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公职人员“降薪潮”会引发什么后果?

0

图片来自腾讯网

由于中国经济近几年出现悬崖式下滑,许多地方政府都出现长期拖欠公职人员工资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中央政府一边大肆印钞,一边责令各地方政府降低公职人员的工资。如此一来,地方公职人员既要面临物价上涨带来的生活压力,又要承受政府降薪带来的灾难。对此,那些手握重权的官员还无所谓,但年轻的公务员和教师就很难接受,他们既要靠工资养家,还要靠工资还银行的房贷和车贷。于是,当政府降薪令下发后,那些有能力跳槽的年轻公务员则纷纷辞职,而山东省烟台市的教师就率先开展了罢课运动。

习近平执政10年物价上涨1.45倍

据中国官方统计数字显示:2012年,中国的GDP总量为51.9万亿元,广义货币(M2)余额97.42万亿元,政府超发货币约45.5万亿;2021年,中国GDP总量114万亿元(注:中国GDP真实数字将不会超过60万亿),广义货币(M2)余额238.29万亿元,超发货币约124.29万亿元。习近平执政9年,就印了141.5万亿元人民币,这其中有124.29万亿元属于超发货币。

据媒体报道,长期以来,中国是一个家庭低负债国家。2012年,中国家庭贷款总额仅为7.8万亿元,占GDP比重仅为15%,大幅度低于发达经济体及新兴市场国家。但是自2018年以来,中国家庭贷款就呈现快速增长趋势。截止到2021年年底,中国家庭贷款总额达到了70万亿元,约占GDP比重的61.4%。

也就是说,习近平执政9年,中国家庭负债就增长了7.8倍,几乎与欧盟等高福利国的负债率持平;货币增长2.5倍。这对于一个生老病死都要靠自费的国家,这种家庭负债率和物价上涨幅度是非常可怕的。按照各地方政府此次的降薪标准,山东、浙江、江苏和上海都普遍下降25%左右,几乎比10年前的工资待遇还要低。试想,如果公务员不贪污,其工资显然是支撑不了其日常开支。

高官不降薪地方小吏降薪25%-40%

据媒体报道,山东公职人员在全国属于中等收入标准。以山东临沂市为例:某乡镇机关公务员刘某,每月打卡工资大概4500元(含乡补)。每月车补一共500元,每年还有一个十三薪,多发一个月基本工资,一共2300元。取暖费补贴一年为2100元,年底的奖金大概1万元左右,每月双边公积金共计1100元左右。每年到手收入大概7.5万元,再算上每月双边公积金,一年综合收入为8.7万元左右,平均下来每月收入约7250元(含公积金)。降薪后,他每年到手的收入只有5.6万元,综合工资下降标准约为25%。

    在中国,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地区的公职人员在全国属于高等收入。以上海为例:刚入职公务员年收入(含车补,下同)普遍达到了12万元左右;事业编人员也在8万元至10万元间;副科级干部的年收入在15万元至20万元间;而正科级干部的年收入则可以达到25万元左右;正处级公务员年薪大约在35万元。

据财新网报道,近来,大陆多省公务员遭遇大面积降薪,江浙沪还专门成立了降薪办,公务员将全面降薪。上海处级公务员年薪35万元被降至15万元-20万元,主任科级公务员年薪已由24万元降至15万元。降幅在40%左右。此外,上海今年公务员绩效奖金将全部取消,重大活动奖励减半,13薪和年终奖进一步削减。

图片来自网易

苏南地区公务员的各类补贴将全面停发,年终奖减30%~40%,降薪3万元至6万元,苏州公务员普降7万元。

浙江也停发补帖,缓发或停发部分绩效奖金,有部门的一季度奖金全部退回。

去年5月,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各级政府必须真正过紧日子,中央政府要带头,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以上。然而,各省降薪运动已搞了1年多,可至今为止还沒有看到中央和各省部级机关降薪。也就是说,中央和各省部级机关只会压减一些非急需非刚性支出,但不会降薪。

古代明君治国是高官降薪小吏加薪

从秦汉时期开始,历史上的明君就奉行高官低俸小吏加薪政策。一般地方官吏不仅工资低,补贴也很少,甚至也没有下吏孝敬。所以开明的君王往住采取高官低奉小吏加薪的薪资模式。古代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给地方官员涨工资的事发生在西汉,其原因有四:

 第一,汉代各级官员俸禄等级差额大。汉代官吏分为10多个“秩”(即级别)。秩以“石”表示,最高的是万石,属高级官吏;五百石以下是严格意义上的“吏”;五百石以下至二百石是“长吏”,即中级官吏;一百石及其以下是“小吏”,即低级官吏。

第二,最高统治者意识到小官因俸禄少而造成“侵渔百姓”的严重性。汉宣帝就坦承:小吏“俸禄薄,欲其毋侵渔百姓,难矣!”

第三,汉宣帝认为“今小吏勤事”,应该施恩于低级小吏,给大量低级官员加俸可以更好地笼络人心,使其更好地为自己的统治服务。

第四,汉宣帝时已经有了适当增加俸禄的经济基础。经过昭、宣两代的经营,汉代已出现了“中兴”局面,史称“政教明,法令行,边境安,四夷清,天下殷富,百姓康乐”,有了调整俸禄的经济实力。

汉宣帝神爵三年(公元前59年),大臣张尚文、萧望之上书皇帝,请求增加天下小吏俸禄,汉宣帝采纳建议,八月颁发诏书:“吏不廉平则治道衰。今小吏皆勤事,而俸禄薄,欲其毋侵渔百姓,难矣。其益吏百石以下俸十五。”即在原来俸禄的基础上增加50%。

汉宣帝的增俸政策达到了预期效果。汉宣帝在位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吏治最好的时期之一,清正廉洁之官大量涌现,史称“汉世良吏,于斯为盛”。这一局面的形成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增俸禄”的政策。增俸养廉之法为古代吏治树立了一则成功的范例,多为后世所效法。 

如:汉宏帝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6月,又进行了一次增俸,“益吏三百石一下奉”。

东汉光武帝时也曾颁诏给中低级别官员加薪。《后汉书·光武帝纪下》记载,刘秀在建武二十六年(公元50年)正月“诏增百官俸”,特别指示:“千石以上,减于西京旧制;六百石以下,增于旧秩。”按照这一规定,千石以上的高官俸禄比西汉旧制有所减少,六百石以下的中低级官吏则在原有的基础上获得了“加薪”。 可见,朝庭俸禄制度是事关官场廉政与高效大事。

地方官员大幅降薪将带来什么后果?

图来来自知乎专栏

习近平上任后,对外,他利用权力在全世界撒币求荣,由他主导的对外巨额投资项目也都成了烂尾工程。对內,他提出了从严治党的“八项规定”从严治吏原本是件好事,可中央政府为保经济增长滥发货币,短短十年间,致使市场物价上涨1.45倍。就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政府不仅不增加地方官员的薪资待遇,反而还要责令地方公职人员下降25%-40%的工资。这种做法必然造成以下后果:

一、对于有能力的年轻官员和教师会选择跳槽;

 二、对于手握实权的官员会变着法子牟取私利;

 三、政府单方面强行降薪,轻则会削弱地方公职人员的工作积极性、降低工作效率,重则会引发学校教师罢课、党政机关罢工;

四、会直接增加地方财政的维稳成本;

五、会直接损害中共政权的公信力和公众形象;

六、会直接影响中央各项政策在地方的惯彻落实;

七、由于地方官员普遍对中央过度极权表示不满,容易引发社会动荡不安,将会直接削弱中央的权威,甚至动摇中共政权;

八、地方官员大规模降薪,容易引发房地产断供潮。

看到当下中国的种种乱象,不禁让我想起了袁世凯的临终遗书,他说:“恨只恨我,读书时少,历事时多。今万方有事,皆由我起。帝制之误,苦我生灵,劳我将士,群情惶惑,商业凋零,如此结果,咎由自取。误我事小,误国事大,摸我心口,痛兮愧兮!”

袁世凯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亡国之君,他的这份遗书文字不多,但写得诚真意切,让后人对他也有了更多同情与理解。我真希望习近平也要好好读读袁世凯的这份遗书,以免将来“痛兮愧兮”到那时,可能就为时晚矣!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