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新一轮密集动作针对台海 专家析后效应

0

中华民国国防部海军司令部2022年5月27日表示,国军日前于九鹏基地及东部海域,实施年度飞弹射击训练,展现捍卫台海安全决心,图为海军海锋大队发射雄风三型飞弹。(国防部提供)

中共近日频频就台海局势表现强硬,包括使用“不惜一战”措辞、高调宣称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又发布《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试行)》。专家分析认为会升高台海紧张局势,而习近平如果真要攻台,自身面临的危机与专制的暂时平衡就会被打破。

据中共新华社北京6月13日消息,习近平日前签署命令,发布《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试行)》,自2022年6月15日起施行。目前纲要全文尚未公布。

所谓非战争军事行动,通常包括军事威慑、国际维和、反恐怖活动、反走私、缉毒、戒严、防暴平暴等。

近日中共外交部和军方均提出“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多家外媒报导,中共军官最近几个月告诉美方,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1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新闻会上宣称,“国际海事法中没有国际水域这回事”。

此前,中美防长6月11日在“香格里拉对话”亚洲安全会议上交锋,中共防长魏凤和二度提及台海问题时说,接连使用“不惜一战”、“不惜代价”、“一定会打到底”等措辞。

亓乐义:中共连串动作加剧台海紧张局势

台湾军事评论员亓乐义6月14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说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就是希望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不要经过台湾海峡。一定要经过的话,也要“无害”通过。延伸开来就是阻止其它国家介入台湾事务。

亓乐义说,虽然海峡两岸的经济水域是重叠的,但是扣除部分之外,都是属于国际水域。美中两国在这个问题上各有表述、各说各话,这跟南海的情况一样。

他说中共目的是不让其它国家介入台海问题。特别是它以后如果要对台采用军事行动的时候,中共会说这是自己国内,处理具体的内政,它经过台湾海峡,跟其它国家无关。实际上美国不会承认,其它西方国家也都不会。这就是中美之间在南海的问题,现在移到台海了。

“如果大家都不来了,那代表中国(中共)就胜了,它就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是估计美国的船在较短时间内就会经过台湾海峡,而且还不止美国的船。我想欧洲、英国跟法国船也许都会经过,说不定日本的船也会经过。这是国际海域,不是你中国说了算。”

亓乐义认为,接下来美中双方会在这个问题上有比较尖锐的对峙。

对于习近平发布了非战争的军事行动纲要事实,亓乐义认为中共是直接受到俄罗斯的影响。

“因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不是讲战争,也没有宣布战争,他说我不是入侵乌克兰,只是要解决非纳粹化,进行乌克兰非军事化的特殊行动。这样就可以避免战争罪。但问题是全世界都认为他在发动战争。所以重点不在于中国(中共)做了哪些表述,而在于全世界在这个问题上的认知。”

他认为中共的这一连串的这个动作,会加剧台海原本已经紧张的局势。

“前一阵子一直在台海这边演练。现在是属于法律上的层次。(中共)为军事行动做准备,确实一直在做,也就会升高了。”

他说,美国更关注台海安全上的片面改变现状,其实中共已经在片面改变现状了,包括不断的强化表态,现在又否定台湾海峡是国际水域,会拉高双方的对峙和紧张。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日前在发表演讲时说,美方已经注意到台湾附近具挑衅意图、造成动荡的军事行动持续增加,尤其中共战机最近几个月来侵扰台湾防空识别区的次数“创下纪录”,“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他强调美国对台政策未改变。美方将继续履行在《台湾关系法》下的承诺,包括协助台湾拥有足够的自卫能力。

袁红冰:习近平如发动台海战争 就像飞蛾扑火

对于中共防长魏凤和最近在香格里拉乡会议上的强硬发话,旅澳法学家袁红冰6月14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想要吓阻住美国对台海战争的干预,因为他们认定美国的拜登政府是软弱的。

但在中国国内,北京最近流传不少针对习近平下台的政治传言,袁红冰说,现在中共政权的政治状态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习近平危机四伏,他不仅失去了官心,也失去了民心,甚至在一定的程度上,他失去了整个共产党官僚集团对他的信任。另一个方面是习近平通过十年的权力大清洗,已经建立起一整套的个人独裁、专制的政治逻辑。

“现在习近平所面临的政治、经济社会的全面危机和他所建立起的专制政治逻辑之间,形成了一种紧张的平衡。”

袁红冰认为,习近平最近签署的非战争状态下的军事行动条例,主要的目的,是准备应对国内大规模的民众反抗,社会动荡。中共要为动用军队镇压事先做好法律准备。

袁红冰认为,中国目前经济断崖式下滑,中共官场内部普遍的官心动荡、离心离德,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失业大潮正在汹涌澎湃。所有的这一切都逼迫习近平通过全球扩张来转移国内的政治危机、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而这种扩张的关键的一步就是发动台海作战。所以整个国际社会对此必须有明确的认知,才有可能防止或者战胜习近平的这种扩张。

但他说,习近平如果发动台海战争,很可能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因为这会打破习近平的危机与专制统治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