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奇铁腕下北京疫情仍升温 孙春兰提保二十大

0
BEIJING, CHINA - JUNE 12: Heaven Supermarket Bar in Chaoyang district is temporarily closed on June 12, 2022 in Beijing, China. Beijing reported new COVID-19 cases related to bar cluster. (Photo by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6月12日,中国北京,朝阳区的天堂超市酒吧暂时关闭。北京报告了与酒吧群有关的新的COVID-19病例。(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要求坚持的清零防疫政策,在首都北京并未奏效。北京最新一波朝阳区天堂超市酒吧规模聚集性疫情升温。主政北京的蔡奇是习近平的亲信,一直紧随习,铁腕防疫,但如今四处督查防疫的中共副总理孙春兰也不得不介入,要求为开中共二十大“营造良好氛围”。

北京疫情升温 浮华三里屯“被静止”

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决定慢慢尝试着与病毒共存相反,中国是唯一实施清零政策的国家,只要有新的感染就会引发封控,大规模检测和长时间隔离。此前在上海连封两个月,造成的次生灾害引发国际社会批评。但目前不但刚解封的上海前景不明,北京疫情也挥之不去。

北京今日(6月14日)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刘晓峰通报,6月9日至14日15时,北京市累计报告287例病毒感染者,均涉天堂超市酒吧聚集性疫情。其中,天堂超市酒吧(工体西路6号)到访人员213例,酒吧工作人员5例,到访人员的续发关联人员69例。涉及14个区和经开区,包括中南海所在的西城区。

北京6月13日新增共74例感染者,而前一天是51例。由于中共惯于隐瞒,外界普遍认为真实情况或比通报的更严重。

北京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和建12日曾表示,天堂超市酒吧疫情防控难度超越2年前新发地批发市场聚集性疫情及上一波疫情,目前仍存在外溢扩散的风险。

据“北京朝阳发布”,新一波疫情引爆点天堂超市酒吧位于三里屯。三里屯不仅楼宇林立,也是本市最知名的商圈之一。目前74家酒吧全关停,700余户餐饮企业全部停止堂食。

52家文化及体育类培训机构暂停营业,12家棋牌室关停,11家足疗洗浴关停,67家文化娱乐场所关停,123家非保供类七小门店暂停营业,230余户美容美发门店全部暂停营业。

网友跟帖:“一封了之,还说自己是优秀生呢。”“半年没有收入。还让不让人活。”

2022年5月12日,北京高人气的三里屯太古里购物中心被关闭。受疫情影响,北京当局关闭了部分学校和零售商店,并封锁许多社区。(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北京有2,200万居民,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受到程度不一的管制和封控。许多购物中心、健身房及其它公共场所被关闭,连市内公共交通系统也受到限制。几百万员工被要求在家上班。原定6月15日恢复对外开放的北京环球影城,推迟重新营业的时间。北京市体育总局星期一发布紧急通知,即日起停办全市线下体育赛事活动,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北京市当局6月13日下令几百万居民接受强制性的核酸检测,另有近万名密接者则必须接受定点隔离安排。

严厉的封控,早前已引发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政法大学学生群起抗议。

经济数据差 北京官媒却鼓吹人均GDP领跑全国

今年4月北京疫情严重之时,全市零售同比下降了16%,房地产销售则暴跌25%。稍后公布的5月份的数据可能更糟糕,未来的情况更难预期。

但6月14日,官方《北京日报》“适时”报导:“北京人均GDP五年涨四成,继续领跑全国!”

报导称“5年来,北京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取得新成就”,据指,6月13日,北京市统计局发布“2017—2021年北京经济社会发展综述”。数据显示,北京人均GDP在2017年突破2万美元,2021年超过2.8万美元,几年间增长40%,继续居全国省级地区首位。

不过,该报导没有提及今年头几个月的经济情况。

5月16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94万亿元人民币,按年跌11.1%,为2020年3月以来最低。4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按年跌2.9%,远低于预期的增长0.5%。4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1%,比上月上升0.3个百分点,创2020年2月以来新高。

5月25日,中共总理李克强,紧急召集全国各级官员约10万人开会要“稳住经济大盘”。李克强在会上公开说明经济工作的困难,表示“3月份尤其是4月份以来,就业、工业生产、用电货运等指标明显走低,困难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比2020年疫情严重冲击时还大”。

李克强在会上要求努力实现“第二季经济正增长”及“失业率尽快下降”两大目标,否则“经济有滑出合理区间的危险”,情况“刻不容缓”。

北京学者陈先生6月14日对大纪元表示,相对上海,北京更不考虑经济代价。他表示,从全国来讲,因为清零防疫,中国现在承受的经济上的损失,代价太大了。

“这个后果我相信在下半年,在二十大召开的时候就会显现出来。现在靠库存、靠既有的低端产品的生产还能够维持表面上的现象,就是说日用品还能维持住。但是停工停产,中国的低端、中端的制造业,第一和西方世界脱钩,第二自己供应链条断裂,这个打击是非常大的,而且很深远,可能很长时间恢复不了。”陈先生说。

孙春兰北京督阵响应习近平 强调保二十大“良好氛围”

因奉习近平之命在全国到处督查疫情防控,被网民戏称为“清零姐”的中共副总理孙春兰,13日前往爆发疫情的天堂超市酒吧等地视察。她要求北京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尽快控制疫情,为开中共二十大“营造良好氛围”。

中共二十大预计秋季举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被指将谋求第三任期。而习近平被官媒形容是“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疫情防控,他一直强调动态清零防疫模式。他5月5日在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更要求同一切否定防疫政策的言行做斗争。

但中共总理李克强此后多次喊话要“稳经济”,以及在5月25日罕见地召开了十万人干部大会,坦承经济困境,却只字不提习近平的“动态清零”,这被外界认为是两人暗中较劲。

孙春兰13日在北京视察时提到,北京天堂超市酒吧群聚疫情正处于发展期,感染者活动范围广,增加了处置的复杂性。她要求做到“刻不容缓、以快制快”,“应检尽检、应隔尽隔”,并强调利用社区网格化管理,“确保不漏一人”。这些官式言辞和过去她在西安、上海等地的提法类似。

2022年4月8日,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右)在上海,接受与他在政治局平起平坐的孙春兰副总理指导。(上海市政府网站截图)

事实上,由习近平亲信蔡奇主政的北京,一直实行严苛的封控政策,北京街道和小区落实出入口登记管理,测量温度、扫健康码和查验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全面升级疫情防控措施。但当前北京的疫情已蔓延了近两个月,不但未清零,反而仍在升温。

李克强近期大力推动解封和恢复经济,虽然他没有明确对清零政策表态,但中共国务院主导的一些行动却与清零封锁不同调。比如,近期各地核酸检测高频进行和动辄封控等防疫乱象四起之际,6月5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了各地防疫“九不准”规定,要求地方不要过度防疫并配合解封。

原“中国人权”主席刘青对大纪元表示,中共体制内对于病毒的处理有着很大的纷争。很多从前为清零政策、为封城叫好的人都陆续地改变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他认为到现在为止,极端坚持清零的,只有习近平。

“实际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也出现了对坚持清零封城的处理(方式)不满,并且要求改变这种做法。你比如说像李克强。”

刘青认为,病毒并没有那么可怕,清零封城才是可怕的。它不仅对民众的生活、社会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对经济的打击极端严重。这样下去中共的经济会发生大问题。“但是习近平占据权威,他把这个清零作为他的权力保卫战。把它作为一个政治问题在进行处理。”

或谋二十大入常 蔡奇追随习近平铁腕清零

官方极端防疫政策并未阻挡疫情的持续升温,北京的官员也不好过。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对于找下级防疫官员替罪,总是下手较快。

早在北京2020年5月出现疫情时,蔡奇迅速将相关的丰台区3名官员免职。2020年底,针对本土疫情卷土重来,蔡奇也马上将北京顺义区5名基层官员“问责处理”。今年5月2日,已被调查的北京卫健委主任遭免职,同日北京副市长宣布辞职。北京市纪委监委网站5月24日发布通报,有12名官员因疫情失责受到查处。

中共当局坚持清零防疫政策之下,核酸检测企业大发疫情财,企业与官场的勾连也值得关注。5月下旬的10天之内,北京市有三家核酸检测机构因为违法违规被立案侦查,包括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北京金准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和北京中同蓝博,涉及房山、海淀、丰台三区。

北京市纪委监委5月27日发布,房山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杨大庆等三人接受调查,三人被指牵涉北京朴石医学检验实验室问题。

6月14日,在北京市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北京警方通报,天堂超市酒吧到访人员的密切接触者通州区居民徐某某,导致29人被集中隔离,1,800余人被封控管理,对其刑事立案侦查。

图为蔡奇资料图。(Emmanuel Wong/Getty Images)

已遭关闭的大外宣多维网此前曾放风说,如果蔡奇处理好北京疫情危机,就像2003年时任北京市长王岐山应对SARS疫情过关一样,成为日后高升的政治资本,1955年生的政治局委员蔡奇有极大可能在中共二十大上更进一步,成为政治局常委。

蔡奇是从福建、浙江跟着习近平上北京的亲信。他作风强硬,其主政北京后曾发生引发争议的清理“低端人口”以及强拆运动。今年秋天他66岁,没有超过所谓“七上八下”的入常红线。

旅美时事评论员蓝述表示,蔡奇确实是在北京严格执行了清零政策。但清零政策执行有多大的成果,对蔡奇是否上位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蔡奇是习近平的人。他是习近平的追随者。

蓝述表示,中共算的是一个政治帐,政治挂帅。清零既然是政治任务,它就要不惜一切代价。中共的这种强制清零的方式,是要作为所谓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的一部分,所以不管是否最后真正达到了清零,只要官员真正地卖力地去做了,就不会影响他上位。

“习近平考虑谁能上位的头号标准,是他要搞的强制清零,下边这些人是不是真正地在执行,那蔡奇毫无疑问他是执行了的。”蓝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