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应当警惕中共展开“严打”

0
评论 | 王丹:应当警惕中共展开“严打”

唐山烧烤店众男打女人引发舆论沸腾。 微博

中国唐山发生恶性伤害女性事件引起国内舆论强烈反弹,对于地方黑恶势力的横行霸道,社会上可以说苦秦久矣。不仅唐山出现了大批实名举报的案例,更多的网民开始呼吁政府要开展新一轮的“严厉打击犯罪活动”。网民的愤慨,每一个看到视频的人,每一个了解中国基层治理中存在的严重黑社会化现象的人,都会感同身受。但呼吁当局开展“严打”,我认为不仅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有值得我们警惕的地方。

为什么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呢?道理很简单:今天中国基层社会出现黑恶势力猖獗的现象,归根结底是警匪一家的体制问题导致的。换句话说,没有地方政府,尤其是地方公检法系统的背后撑腰,黑社会势力断不会如此肆无忌惮。解决黑社会势力鱼肉乡里的问题,最重要的,就是斩断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之间的利益链条。而“严打”运动,在警匪一家的情况下,等于是让黑社会的保护伞去打击黑社会,这完全是缘木求鱼,不可能有效果。即使地方政府如唐山市,短期可以严厉打击地方恶势力,但风头过去,一切又会回到老样子。现在各种举报显示,唐山长期以来都存在地方黑恶势力的问题,唐山警察机关也不是没有发起过所谓“专项打击”行动,但问题解决了吗?并没有。显然让问题严重的地方政府去发动“严打”运动,不可能解决问题。

为什么要警惕当局发动“严打“运动呢?经历过1980年代初期”严打“运动”的人都知道所谓“严打”运动造成的恶果:第一,“严打”给了司法部门超越法律规定的权力,五年的可以判十年,十年的可以判死刑,这是对法治建设的严重破坏,从原则上讲就是违法的政治运动,当然不可取;第二,超越法律的政治运动产生了大量的冤假错案。我曾经两次坐牢,在狱中见过不少因为“严打”而遭到冤屈的服刑人员。我在北京“二监”关押期间,我们中队有一个犯人,他只是白天入户盗窃了一个脸盆,离开时看到女主人在睡觉,偷摸了女主人大腿一把而被抓获,正赶上“严打”,于是就判了十年。家人跟他断绝关系,长期关押下精神已经不正常。这样的例子在“严打”中不在少数;第三,“严打”其实带来副作用。根据我在中国监狱中了解的情况,很多在押犯人因为“严打”运动导致他们被判刑过重,反而对社会产生报复心态,出狱后再犯罪率相当高。当年著名的白宝山越狱杀人大案,其主人公白宝山就是因为“严打”入狱而发誓要报复社会。犯罪分子当然要受到惩罚,但为了政治目的而超越法律、加重处理,只能适得其反。

最后我要指出,我反对用“严打”的方式解决地方治理问题,根本原因在于两点:首先,在经济形势险恶,社会矛盾增加的今天,中共当局正在采取一切手段加强对社会的控制,而“严打”的呼声对他们来说正中下怀,他们正好可以借助维护社会治安的名义进一步加强对社会的窒息式管理;其次,我们都知道,地方黑恶势力横行的根本原因,是地方政府的公权力不受监督的结果。其实今天中国的所有问题,最大的一条,就是公权力过大和滥权,且不受监督,而“严打”运动,只能使这种情况更为严重。以上两条,是我们必须高度警惕的。这,就是我反对“严打” 的根本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