说明情况;既想当官又想发财,违规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收受私营企业主支付的高额利息,违规收受礼金;甘于被“围猎”,多次利用职务便利或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利并收受财物。

今年,刚退休没多久的原唐山市委常委、副市长王久宗,也接受河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落马的河北省残疾人联合会原副理事长、党组成员李国忠,此前则是唐山市副市长。落马的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市长邓沛,此前曾出任唐山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唐山另一原副市长李晓军,也于早些年被“双开”。李盘踞唐山长达35年。

河北还有其他一些被查的要员,也都在唐山担任要职。定州市委书记王东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其曾担任唐山市政府副秘书长。

Image

这两年,唐山的公检法系统同样不平静:

唐山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许少安,唐山市丰润区原副区长、公安局局长刘金良,唐山市公安局南湖分局政委卢广杰,唐山市曹妃甸区公安局党委委员、临港治安分局局长徐大志,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贠卫东,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马明旭,原唐山市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杨浩等等,唐山市开平区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杨立铭等人纷纷落马。

一个城市的官场,竟然如此不堪,不得不说,这是百分百的人祸。而人们不会忘记46年前,唐山因一场特大地震,整个城市毁于一旦,那是罕见的天灾。

Image

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3.8秒,号称震撼世界的唐山大地震,造成24万多人死亡,16.4万人重伤,4204个孩子成了孤儿,90%以上的民用建筑倒塌,唐山被夷为废墟。”四人帮”垮台后的第三天,1976年10月8日,华国锋批示:”登奎、孙健同志,唐山地震未能预报出来的原因,是应该查明的。”

据刘华清将军回忆,经过他负责的中科院专门小组的调查,1977年2月25日调查组与国家地震局联合提出了《关于唐山地震未能预报的原因的报告》。报告的结论是:”唐山地震未能预报,是’四人帮’推行反革命路线干扰和破坏所造成的恶果。”

报告中写道:在7月份,地震局领导小组没有研究过一次震情。7月上中旬,有6个地震专业站和8个群众测报点提出不同程度的震前预兆。7月26日,北京市地震队告急,认为震前预兆严重,要求向局领导汇报。7月27日上午,地震局负责人 在听取汇报时很不耐烦地说:“目前院里事情多,下星期再开会会商吧!” 然而,地震比那个“会商”先来了一天!

Image

地震罹难场面惨烈到极点,为世界罕见。它不仅造成的伤亡3倍于汶川地震,更发生在京津冀这样的中国政治中心地带。可以说,唐山地震是粉碎”四人帮”、结束文革动乱的催化剂。其历史意义远不仅仅在于灾难本身。古今中外,每一次巨大的自然灾难都是以更大的历史进步作为补偿的。唐山大地震使唐山人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却给全人类带来宝贵的精神财富。

往事不堪回首。1986年7月28日,1万多名唐山各界人士聚集在纪念碑广场举行唐山抗震10周年纪念大会,”正式宣告唐山重建基本结束”。1990年11月,唐山市政府因为震后重建工作而获得了联合国人居奖。

Image

城市毁于天灾可以重建,重建后获得新生的唐山现在已经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现代工业城市。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唐山进入了沦陷状态,表面亮丽但内部千疮百孔的唐山令人心痛到无法呼吸……救救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