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对话:中美各自表述

0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停办2年的「香格里拉对话」(SLD),于本(6)月10日至12日,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以实体方式举行。

SLD是针对「9.11事件」后亚太政治、经济和安全形势发生的重大变化,由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发起召开的。由于与会者包括来自亚太、欧洲、北美等地区的国防部长、资深官员、企业领袖与学者专家,故被视为具有「一轨半」性质,是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安全对话机制。

会议议程的安排分为大会的演讲、分组报告和讨论,以及场边的「会外会」。从大会演讲者的选择、分组报告与讨论的过程,以及场边会透露出的一些讯息,足以反映当前地区国家普遍关注的重大安全问题。

过去两年的国际政经情势动荡不安,诚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社群网站Facebook贴文中所说,全球局势出现颠覆,除了因为新冠疫情,也包括受到俄乌战争、美中日益激烈的竞争,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的影响。因此,他认为「这是相互交换意见和重新肯定彼此间牢固关系的好机会。」

俄乌战争远在欧洲,但却引发这次与会者的普遍关注。主办单位特别邀请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以视讯方式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引述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名言表示:「如果没有国际法,大鱼会吃小鱼,小鱼会吃虾米,然后我们可能就不存在了」。

乌克兰战事目前陷入困局,泽伦斯基的讲话显然有感而发。他提醒与会各方对于乌克兰的支持非常重要,强调:「这不仅有助于击败俄罗斯的侵略,也有助于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应是经过刻意安排,凸显日本有意在区域安全事务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也为其「再武装」制造有利气候。岸田是2014年以来第二位在SLD发表演讲的日本首相,他在演讲中强调:「今天的乌克兰可能就是明天的东亚。」

岸田明确指出「台湾问题」可能会对东亚地区的和平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随后也把俄罗斯带上一笔,指出中国与俄罗斯的军事合作也加剧地区安全担忧。因此,为了「更加积极应对亚洲面临的挑战与危机」,日本计划未来五年大幅增加国防支出,包括向东南亚国家提供巡逻船的援助方案。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和中共国防部长魏凤和,分别以「美国印太战略的下一步」和「中国对区域秩序的愿景」为题,在大会发表演讲。这两年美中紧张关系升高,两人在会上的演讲可说是今年香格里拉对话的重头戏。

奥斯汀在演讲中强调,为因应区域面临的挑战,美国必须重申捍卫国际法、维护国际规范及反对片面改变现状的承诺。他认为今天出席香格里拉对话者,就是因为相信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在欧洲和印太地区都同样重要。他指控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就是「暴君践踏规则」的行为,让「我们看到了失序的危险」。

奥斯汀表示,印太地区是美国大战略的核心,美国将持续加强印太安全,而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安全联盟及伙伴关系,则是稳定的来源。奥斯汀特别强调美国在区域内的整合吓阻是聚焦于和澳洲、日本、菲律宾、韩国及泰国等条约盟友的关系。

至于美国发展与其他伙伴的关系,奥斯汀则特别点名具军事及科技实力的印度;并把美国与新加坡、印尼及越南的合作,提升到下一个阶段。针对两岸关系,奥斯汀强调台海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他在重申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后,呼吁中共不要对台湾采取进一步破坏稳定的行动。

魏凤和在演讲中引用中国古代「协合万邦,天下大同」的大道理,阐述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魏凤和提出「四个坚持和反对」的区域安全政策主张:坚持团结协作,反对对抗分裂;坚持公平公道,反对霸权霸道;坚持力行法治,反对我行我素;坚持交流互鉴,反对封闭排他。

魏凤和也乘机批评美国的印太战略是:「打着自由开放旗号,搞小圈子,搞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拉帮结伙和集团对抗,牺牲别国的安全为代价,片面追求自身安全,只会造成新的矛盾和风险。」

魏凤和认为中美关系正处于重要关口,他对美国提出下列四项要求:不要攻击抹黑中国,不要遏制打压中国,不要干涉中国内政和不要损害中国利益;他警告美国若要合作,将会是互利共赢;若要对抗,则中国将奉陪到底。

针对台湾问题,魏凤和阐明中方的立场可归纳为三点:第一,这是中国的内政,和平统一是中国人民最大的愿望;第二,搞台独分裂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如果有人胆敢把台湾分裂出去,中国军队将不惜一战;第三,外部势力干涉是绝对不会得逞的。

除台湾问题外,魏凤和也运用答询时间,就中国核武发展、中俄关系、中越关系、中印关系、南海和朝鲜半岛等外界关切的问题,说明中方的基本立场。

从奥斯汀和魏凤和演讲的内容看,双方各自表述且针锋相对;但我认为重要的是双方场外的会晤,其中应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之处。这是拜登总统入主白宫之后,美中防长首次面对面的会晤,原定30分钟,但实际进行了一个小时。我判断双方在会谈中展开「预防性外交」,希望避免因误判而发生擦枪走火。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在分组会上的发言。他主张以「亚洲方式」解决国与国之间的分歧,并互相尊重对方的国家安全利益。普拉博沃表示,亚洲每个国家都有解决自身问题的办法,每个国家都必须和他们的邻国,以及和世界上的大国保持良好关系。印尼是东协的大国,面对强权竞争的时代,普拉博沃的说法应是传达许多东协成员的心声。

评论:赵春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