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储户遭无妄之灾 见证中共金融霸道

0
评论|刘青:储户遭无妄之灾   见证中共金融霸道储户已超过月余无法提钱,受害者一起到河南银行保险监督局门口抗议,要求返还血汗钱。 (推特图片)

一件涉及大量民众人身权利、财产权利被中共横蛮侵夺的事件,突然成为目前大陆网络热议的焦点。中共随意侵犯治下民众的各项权利,其实每时每刻都无处不在地发生,见惯中共作为的大陆民众只要自己不是受害者,便依然岁月静好。这次即便不涉及自己却也惶惶不安了,难如已往那般不关自己便是无事一般。因为大陆民众的私有现金最大多数都存入了视为安全的银行,现在有四十万人、多达四百亿的存款突然语焉不详地遭到冻结不能提取了。数以亿计在银行有存款的大陆民众,这次却能由彼及己地开始为自己的存款焦虑起来了。

其实银行存款出现问题甚至消失不见,在中共的银行系统屡见不鲜,也可谓见怪不怪。网络乃至中共媒体也多有报道,某个储户在银行的数百上千万存款,提取时才发现早已消失不见,或是仅剩近乎于零的个位数而已;也有人数众多的轰动性的金融事件,例如P2P动辄涉及数十成百万人血本无归。大陆社会虽然轰动一时,但是毕竟只关系个人或私企,远没有这次给社会带来的震撼剧烈。因为这次是正规的银行,所有手续也均是银行正规操作,至少是按照银行程序一步步操作的。现在却突然没法取钱,说是有假系统违法情节要处理。

更为令人吃惊和不安的是,这些拒绝储户提取自家钱款应急的银行,居然将大量储户的健康码砖为红码。越是远离这几家河南银行的储户,例如远在深圳、云南、贵州、湖南的储户,越是吃惊地发现明明核酸检测一直阴性,自己的健康码突然变红而防疫人员上门宣布禁足。不仅储户本人健康码变红而被囚禁于家,有的储户的亲属子女等健康码也株连转红。在中共今天动辄封户封楼甚至封城的举措下,中国人都懂得健康码的转红有多恐怖和麻烦。湖南娄底的居民艾女士在河南银行有三十万元存款,她前往郑州准备交涉提取存款的相关事宜,入住郑州旅馆后却发现健康码变红已经寸步难行。防疫人员来了就将她的行李收拾起来。监管机构的人员只对她说,给她转回绿码,但需返回湖南。

当然,能如此操作绝非银行一家的能量,而是中共政权直接插手才能够做到的。虽然大陆依托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三十省市的健康码实行互通互认,但银行并不具有将绿码变为红码的能效。操控健康码随意变更的,至少是地方一级的政权。河南当地政府之所以为银行逞恶挡灾,是因为已经有成百的储户在郑州各种抗争维权,各地储户群聚郑州是河南当局难以应对的。于是,主要为控制中共病毒而设计的大陆通用检疫认证,被中共政权发展成需要时能让任何人寸步难行的禁锢手段。

但是,这种横蛮暴力维稳真能够解除银行困境吗?因为有消息表示,人民银行已表明不为河南村镇银行挖的这个坑兜底,而是由地方自己设法解决这四百亿元资金问题。但是相关银行的全部资产也不足以偿付,这种趋势预示了中共可能让地方赖账,至少是中共说的那些不合法的存款会赖掉。虽然中共赖账这次也能依赖暴力流氓手段得逞,但是因此形成的社会人心绝非以往作为可以挽回的。

完全遵循银行正规存款流程的个人钱财,可以没有正当说辞便说停就停止提取了,而防止储户前来抗议维权却采用变红健康码。中央银行不担责必然让地方以赖账应对,中共银行如此霸道令人深感毫无诚信可言。而诚信是银行得以立足发展乃至生存的必要条件,不要说拒绝储户提取存款,一场挤兑就令银行倒闭的情况在世界上也屡见不鲜。当然,中共银行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既不会倒闭也不怕丑恶横蛮被追究。不过如此一来,称其为银行远不如称其黑帮金库贴切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